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亞洲價值」掀起論戰的李光耀
 
 
以「亞洲價值」掀起論戰的李光耀
原文載於2015.4.11「週刊東洋經濟」

福田惠介 作
許仁碩 譯


李光耀一直以來都認為,為了國家的生存,經濟成長是必要的。並且認為為了發展經濟,必須排除反對勢力,並且由有能力的菁英來執政。持前述思想的李光耀,三不五時發表的反自由主義、反民主思想或言論,屢屢成為批判的對象。

李光耀一直以來都主張「新加坡不是像澳洲、英國、美國那樣的普通國家」、「亞洲不適合西歐式的民主」。對此,過去也有過同為亞洲的政治領導者提出反駁,與李光耀進行論戰。

當中最具代表性的,乃是已故的韓國前總統金大中。1994年的美國「外交事務」(Foreign Affairs)雜誌刊出李光耀的專訪,李光耀主張「文化即宿命」,表示亞洲沒有民主的哲學與傳統,因此不應要求亞洲國家走向民主。

金大中認為這樣的說法是「擁護亞洲諸國的『開發獨裁』」,一樣在「外交事務」以「文化是宿命嗎?」為題,對李光耀提出反駁。

金大中表示,雖然近代民主的基礎是以英國政治哲學家洛克的思想為基礎,洛克認為「主權在民,統治者依照與國民的契約,接受國民的委任進行統治,統治失敗時統治權會被撤回」。但在洛克提出上述理論的2000年前,孟子就已經提出與洛克相近的「王道理論」。金大中指出,孟子在當時已經主張,王乃天子,受天之委任而有行善政之義務,若王行惡政,則人民可以以天之名起義,推翻統治者。

因此,金大中主張「以儒教為首,亞洲有著從根本上與民主共通的思想,也有深度毫不輸給西方的民主哲學傳統」。對金大中的說法,李光耀則表示「歷史會給出評價」,沒有反駁。

除了新加坡以外都無法接受

另一方面,李光耀也主張「亞洲價值」,認為亞洲有亞洲獨特的政治、經濟思想與模式。對這種說法,還有一位發出反對聲音的亞洲政治家,那就是台灣的前總統李登輝。

兩人由於同為政治家,有著很深厚的交情,但在政治哲學的立場上卻是針鋒相對。特別針對李光耀的亞洲價值論,李登輝雖然也承認「確實可能存在著亞洲獨有的價值觀與思考模式」,但同時也一針見血地點破「無論是白人、黃種人、黑人,全部都是人,都需要自由民主的」(鄒景雯著 「李登輝執政告白實錄」)。

李登輝進一步指出,李光耀所談的亞洲價值是受到中國封建思想的影響,將國族主義、民族主義混為一談的思想。並直言這樣的思想「只要離開新加坡,大概就不會被接受,在亞洲其他地方的人並非持這樣的思想」(前揭書)。

在韓國的民主化運動當中,做為被國家權力關押,甚至曾被宣告死刑的政治犯金大中,以及在國民黨持續了四十年的戒嚴體制下,鞏固了自由與民主而生存至今的李登輝,他們的主張與李光耀毫無交集。雖然金大中與李登輝所經驗過的,與李光耀所經驗過的當然完全不同,而李光耀所主張的亞洲存在著亞洲價值此一說法,目前仍持續地被討論著。然而,所謂亞洲價值論如果指的是為了經濟發展,犧牲在所難免這樣的思想的話,這恐怕只是新加坡所獨有的價值觀吧。


版主後記:已故的美國知名學者杭廷頓(Samuel Huntington)曾說:「李登輝過世的話,台灣民主還能留下來,但是李光耀過世,制度無法留下。」歷史會對他們三位做出評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