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刮目相看的藝術
 
 
令人刮目相看的藝術

李敏勇 / 詩人、文化評論家

「她赤身裸體,如同精靈一般,出現在城市中人跡罕至之地。」乍見金彌陋的攝影作品,對於這位女性前衛藝術家,不能不刮目相看。

以「裸城」(Naked City)作為攝影作品主題,金彌陋的視野裡是有批判精神的。城市這一空間或說眾居概念反映了人為構造的某種恣意面相。經由凝視、捕捉,置入自己的身體,在對話中產生了批評,也在批評中產生了對話。

金彌陋的行動藝術和攝影作品經歷:從紐約地下鐵和下水道,以老鼠象徵的地下世界;在巴黎,於地下墓穴和古羅馬時代骸骨的死亡氣息對映的生之影像;在韓國,古老建築廢墟與新樓房對照的破壞與發展逆說現象;與笛卡兒名言「我思故我在」相對應的「豬在故我在」的豬主題,顯示她勇於挑戰相關生命主題的創作態度。

作為思想家金容沃的女兒,金彌陋成為韓國極具前衛性的藝術家,似乎是自然的。金容沃從不接受到接受女兒裸體拍照,成為自己作品中的視點,正是圍繞在金氏家庭洋溢思想探觸而形塑的氛圍。金彌陋的成長、學習經歷:她生於美國,在哥倫比亞大學從法國文學與哲學課程,轉而醫學,後來又改攻藝術,她忠於自己的追尋。

人體,尤其赤身露體是本源,也是自然。裸城(Naked City)的攝影作品主題,是以本源與自然的身體相應於人為構造的空間,並尋求探視這種空間背後或內在被隱蔽的光影。她也以本源與自然的身體與自然——例如沙漠,與其他的身體——例如駱駝,相互鑑照,接觸存在之境。「初始、駱駝,在荒漠」正是這樣的嘗試。

靜寂,而且充滿詩意;沉靜,卻又洋溢互動。屏息在鏡頭之前的女性裸體和駱駝,成為沙漠的死寂中的生。金彌陋在作品裡既是攝影家,也是被攝的對象。她以自己的身體行動,以鏡頭書寫,流露在天地之中、人與駱駝的情境,並顯現生命之間的默契以及詩意的言說。她在文學、哲學以及醫學學習過程蓄積的教養形成她藝術的深度和廣度,呈現了金容沃所說的「她的藝術特徵是用她的身體使整個空間生命化。」

金彌陋用她的身體形塑了精神,在不斷的行動中彰顯了藝術的意義形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