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寒冷的冬天:韓戰真相解密」書序
 
 
韓戰六十年之後

今天,在台灣談韓戰,儘管時空環境與人事都已非昔比,它仍是一個人人可以「各自表述」的歷史事件;尤其,在相關國家的意識型態仍然嚴重歧異的情況下,各取所需地自做歷史解釋,乃是理所當然。

62年前爆發的韓戰,在二次世界大戰之後的世界史上,具有重大的歷史意義,它不僅是第一次規模最大的戰爭,也因而促成了國際冷戰體制的全面啟動。戰爭景氣帶動了日本與亞洲週邊國家的經濟復甦。美國總統杜魯門派兵參戰的同時,下令第七艦隊協防台灣,保障了台灣不受中共乘隙進犯而遭到赤化,這可說是朝鮮半島的亂局,造福了台灣。

當年的韓戰是中、蘇、美三大強權的較勁,只不過是由南北韓提供戰場,讓他們同族自相殘殺的一場代理戰爭。由於金日成的野心加上毛澤東對參戰有所圖謀,釀成了這場數百萬人傷亡的悲劇。今天,美、中、俄三大強權,任何一國都不再有打一場大規模戰爭的實力與能耐了。

同時,不斷在東北亞製造禍端的北韓,更沒有力量發動一場戰爭。核武雖然是它不斷用來恫嚇世人的利器,但這只不過是北韓一貫施展的「懸崖邊外交」手段而已。金正日生前就已深知,第二次韓戰爆發的話,不僅北韓全境會被夷為平地,也會讓金氏王朝徹底瓦解。

根據日本早稻田大學教授重村智計的研究報告,2005年北韓進口石油僅為52萬噸,相較於同年南韓的一億三千萬噸,日本的兩億四千萬噸,實在太過懸殊,重村認定北韓根本沒有能力打一場戰爭。北韓第三代接班人金正恩繼位後,雖仍充滿不確定性,但朝鮮半島重啟戰火的可能性幾乎是零,這是當年的韓戰留下的夢魘,讓各方都不敢蠢動,只能藉核武威脅的「恐怖平衡」來維持和平。

現在,讓我們來回顧一下當年的韓戰,各方主角的動機與謀略。

金日成的動機:他在1949年 3月國共內戰正熾之際訪問蘇聯,尋求史達林對他動武的支持,但是遭到拒絕。他旋即尋求毛澤東的支持,毛一口同意,並且主張在1950年上半年就要全面進攻。於是,在1950年1月30日金日成再次請求史達林支持,終於獲得史的首肯。所以金日成敢在1950年6月25日以統一祖國為藉口,揮軍南侵。

毛澤東的謀略:一、中國幫蘇聯打美國,可以換取史達林提供武器與軍事工業的援助,以及共產主義勢力範圍的確立。二、國共內戰時,國民黨投降中共的殘兵敗將可以充當砲灰,送去朝鮮戰場。三、參戰的話,對剛剛建國的中共有太大的利益,不參戰則損害極大。四、於是,在1950年10月19日以麥克阿瑟將軍已經打到鴨綠江自家門口為口實,派遣「抗美援朝」志願軍投入韓戰。

人類戰爭史上,最殘忍也前所未見的「人海戰術」,就是首度在韓戰中使用的戰法。因為派去朝鮮戰場的兩百萬人民志願軍,是毛澤東不要的前國民黨軍。

然而,韓戰打了一年之後,兩敗俱傷,北韓實在打不下去了。1951年6月金日成前往北京會見毛澤東,請求他能同意停戰,但是遭到毛的拒絕。因毛澤東向蘇聯索求的軍事工業,仍未讓他滿足。其次,毛澤東知道蔣介石派出大量特工在南韓戰俘營進行策反工作,於是在停戰談判中堅持「戰俘一個都不能放走,必須全員送回中國」,讓談判無法獲致協議,而使韓戰多打了一年半,中國也多死了幾十萬人。毛澤東的泯滅人性,也由此可見。

史達林的盤算:一、蘇聯可在韓戰中充當軍火販子,大發戰爭財。二、藉機測試蘇聯軍備的實力,並取得美國的軍事技術。三、試探美國對抗共黨的底線。四、借中國人打美國人,牽制美國的力量,並把美國栓在朝鮮半島無法動彈,進而使世界權力平衡傾靠蘇聯。五、故意缺席安理會,不加以否決,引美國帶聯軍入甕。

杜魯門的對應:一、韓戰爆發兩天後派兵支援南韓。二、下令第七艦隊巡防台灣海峽。三、9月15日麥帥揮軍登陸仁川,將北韓軍截為南北兩段。四、美國政府在1950年12月16日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國務卿艾契遜宣稱,美軍遭到一百年來「最慘的失敗」。五、師出無名,而且打了一場「不求勝,也不能敗」的戰爭。

蔣介石的算計:一、把韓戰視為良機,向美國表態願派陸軍三個師、飛機二十架參戰,但美英擔心此舉會導致中國參戰,而爆發世界大戰,隨即加以否決。二、中共介入韓戰,敗走台灣的蔣政權認機不可失,與北京展開熾烈的國際宣傳戰,形同國共內戰的延伸。於是派出大量情報特工進入戰俘營,對二萬一千餘名中共軍俘虜展開策反遊說,最後在1954年1月23日成功將14321名反共戰俘(都是前國民黨軍)遣送回台灣,戰俘成為蔣介石用來羞辱毛澤東的宣傳工具。

1953年7月27日總算簽署停戰協定。打了三年的韓戰,各方損失慘重。美國投入一百五十億美元的戰爭經費,美軍共有三萬七千人死亡;中國對外宣稱十萬人死亡,但是鄧小平、康生對外賓承認,共有四十萬人死亡;南韓則有一百萬軍民死亡。發動戰爭的北韓,則一共有二百五十萬軍民死亡,犧牲最多,戰爭結果,仍退守原本的38度線,並未多得到一吋的土地。

事實上,二次世界大戰之後,南北韓分裂,美軍駐屯南韓,是為了左右防堵中國的霸權擴張與日本的侵略性。然而,北韓無視於自身只是「被利用」的存在,卻在「受害妄想症」之下把自己逼上梁山,而不斷以膽小鬼遊戲來玩弄強權,到今天淪為國際孤兒。一百年前「東學黨亂」引發清日以朝鮮為戰場的甲午戰爭,似乎沒有讓北韓學到教訓!

相較於2000年韓戰五十週年時,兩韓是以高峰會的「和解」來取代「對抗」,六十週年的2010年,兩韓卻因天安艦事件與炮轟延坪島事件,而回到冷戰對峙的緊張態勢。如果兩韓不能以歷史為殷鑑,這個悲劇宿命不斷循環的民族,還是不免要被環伺的強權所操弄。期待「最寒冷的冬天」能帶給大家韓流中嶄新的歷史認識。

2012. 2. 15於南臺灣和煦陽光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