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與平和》季刊專訪朱立熙          
228與43可以手攜手,以我們共同擁有的受難經驗以及道德正當性,向「人權落後國家」輸出我們的人權文化。至少對東南亞的「人權開發中國家」,我們可以透過國際結盟,來向下紮根人權種子,讓各國的年輕世代從交流中建立共識,他們所希望生活的人權國度是甚麼樣子,由他們自己來設計與規劃。
 
 
從台灣人的觀點看日韓慰安婦的爭議          
讀過朴裕河《帝國慰安婦》的新世代韓國人,即使再強大的社會壓力,也會讓他們覺醒。民主化網路時代的新韓國人,更需要的是,透過追究真相、明察事理,重塑和平理性的「民族主義」,否則,跟周邊國家的衝突與對立,將會沒完沒了。
 
 
朴槿惠被彈劾之後,看她大起大落的人生          
做為一代梟雄朴正熙之後,她的父親高壓集權統治十八年,雖然對民主與人權的成績是零分,但至少他對經濟發展的成就則是一百分,把韓國經濟從廢墟中快速救起,而讓多數韓國人感念;相對地,朴槿惠喊出發展「創造經濟」的口號,三年半來證明只是一場斂財的騙局,她反而承襲了父親獨裁性格的壞基因,而搞到天怒人怨、全民皆反的地步。
 
 
歷史記憶的恢復——從1987看2016          
如今已經是二十一世紀的民主化時代了,但是很明顯的,韓國還是被封建王朝時代的獨裁女王所統治。韓國人民好不容易在三十年前經過血淚的抗爭,才爭取到的民主政治,卻被舊思維的反民主領袖開了倒車,走回她父親的獨裁權威的老路。是誰導致朴槿惠這樣的倒行逆施發生,值得韓國人深思與反省。
 
 
這次醜聞雖然讓絕大多數的韓國人覺得很羞恥(連朴槿惠不來往的弟弟朴志晚都說讓他「頭都抬不起來」),但是對韓國也絕非是負面的效應。「閨密干政」事件最大的貢獻,就是促成韓國社會的「全民大團結」,不論左派或右派,也不論進步或保守陣營,大家有志一同地「倒朴」。
 
 
從三星企業文化談Note7手機連環爆事件          
李在鎔真正掌權的時代,已非他祖父李秉?、父親李健熙的時代可以比擬。唯我獨尊的「第一主義」已經不適用於當前,李在鎔更需要學會的是謙卑、謙卑、再謙卑,與敵人和平共處、互創雙贏的新經營模式。但是三星除非經過一場組織再造,並重塑企業文化與形象,似乎不可能扭轉Note7失敗造成的頹勢與形象的失墜。
 
 
대만이 아니면, 한류도 없다!          
대만은 왜 오랜 기간 교두보의 역할을 벗어나지 못하고 스스로의 가치와 위상을 만들지 못하는지에 대해서도 반성해야 할 필요가 있다. 대만 사회는 한국에 비해서 「다원화」, 「자유」, 「평등」, 「배외적이지 않고」, 「개인 존중」, 「계급 의식 없고」, 「경제 민주화(재벌의 농단과 통제가 없다)」등이 면에서 월등하다. 이런 「소프트 파워」는 대만의 우수한 장점이다.
 
 
轉型正義必須從歷史導正開始,而且這樣的歷史導正必須從二二八事件的司法究責,一直到反課綱微調抗爭的責任追究。七十年的汙垢如果不能一次清除,我們就機會不再,這也就是小英所說的:轉型正義我們只有一次機會。歷史正在考驗台灣人,此時此刻也是台灣人創造歷史的唯一機會。
 
 
2015.5.15.在光州「世界人權都市論壇」的控訴:馬英九「從中政權」下的國家暴力與人權。前半段為韓文,後半段為英文。結論是:A president who employed state violence against his own people and sold out national sovereignty and dignity will eventually face a trial by the people. Let's all wait and see!
 
 
金大中 vs. 李光耀          
李光耀一再強調文化因素。我也相信文化的重要性,但並不認為社會的命運如何,完全取決於文化,而文化也非一成不變。尤有進者,李光耀對亞洲文化的觀點,不但站不住腳,更是為了維護一己之私。.........文化不必然是我們的命運,民主才是我們的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