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博的「統一稅」狂想曲
 
 
李明博的「統一稅」狂想曲                朱立熙、鄭乃瑋

兩個半月前的六月二日,才在全國地方「十六都」選舉慘敗,而使後半任期被提前宣告「跛腳」的南韓總統李明博,也許是為了重建領導形象與威信,利用八月十五日紀念光復六十五週年的致詞,提出準備徵收「統一稅」的論調,不僅成為當天媒體的焦點,更引發國內外的激烈爭論。

三星集團的「中央日報」指稱,「統一稅」的議題,在去年撰寫光復節賀辭時,就曾猶豫該不該放進總統的演講稿裡,雖然上次沒寫進這些內容,但是今年總統的意志相當強烈,最終還是寫進文告中。

李明博倡議,南北韓應該以和平統一為目標,並以「新模式」來發展雙邊關係。為此,他提出「三階段統一方案」。首先,為了保障朝鮮半島的安全與和平,南北韓應建立「和平共同體」,包含實現朝鮮半島的非核化。接著,建構「經濟共同體」,透過雙方的交流合作,促使北韓經濟發展,進而達到南北韓之間的經濟整合。最後,就是跨越彼此制度上的障礙,共同追尋韓民族的尊嚴、自由與生活等基本權利,攜手邁向「民族共同體」,完成統一大業。

他又表示,統一已不再是紙上談兵,現在已到必須為龐大統一經費進行實際準備的時候,希望社會各界能正視徵收「統一稅」的問題。

事實上,「統一稅」並不是一個新的概念,早在1991年,「韓國開發研究院」(Korea Development Institute)就已提出這個構想,後來經社會各界討論後,不了了之。

分裂國家在統一時,為了因應混亂局勢與支付龐大的政治、經濟、重建、醫療等開銷,甚至是為了縮小彼此間的差距,需要一筆鉅額的費用。過去柏林圍牆倒塌、東西德統一,當時德意志民族的興奮與感動,不言而喻。然而,自1990年起,德國已經耗費二兆歐元來縮小東西德的差距,可惜的是,這樣的鉅款仍遠遠不足。當初的激情,如今卻成了一場「災難」。

從人口比率與經濟能力來看,過去的東德要比現在的北韓富裕太多,南北韓若要統一,預料將會出現巨大的經濟負擔,而且財政壓力顯然會比當時的東西德更為沈重。韓國排名世界第十五的經濟地位,在兩韓統一後,勢必會被北韓拖垮,這樣的慘況恐怕不是南韓人民所樂見。

針對李明博突如其來的政策藍圖,韓國一些學者專家表示,雖然可能引起少數國民的共鳴,但是在落實上仍存有差距。一般來說,民眾對於新設稅收的反感遠大於調高現有稅率,更何況目前韓國世宗市、整治四大江等工程,已造成不容小覷的財政赤字,在這種情況下,政府又提出「統一稅」的徵收,很難不引起民眾的反感與反彈。

再者,統一後所需的費用很難估算,不管是因北韓政權突然崩潰而統一,或是南北韓逐漸縮小經濟差距而統一,統一方式的不同,所帶來的財政衝擊力道也不一樣,韓國民眾的不安心理也只能隨之起伏。

在野的民主黨就批評說,李明博執政以來,南北韓關係就一直處於劍拔弩張的局面,現在突然倡言要徵收「統一稅」,也未見配套措施,這樣的作法實在是缺乏誠意。況且,原有的「南北合作基金」都還沒能夠好好地規劃利用,在這種情形下,又討論要徵收新的稅金,李明博的意圖令人質疑。

民主黨又表示,徵收「統一稅」,可能再度挑起北韓的敏感神經,讓北韓認為未來要採行「吸納式統一」,這將更不利於統一的進行。目前,韓國政府應該先向北韓提供援助,改變目前對北韓的強硬態度,緩和緊張的南北韓關係,這些作為才是首要之務。

北韓方面則是透過「祖國平和統一委員會」,痛批李明博提出的「統一稅」徵收構想,並宣稱「這等於是要展開全面的體制對決」。

對於李明博揭示的「三階段統一方案」,「祖國平和統一委員會」發言人表示:「每天構思侵略,進行戰爭演習,卻高喊建立『和平共同體』;破壞南北韓協力合作,卻號召建立『經濟共同體』;全盤否定南北共同宣言,阻礙統一大業,卻提出要建立『民族共同體』,這樣的提案簡直荒謬透頂。」

今年三月二十六日爆發天安艦遭魚雷擊沈的事件之後,到六月地方選舉時,南韓執政黨從剛開始的謹慎態度,到竭盡所能地譴責北韓、向聯合國控訴、連同美國舉行軍事演習,但是這些動作下來,事件調查沒有進展,反而將朝鮮半島帶入一個更不穩定的環境。聲望下跌的李明博,此時提出冠冕堂皇的統一方案,並要為預籌統一資金而徵收「統一稅」,此舉成功地轉移焦點,讓李明博稍微獲得喘息的機會。

問題是南韓人民準備好統一了嗎?八月十五日李明博發表統一稅文告的兩天後,首爾大學統一和平研究所發表了一份民調結果,僅有近六成民眾認為「必須統一」,「無意見」與「沒必要統一」的比率佔了四成之多;而認為「必須統一」的人當中,以「因為是同一個民族」43%的比率佔最多數,但比起2008年的57.9%與2009年的44%,明顯呈現下滑的趨勢,顯示南北韓的不穩定局勢,深深影響著南韓民眾的抉擇。

「統一稅」的問題,過去僅在社會各界有所討論,李明博此次在全國演說中特別指陳,等於把統一問題提升為全民焦點。然而,「統一稅」議題,應該是要透過廣泛的社會協商與民意溝通之後,再去執行的方案,而不是總統在文告中隨意說說的議題。對於現在的韓國國民來說,統一已不再是必須完成的使命,而是要考慮現實得失的重要選項。
  
李明博這齣「跛腳鴨」之後的首次演出,不免失之於粗糙與粗暴。從他上任以來的行事風格觀之,這次仍不改他「文人獨裁」的一意孤行、黑箱作業的模式,完全無視於民意的存在,未來引發更強烈的民意反彈,也是可以預見的。因為此舉除了只能得到在南韓社會屬於「極端少數的韓戰世代的極端右翼保守勢力」的呼應之外,是不可能得到絕大多數民意的支持的。
  
從台灣做為局外人看來,李明博的「統一稅狂想曲」,實在無異於搬石頭砸他自己的腳,這也難怪南韓人民譏笑他的腦袋容量,就如同他的英文名字,只有「2MB」那麼小。「徵收統一稅」?阿婆仔生子,真拼咧!

(本文原載2010年8月26日出刊的「玉山週報」第6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