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史」三版序
 
 
「韓國史」三版序
  
「韓國史」的增訂三版,現在呈現在各位讀者眼前。這本書能夠暢銷,確實讓原作者感到振奮,因為它顯示了台灣社會對韓國這個國家的關注與「知韓」的需求,正在持續增加。這是一個值得肯定的現象。
  
從2010年11月中旬,廣州亞運會的跆拳道選手楊淑君事件爆發全台灣的「反韓」風潮以來,截至撰寫這篇序文的此刻,半年多之間,我一共接受了二十多場的大學與社團演講、媒體專訪,以及電視談話性節目的邀約,大家都對這股莫名其妙的反韓風潮感到錯愕,當然,更不解的是,韓國究竟是個甚麼樣的國家?否則,為什麼台灣社會不「反美」,也不「反日」,更不「反中」,卻舉國「反韓」呢?
  
在每一場演講開始之前,我都會做一次現場的民意調查,幾乎每場都是過半數以上的聽眾承認自己是「反韓」的。但是聽完我這個曾經是全台灣最反韓的人剖析這個國家,它如何因為「錯誤的地理」造成「悲劇的歷史」,進而形成「恨的民族性」之後,全場沒有一個人反駁我的論點,最後大家總算才恍然大悟,原來台灣人的反韓意識都是被惡質媒體所煽動的。否則,大部份的台灣人都沒有跟韓國人互動過,也沒有直接吃過韓國人的虧,為什麼會反韓?
  
做為一個韓國問題研究者,我幾乎是以「雖千萬人吾往矣」的精神,獨力在對抗惡質媒體操弄下的舉國反韓風潮。一個事實就可以證明:2010年11月23日我在公共電視「有話好說」節目中,痛斥台灣媒體製造反韓風潮,從隔天起反韓相關的新聞報導就完全消失了。這證明了知韓的資深媒體人的批判,讓無知而惡搞反韓風潮的幼稚媒體人感到心虛!
  
韓國人會讓外國人如此「愛恨交加」,其實就是他們非黑即白的兩極化民族性使然。所以在台灣也就形成了「哈韓」與「反韓」的兩極化現象。以世代來區分的話,大致上,中老年人反韓者較多,青少年人則因十年來韓流的影響,許多是哈韓者。所以,我經常區分為:「老國民黨世代」、「斷交世代」、「哈韓世代」。老國民黨世代(六十歲以上)因為幫助過上海臨時政府,都以老大哥的優越感在看待韓國這個「小老弟」;斷交世代(大約四十至六十歲之間)因為見證了斷交前的兩國紛擾不斷,大都對韓國充滿反感;到了哈韓世代(十五以上四十歲以下)因為著迷於韓劇與韓歌的流行文化,而普遍喜愛韓國。台灣這三種世代有著截然不同的「韓國觀」,實在是饒富興味的事情。
  
面對台灣今天哈韓與反韓兩極化的現象,我認為不論是哈韓或是反韓,都要先「知韓」。知韓之後,我們才知道怎麼跟韓國人互動;知韓之後,我們才能夠建立「台灣本位的韓國觀」,也才能夠以理性務實的態度,平等互惠地與韓國人交往。
  
「韓國史」在歷次再版時,都增添了最新的史實與資訊,期望不致跟時事脫節太遠。所以這本增訂三版的韓國史,可說是台灣當前最up-to-date的韓國歷史。從最後的時事倒著讀歷史,也可能是另一種樂趣。希望從此刻開始,帶領大家開啟嶄新的一趟「知韓」之旅!

                    「知韓苑」創辦人 朱立熙 謹識
                           2011年6月30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