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韓國的「過去清算」到台灣的「轉型正義」
 
 
從韓國的「過去清算」到台灣的「轉型正義」
——520給小英總統的建言


今年116總統大選與國會選舉民進黨大贏之後,人民普遍期待政權輪替的新總統與國會結構的改變,能帶給台灣不同的嶄新面貌。尤其是七十年間被扭曲的歷史,如何透過法制化的「導正過程」,還原歷史的事實真相,同時,也能為獨裁政權時代蹂躪人權事件中的受難者,回復他們的名譽與正義,並釐清「加害者」需負的罪責,如此才能夠透過平反而促成和解與寬恕,進而促進整個社會各族群間的和諧共處。
  
2007年二二八事件六十周年的契機,讓二二八事件開始「國際化」。當時由本人負責應邀來台的三個韓國人權團體的負責人:光州「五一八基金會」理事長李洪吉教授、韓國官方「為求真相和解之過去史整理委員會」常任委員金永燡博士、濟州四三研究所所長李圭倍教授等,參加了中樞紀念儀式之後,對台灣如此重視二二八事件都留下了深刻印象。
  
但是韓國的人權專家學者根本聽不懂甚麼是「轉型正義」,韓國真相和解委員會的常任委員金永燡甚至把它翻譯成「履行期的正義」,讓人啼笑皆非。直到我跟他解釋,那就是等同於韓國使用的術語「過去清算」,他總算恍然大悟。在韓國,只要提起「過去清算」或「歷史導正」,包括小學生在內的任何人都聽得懂。但是台灣不用這種淺白的語彙,反而借用東歐民主化後的法律名詞「轉型正義」(Transitional Justice),原因實在令人費解。

基本上,我不能接受「轉型正義」的用字。因為一般市井小民根本不知所云。畢竟「清算」二字原本並無負面意義,是中國在1949年建國之後,為了迫害與報復地主與黑五類,用清算來包裝,而把清算「汙名化」了。所以「轉型正義」應該先從「還原清算的原意」做起。我們可以改稱「導正歷史」或「歷史平反」。讓一般平民百姓可以朗朗上口,如此才能夠號召民意的支持,做為轉型正義的後盾。
  
1980年韓國發生的光州大屠殺,就是在全民強大的民意力量支持下,在十六年後的1996年就得到清算與平反。韓國清算光州屠殺,是透過「特別法」的立法。在金泳三執政的1995年12月21日,韓國國會通過了兩項特別法:「破壞憲政秩序之公訴時效特別法」、「518民主化運動特別法」,這兩項特別法在第二條與第三條,都明文規定「叛亂罪」、「內亂罪」、「集體殺人罪」、「違反人道罪」,沒有「刑法」追訴時效的限制,是永遠可以追訴的。
  
這兩個特別法為追訴全斗煥與盧泰愚1979年的「雙十二政變」(軍人叛亂)、1980年的屠殺光州(內亂殺人罪)揭開了序幕。特別法在國會通過後,兩位犯下叛亂罪與內亂罪、集體屠殺罪的前總統,以及十多名共犯的軍事將領,立即被逮捕收押並起訴審判。1996年3月,第一審全斗煥被判處死刑,盧泰愚被判處二十二年半,第二審減刑為無期徒刑與十七年,到1996年底三審定讞。

從韓國的經驗來看,台灣要落實轉型正義的唯一方法,就只有訂定法律位階高於「國家安全法」(主要是第九條第二款「舊案不准上訴」)的「促進轉型正義(或是歷史導正)特別法」。在轉型正義的「包裹立法」中,必須明訂「違反人道罪」與「大量屠殺罪」是「永遠可以追訴」的條款。如此,才能夠司法處理二二八事件,正式起訴二二八的屠殺元凶陳儀、蔣介石、彭孟緝、柯遠芬等人。但是因為這些加害者都已作古,所以起訴之後再以「免訴判決」來結案,如此才能夠認定「加害者」的罪責輕重,並釐清他們該負的責任。
  
而且,特別法中要有最基本人事清查的「除垢」(Lustration)原則。例如:做出大法官釋憲272號的大法官(判定「國安法」不准上訴的條款「合憲」),以及美麗島事件的軍事檢察官林輝煌等人,以德國統一後的除垢標準,他們根本都不准再從事司法官的工作。但是在台灣,不但沒有除垢,他們竟然還能官越做越大。

民主化國家的歷史清算,是透過司法程序以及制度性機構的設置,獨立性的常設機構例如:真相和解委員會、國家人權委員會、疑問死追究委員會等。而歷史清算的方式,則包括司法起訴、真相和解委員會的調查、賠償方案等。透過真相調查、追究責任歸屬,判別加害者的責任輕重,以及恢復受害者的名譽與權利。如此才能促進族群間的和解、和諧與互信,透過司法處理過程的法治教育來鞏固與深化民主。
  
新興民主化國家對歷史清算如果不積極,會使正當性與合法性受到人民的質疑。不積極清算過去,更會使支持者離心離德,而民心漸漸流失。阿扁政府在上任之初聲望最高之際,就應該積極推動轉型正義,但是他卻去拜訪王昇、劉和謙等軍頭,儼然還在競選為了尋求深藍或中間選民的支持,平白坐失良機。直到任期最後一年的2007年,才開始推動轉型正義第一步的「正名運動」,但為時已晚。反而被譏是「為選票考量」的急就章。這是小英政府應該要記取、並且絕不能重蹈覆轍的教訓。
  
第三波民主化成功的國家,在落實歷史導正與追究人權蹂躪悲劇的過程中,從來沒有像台灣一樣只有「受害者」而沒有「加害者」;更沒有罪責深重的加害者被「神格化」當神明一樣膜拜。九成的台灣人把這個加害者視為「魔鬼」,但是握有「歷史解釋權」的一成族群,卻將他視為「神明」。這樣的歷史荒謬,台灣絕對是舉世所僅見。

四月十五日,民進黨將「促進轉型正義條例草案」付委,以69比0票表決通過後,國人第一次看到國民黨立委笑著舉牌高喊:「多數暴力!」很搞笑,也很讓人同情。他們在台灣「多數暴力」了七十年,可曾知道台灣人的痛?今天他們卻能「笑著喊痛」!誠為人間極品。
  
荒謬又錯亂了七十年的台灣,上一代人歷經二二八事件與白色恐怖,可說是「受難的世代」,我們這一代則是「被洗腦的世代」,許多人不僅毫無反省能力,甚至已經被洗到成為「無腦的人」,但是三一八學運以降到反課綱的高中生,則是「覺醒的世代」。如果歷史導正無法在我們這一代落實,到覺醒的世代發現一切都是謊言的時候,相信他們的歷史清算一定會更加徹底。
  
轉型正義必須從歷史導正開始,而且這樣的歷史導正必須從二二八事件的司法究責,一直到反課綱微調抗爭的責任追究。七十年的汙垢如果不能一次清除,我們就機會不再,這也就是小英所說的:轉型正義我們只有一次機會。歷史正在考驗台灣人,此時此刻也是台灣人創造歷史的唯一機會。

附錄:

「518民主化運動等相關特別法」
[法律 第5029號, 1995.12.21, 制定] [施行1995.12.21]
[法律 第10182號, 2010.03.24, 部分修訂] [施行2010.03.24]
[法律 第13722號, 2016.01.06, 部分修訂] [施行2017.07.07]

第2條(公訴時效之停止) 針對1979年12月12日與1980年5月18日前後所發生符合「憲政秩序破壞犯罪之公訴時效等相關特例法」第二條規定之憲政秩序破壞犯罪行為,自該犯罪行為終止日起至1993年2月24日止之期間,公訴時效之進行視為停止。

「破壞憲政秩序犯罪之公訴時效等相關特例法」
[法律 第5028號, 1995.12.21, 制定] [施行1995.12.21]
[法律 第10181號, 2010.03.24, 修訂] [施行2010.03.24]

第3條む排除公訴時效之適用め對於以下各款之犯罪,不適用「刑事訴訟法」第249條至253條以及「軍事法院法」第291條至第295條所規定之公訴時效。
1, 第2條之破壞憲政秩序之犯罪。
2, 以犯刑法第250條之罪,關於集體殺害罪之防止與處罰之公約所規定等同之集體殺害罪。

原載「兩岸公評網」五月主題論壇:520給小英總統的建言
http://www.kpwan.com/news/viewNewsPost.do?id=1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