釜馬民主抗爭
 
 
釜馬民主抗爭

要談朴正熙為什麼會在1979年10月26日遇刺死亡,我們必先從他上任後不斷修憲,企圖把總統變成終身職談起。
  
朴正熙在1961年政變掌權後,為了長期執政,屢屢修改憲法。他為了能夠繼續長期執政,1969年修憲廢除總統禁止三選連任的條款,1972年後更進一步制定「維新憲法」,並且經過公民複決通過,達到了可以終身掌權的目的。但是「維新體制」一啟動,就引起了各界的反彈,包括大學生、學者、知識分子等不斷以示威抗爭來反對維新憲法。(註:「維新」這個詞彙在南韓是負面的,代表了獨裁專政,與日本的「明治維新」是截然不同的意義。)

為了維持政局的安定,迫不得已的情況下,朴正熙從1974年開始以頒布「緊急命令」來壓縮與限制憲法賦予人民的各項自由,包括集會結社、言論、罷工等自由,在一年之間,頒布的緊急命令從第一號到第九號,給人民的自由權越縮越緊,甚至詆毀與冒瀆總統都會被入罪。所以,從1975年到1979年朴正熙遇刺身亡的五年間,被稱為「第九號緊急命令治國時代」,嚴苛的程度更甚於台灣的戒嚴時期。接著,我們來解析釜馬抗爭為何成為壓垮朴正熙十八年獨裁的最後一根稻草,這要從當年動盪不安的政局談起。

1979年8月9日至11日,發生YH貿易公司女工因公司惡性倒閉,工會成員兩百多人到漢城麻浦區的新民黨總部抗爭,要求最大反對黨能夠聲援。她們佔據了黨總部四十小時與鎮暴警察對峙。

YH公司是專門製造假髮的的成衣縫製業者,以老闆張龍浩的英文簡寫命名。1970年代初的鼎盛時期,曾經擁有四千多名工人,出口實績一百萬美元,在全國排名第十五。但後來第二代接班後,把資金挪移到海外,加上70年代後半開始,假髮外銷不振,公司開始裁員,女工們於是組織工會與資方談判,結果資方反而以關廠解聘全部工人結束營運。

YH女工在新民黨總部抗爭時,要求政府協助解決問題。但是軍事獨裁政權卻在中央情報部長金載圭的指令下,派出武裝鎮暴警察封鎖現場,以棍棒對付女工。8月11日,當局出動一千多名鎮暴警察,將174名女工強制拖離現場。不料工會幹部金慶淑飛越玻璃窗,縱身跳樓自殺,送醫後斷氣。優勢警力則衝進總裁辦公室將金泳三與幹部拖出並暴力痛毆,導致五十多名新民黨員與記者受傷。鎮壓事件共有170多名女工、26名國會議員與黨員被逮捕。

YH女工鎮壓事件導致政局急速冷峻,朴正熙政權也馬上策劃對新民黨的分化工作。8月13日策動新民黨地方黨部負責人向法院提出訴訟,以總裁選舉無效為由,申請對金泳三總裁與副總裁等所有黨職人員停止執行黨務的假處分。9月8日,漢城民事法院奉朴正熙的指示,對本案做出裁決,接受假處分的申請,剝奪了金泳三總裁的職務。

9月10日,紐約時報刊出金泳三的專訪,他誓言「展開全民的抗爭」,並要求美國總統卡特斷絕對朴正熙政權的支援。朴正熙政權指控這是「反憲政、反民族的勾當」,於是在國會提出「懲戒同意案」。10月4日,159名共和黨與維政會議員以奇襲投票通過了對金泳三的除名國會議員的決議案。導致所有反對黨國會議員以集體辭職抗議,國會陷入完全癱瘓的地步。

從YH事件到除名風波這一連串的政治動盪,讓全民對朴正熙維新體制充滿厭惡與不信任,由此引發的學運抗爭也就開始更形高潮。

10月16日上午,一千多名國立釜山大學的學生在圖書館前示威,並高呼口號要求「撤銷維新」、「打倒獨裁」。他們後來衝破校門口的鎮暴警察封鎖線,前進到釜山市內繼續抗爭。他們的吶喊引起了釜山市民的呼應,紛紛加入示威行列。到17日凌晨一點,示威群眾一共襲擊破壞了釜山市內十一處派出所,情勢似乎難以控制了。

17日當局對釜山大學下達停課令,但是東亞大學的學生奮起接棒,加入街頭的示威隊伍。儘管當局下令自18日零時起釜山與馬山地區戒嚴,但是學生與市民不顧禁令,繼續在市中心抗爭到深夜仍不罷休。後來維新政權派出第三空降旅到釜山強力鎮壓,才使情勢被控制下來。

另一方面,在馬山的一千多名慶南大學學生,在十八日也無視於停課令,在校內舉行大規模示威之後,轉進馬山市內繼續抗爭。馬山是引發1960年「419學生」革命的城市,革命性格一向非常強烈。學生與市民在市內街頭激烈示威,並襲擊了共和黨支黨部辦公室、北馬山派出所、青瓦台侍衛長朴鐘圭(也是慶南大學創辦人)的豪宅、馬山市政府、法院、馬山文化放送等維新體制的擁護或御用機構、公共建築物等十九個地方。

當局雖然派出39師的250名兵力,在裝甲車的前導下強力鎮壓,但示威仍持續進行到清晨兩點。次(19)日晚上,街頭示威又開始,軍方派出一千五百名武裝兵力鎮壓,隔天對馬山與昌原一帶下達「衛戌令」,持續四天的「釜馬民眾抗爭事件」才告落幕。從16日抗爭到19日的釜馬事件,一共有1563人被逮捕,其中500人是學生,其他的則是勞工、攤販、薪水階級等一般市民。
  
釜馬抗爭其實也是獨裁政權核心內部鬥爭的產物。總統侍衛長車智澈主張強力鎮壓反維新體制的學運,中央情報部長金載圭親自到釜山示威現場觀察後發現事態嚴重,強力鎮壓效果適得其反,但是總統顯然接受了車智澈的建言。金載圭認為車智澈對總統進了讒言,擔心自己地位不保,決心動手除掉政敵。
  
10月26日金載圭在中央情報部宮井洞的招待所,設晚宴招待朴正熙與車智澈,青瓦臺秘書長金桂元與兩名女歌手作陪。宴席中途,金載圭出去座車上拿手槍,回來後就先射殺了車智澈與他的侍從官,接著又對朴正熙開了四槍,朴正熙當場殞命。這位一生三度對自己同胞變節,卻獨佔權力十八年的獨裁者,應該沒有料到會喪命於自己的親信。

朴正熙死後一個半月,以朴正熙義子自居的少壯派野心軍人全斗煥,發動了「1212政變」篡奪了政權。五個月後,全斗煥設計圈套引爆了光州抗爭。所以沒有釜馬民主抗爭,就沒有朴正熙遇刺死亡,也就沒有全斗煥政變,更沒有光州人的起義。所以釜馬民主抗爭可以說是壓垮朴正熙18年獨裁的最後一根稻草。

對於釜馬民主抗爭,「釜馬民主抗爭紀念事業會」理事長宋基寅神父在四十周年前夕,接受釜山「文化放送電視台」訪問時如此解讀,釜山跟馬山都靠海,當地人的性格就像「波濤」,敢於衝撞海裡的大岩石,在一波波浪濤的衝擊下,大岩石在終究是會崩解的。宋基寅神父是故盧武鉉總統的天主教教父,也是鼓勵他從政的啟蒙導師,在韓國極受景仰也被尊稱為「國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