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大統領拉下馬的英雄孫石熙
 
 
把大統領拉下馬的英雄

韓國人應該沒有人不認識他,孫石熙。一家電視台的晚間新聞主播,能夠連連以獨家新聞砲轟大統領的失政與貪腐弊端,最後迫使朴槿惠被罷免並收押判重刑,孫石熙能夠做到這地步,全世界大概沒有任何主播可以跟他分庭抗禮了。

1980年代末,他在MBC電視台當主播時,我已經離韓返國,所以我知道他,是過去六年他在JTBC當社長兼主播之後了。在「崔順實壟斷國政事件」爆發之前,我對孫石熙的認知,也僅止於他是非常敢於挑戰權威,而且幾乎是「反政府」的急先鋒。我在政大開的「新聞韓語」課就以JTBC當教材,要求學生每週解讀這家電視台的新聞或專題報導。

很有趣的是,JTBC是屬於三星集團旗下「中央傳媒集團」辦的電視台,中央傳媒集團的母體就是「中央日報」,一家以財經新聞見長的綜合性報紙,政治屬性極端保守,也被視為韓國的「華爾街日報」。也就是說,中央傳媒集團同時擁有一家支持國民黨的報紙,又有一家親民進黨的電視台,政治立場南轅北轍,集團會長洪錫炫也放任孫石熙去衝鋒陷陣。
  
據說,閨蜜干政爆發後,朴槿惠總統曾經把三星集團實際的掌門人副會長李在鎔兩度找進青瓦台面談,要求他叫中央傳媒集團會長洪錫炫把JTBC社長孫石熙撤換掉,但是李在鎔面有難色地回報朴槿惠:「我無法干預我舅舅的事業。」朴阿嬤於是又透過洪錫炫週邊的有力人士施壓,但是洪都不予理會。洪錫炫說,政治勢力確實就是對他的壓力與脅迫,他也坦承,縱容JTBC孫石熙對政權的揭弊,讓他在保守陣營失去了很多朋友。但是他也成功地在中央傳媒集團內部,建立了保守與進步的不同企業文化,讓他頗為自豪。
  
洪錫炫的父親洪璡基當過法務部長,三星集團創辦人李秉?延攬他進三星,請他掌管中央日報。他也是李秉?的親家,李秉?的接班人、三子李健熙娶了洪璡基的長女洪羅喜。李健熙中風之後,就由獨子李在鎔掌管三星集團。
  
曾在盧武鉉政府擔任韓國駐美大使的洪錫炫,2018年11月接受自由派的「基督教廣播」(CBS)的「No Cut News」節目訪談時表示,他會延攬孫石熙這批「外人部隊」加入JTBC,是著眼於他的「代表性、一流意識與專業性」。他並不設定也不干預JTBC的編輯方向與政策,讓它發揮獨立性與批判性,期使韓國的媒體界產生地形與風土的變貌。
  
所以,洪錫炫可以說是孫石熙的伯樂,讓這匹千里馬可以狂奔於無際的曠野,JTBC才能夠在短短五年間大放異彩,獨佔韓國媒體的鰲頭。我承認對2012年JTBC創台之前的孫石熙並不了解,因此請了三位韓國人來評價他。

我的老友也跟孫石熙熟識的「大韓民國歷史博物館」館長朱鎮五教授說:「他是我所認識的人當中,自律最嚴的人;在電視台當主持人必須沉著冷靜,實際上他是非常溫馨又能為人設想的人。」

韓國年輕世代又如何看待孫石熙呢?

————「他是韓國最受尊敬的媒體人,曾以主持『100分鐘討論』等節目,登上了最高的位子。但是他並不就此滿足,在新電視台出現後他接受了挑戰,以追求真相的原則為基礎,在短時間內就把JTBC打造成最權威的媒體。」「尤其,朴槿惠壟斷國政事件時,他扮演了主導性角色,我認為,他是展現了正派媒體真的可以改變世界的機會的一號人物。」(台大社會研究所碩三金俊植)
  
————「雖然發生奇怪的事情(上次記者說他跟女生有外遇),結果是記者想用假新聞侮辱他,但是年輕世代還是信任他。JTBC是中央日報集團的,但因為孫社長跟中央不同的報導內容,滿多年輕人喜歡他。」「最受信賴的媒體調查,JTBC以19.9%排名第一,其次是YouTube16.4%,KBS則以14.7%排第三。而最受信賴的媒體社長,JTBC孫石熙社長以21.6%排名第一。」(在台韓商職員,台大EMBA學生申聖贊)
  
由於台灣的閱聽眾對孫石熙的認知,應該僅限於少數通曉韓語,也常收視JTBC「News Room」新聞的人,所以借用不同世代的韓國觀眾對他的評價,來評鑑這位韓國的王牌主播,我認為應該是中肯而且可以相信的。
  
這本書雖然是孫石熙在電視台工作一路晉升到主播,以及參與工會抗爭被捕坐牢的自述,但是行文中紀錄了許多1970、1980年代韓國發生的重大事件,包括:全斗煥蓋「和平水壩」斂財、邪教「五大洋教」信徒70多人集體自殺、韓航班機被北韓間諜爆破等,許多事件都已經被世人忘記了,本書就當做現代史來讀,也會讓人讀來興味盎然。
  
1993年孫石熙出版這本回憶錄式的書時他才37歲,出道當新聞主播不久,還不到今天的成熟與權威性。不過,捧讀這本韓文的舊書,卻不免讓我感到汗顏。台灣有哪一個電視主播在37歲時能夠寫出這樣的書?
  
一位傳播學者曾經批判台灣的媒體工作者,會寫文章的人都去了報社,不會寫文章的人才去當電視人,頂多只能出版被譏為「口水書」(錄音檔轉逐字稿)的作品。孫石熙畢業於國文系,本身就具備文字寫作能力,加上採訪實務與播報經驗,再加上對新聞的熱情與鍥而不捨的追蹤精神,才能造就他今天的主播王座,甚至成為把大統領拉下馬的英雄。
  
台灣新聞台的俊男美女主播,充其量只能視為「讀稿機」,沒有第一線採訪實務經驗的主播,沒有現場的歷練是絕不可能成為有深度的主播的,更遑論他們可以寫出一本像孫石熙一樣的作品。
  
我相信台灣的電視新聞圈不乏孫石熙一樣的千里馬,但是媒體老闆卻沒有一個像洪錫炫一樣的伯樂。當新聞時段也像綜藝節目一樣,要靠十五秒一次的收視率調查來決定能否賣錢,台灣的新聞台三百年也培養不出一個孫石熙。
  
當然,電視人自己不長進,又沒有挑戰權威的勇氣,只會像現在一樣當政治人物的傳聲筒,或是依老闆的意識型態為反對而反對的話,台灣的電視記者或主播想要成為像孫石熙一樣受全國觀眾敬重的王牌主播,嘎嘎乎其難也,台灣電視人請加油!

(本文是為時報文化十一月將出版的孫石熙舊作《蟋蟀之歌》寫的推薦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