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台銘選總統
 
 
自從「托夢說」之後,我第一時間就不認為郭台銘選得上,他也許是受了川普的啟發,也許是自己的「大頭病」,看他領導鴻海的那種獨裁霸道性格,讓他當上總統還得了。

一個已經是「首富」的人(資產比川普多了幾倍),還想要擁有「首權」(最高權力),美國可以選出川普,但是東方文化的台灣,絕對不可能,不會讓他得逞。否則,就是「金權政治」的極致!

昨天已經說過,1992年南韓最大財閥現代集團會長鄭周永,因為看不慣盧泰愚的無能與不作為,放任工運勃發,工資不斷上漲,以致於他旗下的所有勞力密集產業(造船、汽車與營建)大受其害,於是跳出來參選總統,要展現實力給施政能力在「水平以下」的盧泰愚瞧瞧。

現代集團當時約有三十萬員工,鄭周永認為,每個員工拉五票,加上現代下游企業的員工與眷屬,他就有好幾百萬票。所以現代的員工都被動員上街發傳單。但是員工都知道老闆一定選不上,所以也就苦笑面對路人而虛應故事。鄭周永果然狼狽地落選了。

郭台銘的資產與員工絕大多數都在中國,他們無法投票支持他,連發傳單都不可能。他靠獨裁霸氣參選,拉得下身段跟選民打躬作揖嗎?我絕不相信。

八年前,郭台銘跟三星集團槓上,破口大罵之後,他曾經託特助來跟我要我翻譯的三星創辦人李秉?的回憶錄《第一主義》,但是我知道他根本讀都沒讀,所以後來又繼續跟三星開幹。

一個大頭病又不讀書的財大氣粗首富,他選上的話,我跟你賭一碗「東區粉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