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海底更黑暗的人心
 
 
本文為《謊言:韓國世越號沉船事件潛水員的告白》推薦序

坦白說,我是一邊流淚一邊讀《謊言》的,而且在閱讀中一再掩卷嘆息、沉思,斷斷續續讀了半個月才把全書讀完。這是一本非常沉重的書,沉重的壓力就像潛水員潛入深海裡的高壓一樣。

記得二○一五年四月十六日晚間,我在政大「韓國政治與民主化」的課堂上,放映了駐韓獨立記者楊虔豪為公共電視製作的《世越號週年特輯:被遺忘的痛》。一位女學生當晚在臉書上寫道:「今晚是被朱老師逼看的啊,真的是邊哭邊吃著晚餐,又餓又一直哭……沒辦法,看影片時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無法停止。」看到學生的貼文,讓我充滿了歉疚。

為了寫這篇推薦序,我把二○一四年四月十六日「世越號」船難的相關紀錄片再複習了一遍,包括:韓國「打破新聞」製作的《世越號慘案一百日特輯:黃金救援時間內毫無作為的國家》、被「釜山影展」禁演,使得影展遭韓國電影界抵制與國際批判的《潛水鐘(Diving Bell)》,以及前述楊虔豪製作的特輯等。這場災難對我本人以及我在政大、臺師大的學生而言,是過去三年間揮之不去的噩夢。

這次船難根本就是「人禍」,我認為前總統朴槿惠即使被判刑後關到死,都不足以補償她的罪愆。在紀錄片《潛水鐘》中訪問到的潛水技術公司社長李宗仁更指控,這是「惡魔集團」蓄意謀殺的罪行。深海底下的黑暗,沒有潛水過的人根本難以想像,但比海底更黑暗的是海面上的人心──泯滅人性的黑心。

二○一五年五月下旬,我去光州參加「世界人權都市論壇」後,到首爾與老友敘舊。淑明女子大學教授金應教帶我來到光化門,在搭棚抗爭近一年的祭壇前捻香祭拜死難學生。中午時,我與受難家屬、牧師、律師一起用餐,聽他們淚流滿面的講述各個家庭的遭遇與因應對策時,我深刻感覺到經過這個事件的磨難,家屬的心靈創傷其實都需要接受心理治療了。

讀著《謊言》的同時,也讓我想起一部談論死刑議題的韓國電影《執刑者的告白》,它不從受害者與加害者的立場去看待死刑,而是從執行死刑的獄卒(劊子手)角度探討死刑,因為不願再沾染殺人的血腥,獄卒有人提前退休,有人精神錯亂,這是一般人難以想像的狀況。

《謊言》也是一樣,它從世人全然無知的「民間潛水員」角度,看待「世越號船難」這場人禍裡的人性善惡、生命價值,以及更惡質的「謊言」。整個事件被一張「謊言大網」所掩蓋,閱聽眾一再從媒體的誤導中得到錯誤的認知,而這一切都是從中央到地方政府的不作為與無作為,只圖全力遮蔽真相,以免醜化前總統朴槿惠的形象。

更可惡的是,案發後失蹤七小時的朴槿惠,有兩小時是在青瓦臺裡由美容師幫她做頭髮,再到江南的整形醫院打肉毒桿菌。也就是說,她認為自己的外貌比那三百多條人命更重要,這七小時的檔案紀錄未來公開後,必將掀起另一場政治風暴。朴槿惠,歷史會記載妳的暴政與惡行,毫不輸給妳的獨裁父親朴正熙!對世越號船難的冷血無情,就是壓垮朴槿惠政權的最後一根稻草。

《謊言》裡描述的珍島體育館罹難學生親人的哭號場景,也讓我聯想起一九八○年「光州大屠殺」後的尚武體育館,家屬跪在幾百具棺木前嚎啕大哭的慘狀。相較於臺灣,韓國大型災難事故的頻率與死難人數多出數十、數百倍,這也是韓國各地都設有創傷療癒中心(Trauma Center)的原因。

由衷期盼臺灣永遠不要發生這樣的災難,也由衷期盼臺灣讀者讀過《謊言》後,能有足夠的智慧與判斷力,不被粉飾太平的謊言所矇騙。幸甚!

關鍵評論網2017.9.30.轉載
https://www.thenewslens.com/article/80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