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史》增訂六版序
 
 
從2003年迄今17年,這本《韓國史》終於以增訂第六版面世。感謝讀者們的厚愛,讓這本標榜最新、最貼近時事、最本土視角的韓國史持續受到歡迎。

我必須承認,做為近半世紀的韓國問題研究者,我的「韓國觀」是愛恨交錯、正負並存的。我人生的黃金時期,是在最殘暴的全斗煥獨裁政權(1981~1988)時期度過的。當年做為媒體駐韓特派員,我家電話被竊聽,被二十四小時跟蹤,甚至還被列入被驅逐出境的黑名單,「叫我如何能愛她」?歸國定居之後,我自認為當時可能是全台灣「最反韓」的人。

直到2002年,韓國從亞洲金融危機浴火重生,重新站立起來,韓流席捲全亞洲之後,我才發現這個民族確實不能小覤。我於是重新研究朝鮮民族性的強項與優勢,從「反韓」往中間挪移到「知韓」,因此我的「韓國觀」是正反各半,對不同的事件或人物好惡兼具、讚美也批判。所以,我應該可以算是與美國的「日本研究」學界一樣的「修正主義學派」(Revisionist)吧!(不過他們是從「親日」修正到「中間偏反日」,跟我正好相反)。

所以,對韓國人民族性的長處,我是非常的尊崇,而且常借用來批判台灣人,但是對於韓國民族的劣根性,我則毫不留情地批判。原本韓國人就是讓外國人愛恨交加的民族性,一味的「反韓」或「哈韓」都是不正確的。所以我們協會一貫主張「哈韓反韓,先要知韓」,而且要建立「台灣本位的韓國觀」。

我始終握春秋之大椽,以正反並陳的敘述,讓讀者去自行判斷政治人物的功過。曾有讀者對我幾乎是以負面在書寫朴槿惠,頗不以為然,但是請問在貪腐濫權之外,她又做過什麼好事可以被後世人稱頌?對她後任的文在寅也一樣,他的躁進與沉不住氣又不信守國際條約,又如何能夠給他掌聲?

正反並陳的歷史敘述,才能讓讀者了解事實真相,而不是一味的盲目哈韓,或一味的逢韓必反。落筆也許主觀或批判性,但是做為史家,必須要有他的觀點與正義感,否則平鋪直敘地寫史,恐怕味如嚼蠟而索然無味。

以上是我對讀者的告解,誠心接受批評與指教!如果有人不服氣而去韓國學歷史,並發憤寫一本更詳實中立的韓國史,無任歡迎,如此,我就可以告老歸隱了。

2019年11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