一個好記者的條件          
他的誠懇與敬業感動了一名職員,願意跟他在校外說明真相。這是一個「好記者」必須具備的「基本功」,誠懇、敬業之外,還要加上「磨功」。唯有如此,才能夠採訪到獨家新聞。
 
 
「如果不是他」          
老師的一句話,可以救贖學生,也可以毀掉學生一輩子。1997年我應聘返校兼課教「新聞韓語」至今滿21年,尤其到1998年知道當年的事情之後,對我的衝擊與啟發實在太大了。於是,我把學生都當自己的孩子,把從未付出過的「父愛」給了學生。
 
 
「如何評價威權統治者」摘要          
李承晚垮台之後,銅像立即被拆除,沒有人尊稱他是大韓民國「國父」,現在一般稱他為「建國首任大統領」,是一個平實的稱謂。李承晚雖然是普林斯頓大學的政治學博士,第一位得到美國大學博士學位的韓國人,但他的本性與思想,其實是一位「徹底的封建皇帝」。
 
 
40年前, 松山機場外那面破車窗          
蔣經國總統把當時的救國團主任宋時選叫進府裡,痛罵他說:「我只要你示威,沒叫你暴動啊!」記者們才知道,原來是蔣經國示意宋時選動員各大學的學生去「和平示威」(?),不料現場混進不少暴力分子,以至於場面失控而成為暴動。
 
 
期中考大挫敗 蔡英文恐「朴槿惠化」          
蔡英文是有魄力、想做事的人,若能進行深刻地自我反省、檢討不足之處,擺脫法律人治國思維,能察納雅言、廣納人才,政策真正回應民意,儘管任期剩下一年半,只要不放棄仍大有可為。
 
 
언론은 어떻게 괴물이 되는가          
韓國知名的自由派新聞週刊「時事 IN」,第582期刊登了朱哥的訪談,對台灣媒體何以成為「大怪獸」,也談到我為何在華視推動「新聞自律與淨化運動」,以及現在北京的黑手已經伸進灣媒體並意圖操控選舉,有非常詳盡的報導與分析。2005年我離開後,華視新聞繼續墮落,到2011年梁芳瑜演出「李春姬事件」達到最高潮。
 
 
除垢與清算,非做不可!          
台灣要落實轉型正義,不論是除垢或清算,當然一定要做。否則當年的加害者也不至於到今天還振振有辭:「那是奉命行事。」因為台灣的加害者,都是不會自我反省的「平庸的邪惡」,更別說他們都還掌握了權力!
 
 
分裂因素下的南韓民主進程          
相較於南北韓已經在邁向和解之路前進,但北京現在仍極端敵視台灣,並且透過各種不同的卑鄙手段,在製造假新聞意圖製造台灣內部的混亂。台灣應該制訂「言論自由保障法」,藉由此法來界定與釐清何種言論自由是必須受到保障,何種言論是不容享有自由的。
 
 
悼楊偉中          
不論他的政治立場如何轉變,我認為他就如同我最尊敬的南韓總統金大中所揭櫫的「以行動的良心」(행동하는 양심으로)。他的轉變不論被批評為搖擺或變節,但是就我在六天之間對他的近身觀察,他的行動都是本諸良心、愛心、民主與人權。
 
 
《共犯者們》觀後的省思          
「共犯者們」現在都已灰頭土臉。台灣究竟要到何時才能有「打破新聞」這樣的媒體自覺,以及對馬金集團操弄媒體的清算,也攸關我們的「轉型正義」工程能夠落實到什麼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