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關媒體報導共收錄 11 則,本頁顯示第 1 - 10
 
全球獨家的虛榮          
三十一歲的爆紅,浪得的虛名,對一個年輕人實在來得太快太早。當然,務實性格的我,並沒有被虛名衝昏了頭。反而,這個虛榮讓我看到更多人性的醜陋、更多的媒體虛假,以及更多的……。我的三十一歲,險些被自我膨風摧毀。
 
 
中韓反日有差別,朱立熙細說從頭          
對於韓國人的激烈民族性,以及「好面子」的異常性格,朱立熙有相當 體會。他認為,韓國文化的一切都是造假,甚至比中國有過之無不及, 「一個社會的主流價值竟然是整容,重表面功夫而輕忽真實,這是韓國 最大的問題」。
 
 
「戲仔記者」,請退!          
如果不是去年平白犧牲了台視記者性命的話,可以想見這次新聞台的記者在現場報導水災新聞時,一定還是會親自「撩落去」,並用自己的身高來測量水深,還用「蹲姿」讓水淹到脖子,來顯示自己多麼英勇,如何冒著水深與生命危險於不顧,為觀眾搏命演出最鮮活的報導。
 
 
放下屠刀,救救台灣          
我要籲請同業,摸著您的良心問問自己:您做的電視新聞能不能讓全家人一起觀看?您做的電視新聞是不是觀眾真正需要知道的訊息?您做的電視新聞是不是把觀眾當傻瓜在愚弄?您做的電視新聞是不是已成為台灣社會向下沈淪的亂源?如果您對我這些質問,不會感覺「心虛」的話,請站出來大聲反駁!
 
 
緊握「春秋直筆」,誓言「破邪顯正」          
儘管內外的環境如此混亂,專業道德與價值如此混淆,我們還是堅守「台灣優先」,捍衛「主流意識」的立場。「台北時報」處在這樣價值扭曲的國內外媒體環境之下,我們的任務其實是很艱鉅的
 
 
《銘報專訪:老總的第一次》          
經過了那一晚,朱立熙告訴自己:「人生幾何,何須計較!」這件事給朱立熙最大的啟示,就是從此看淡了人生,一個曾經跟死亡擦肩而過的人,這一生還有什麼好計較的,這是他人生觀的重要轉折點,自此,他更開朗豁達、不與人爭,同事和朋友也都感覺出他的轉變。
 
 
「慎思與明辨」電子信事件與我的聲明          
我對屬下充分的信任與授權,卻換來他們接二連三的「背信」、「作假」等小動作。這封信成為社會輿論攻擊我的口實,但是請詳讀完全文,我的「前提」是什麼?斷章取義就胡亂批評,乃是台灣媒體成為亂源的原因之一。我自認問心無愧,以坦蕩蕩的態度將此信貼出,接受大家的公評。
 
 
開春大吉喔!          
我並不是意圖藉機說教,只是覺得我實在是個運氣很好的人,新年伊始,就能有這樣奇妙的遭遇跟大家分享。跟手氣這麼好的人共事,你沒有手氣很悖的道理。工作上有任何問題的話,請隨時來找我,我都很樂於為大家「解專業上的惑」。
 
 
朱立熙獲社會光明面報導獎          
朱立熙昨天代表所有得獎人致詞時表示,他把獎金捐出來,希望為社會公益盡一些心力,也讓這個獎的精神─建構光明社會─能繼續發揚光大,以報答他新聞工作的啟蒙恩師、也就是他得獎作品的主角陳宏先生。
 
 
`Taipei Times' editor in chief wins journalism award          
Chu announced on the podium that he has donated the NT$60,000 prize to the Taiwan Motor Neuron Disease Association (運動神經元疾病病友協會). This is the first time in the 10-year history of the award, organized by the Taipei Journalists' Association (台北市新聞記者公會), that an English-language daily has w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