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錯誤的地理」造成「悲劇的歷史」
 
 
口述卅朱立熙:歷史決定的宿命 只能贏、不想輸

談韓國人的民族性之前,應該先來看韓國的歷史和地理位置。我認為韓國「錯誤的地理」造成了他們「悲劇的歷史」,因為這個國家強權環伺,以前就是中國攻打日本的橋樑、日本侵略中國的跳板。他們不斷被強權蹂躪,因此產生了「恨」的民族性。

蕭新煌教授在(韓國人的恨)一文中指出:「『恨』是在韓國近百年歷史當中所形成的一種特殊文化心理特質,而且融合到韓國人民的情緒和行為體系裡頭,甚至變成一個具有主宰力量的感情。主要原因是外敵和內爭。尤其是外敵的侵入,更使得『恨』的情緒加深在各個階層的韓國人心裡,而變成一種極為普遍的集體情緒。」

個人的恨,使國民想出人頭地、成就動機強烈;國家的恨,則讓國民一心洗刷歷史恥辱、提升國際地位。而且韓國是半島型國家,和中國土地相連,屬於農業文化;同時又有海洋,屬於貿易文化,這使得他們有兩極化的個性,一方面保守,另一方面又開放;凡事非黑即白,例如南北韓的對抗,南韓東西部的對立,絕無中間的灰色地帶,欠缺中庸和包容。

沒有所謂的灰色地帶
韓國是單一民族,沒有原住民或少數民族,因此沒有和外族相處的經驗,所以排外、團結,一旦被欺負,全國一致槍口對外。一九九七年金融危機時,很多人以為韓國就要垮了,但是韓國人團結一致,家裡的金飾都拿出來,光是黃金就捐了十億美元,為了救國家,他們覺得這是應該的。也因為全民有這樣的精神,韓國從谷底翻身,真的重新站起來了。二○○二年世界盃足球賽中,韓國更拿下史上最佳的第四名成績,紅魔鬼風靡全球。經過這些事件和考驗,我相信,將來除非韓國刺激到中國或其他強國而被這些國家教訓,否則韓國應該不會再跌倒。

又如二○○○年韓國舉行國會選舉時,全國一千多個社運團體組成「總選市民聯盟」發動「落選運動」,動員讓貪汙、不認真等不適任的國會議員落選,聯盟點名了八十六位候選人,結果其中五十九人真的落選,比率高達六八.六%;首都圈的落選比率更高達九五%,二十人落選名單中,就有十九人落選,顯示韓國集體制裁力量之大。

不怕造假 只怕輸人
韓國因為常被大國欺負,形成了他們自卑的性格,於是用自大來包裝自卑,而且打腫臉充胖子,好面子、重外表,連前總統盧武鉉都去割雙眼皮,讓雙眼看起來炯炯有神。善於以貌取人的習性,使得韓國紡織和成衣工業特別發達,動整形手術更是稀鬆平常。把女兒生得「很抱歉」的父母,會在女兒大學畢業後給她一筆錢去整形,因為這樣才能找到好工作、甚至好老公。因為追求完美的結果,作假事件也時有所聞,例如基因複製先驅黃禹錫,也曾有教授的耶魯學歷是「假貨」。

自卑也讓韓國人凡事都要比一比。兩個人在互換名片時,就暗自秤對方的斤兩。假設兩人中的一人是台灣人,職稱是副理,另一人是韓國人,職稱是部長,韓國人分不出誰的職位比較高的情況下,可能在相識幾天後,直接問台灣人「你的薪水多少?」這麼直接的民族,全世界確實很少見。

什麼都要比較,運動員當然更輸不得。我們常說韓國人打籃球有小動作,例如他們被撞一下就倒在地上裝死,少則五秒,多則二十秒,藉此爭取休息時間,不過他們認為這是球技之一。台灣教育要求直接的、標準的答案,採取直線思考的方式,韓國人則多用曲線思考,價值觀的差異,導致彼此難免有摩擦發生。

沒有所謂的過動兒
儘管韓國人在「楊淑君事件」後在台灣幾乎成為全民公敵,不過韓國民族性的優點仍不容忽視,例如敢築夢,求新求變,勇於嘗試錯誤,有錯即改。像首爾建都六百年,就換過一千二百位首長,甚至早上發布,下午就換掉。

他們的求新求變也表現在創意方面,韓國人的教育方式是活潑、自由、不壓抑,讓孩子自由發揮。一名韓國朋友曾經告訴我:「我們沒有『過動兒』這種說法,『動』就是創意的發揮」,我發現韓國小孩比台灣小孩「野」多了,但是他們長大後,在娛樂、文化等方面,都可以看到他們創意的展現。

為了出人頭地,不被人看扁,韓國人必須積極進取,探究各種可能性,也充滿野心。無敵國外患者國恆亡,他們先前最大的敵人是日本,早期是反日而且仇日;戰後的發展策略則是知日、超日、剋日。二○○一年起,三星電子的淨利已經超越新力,能和日本品牌匹敵。韓國不斷設定國家發展新目標,地方政府也雄心勃勃,像發生大屠殺慘劇的光州,就要建設成為「亞洲(民主)文化首都」。

了解韓國的歷史背景和民族性之後,我們看到韓國人今天的種種反應和行為,就不覺得奇怪,未來也才能平心靜氣地和韓國人相處與交涉。

(本文原載2010. 11. 29.第727期「今週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