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的憤怒」:南韓選民教訓李明博!
 
 
六月二日,是南韓總統李明博上任兩年半以來最難堪的一天。南韓選民用選票給了他的「期中考」不及格的成績,也就是對他任期前半的「失政」,給了不信任投票的烙印;換句話說,李明博已經被提早宣告「跛腳」(Lame Duck),未來還剩兩年半任期的李明博,勢將成為「令不出府」的十足跛腳鴨。
  
李明博這位所謂的「CEO總統」,會落得如此下場,只能怪自己,這是典型的咎由自取,怨不得別人。因為如果不是他獨斷獨行的性格,如果不是他「文人獨裁」的黑箱施政風格,如果不是他沿用威權時代打「北風牌」來恐嚇選民,如果不是他只會圖利財閥與既得利益者等因素,南韓選民也不致於用「制衡」手段來狠狠地教訓他。
  
所以,性格決定了命運。李明博,猶如他的名字的韓語發音:「2MB」,也難怪南韓人譏笑他的大腦容量只有2MB那麼的小,當然成就不了大事業。這次地方選舉結果,已經預告了2012年底的總統大選,保守的大國黨政權勢將走進歷史,重新回到進步派的天下。
  
選前十天,正好是前總統盧武鉉自殺的週年祭,南韓反對黨陣營喊出:「用選票來替盧武鉉報仇!」因為支持者認為他是「冤死」的,是李明博政府用司法追殺逼迫盧武鉉,他只好以死來明志。所以這場選戰擺明就是一場「死人與活人的鬥爭」。
  
這場選戰,最精采的陣地,在於首都市長的選舉。連任的執政黨籍市長吳世勳,只以0.6%的票差險勝反對黨的韓明淑,他的連任之路差點陰溝裡翻船,所以他的當選感言說得很無奈:「事實上是輸了。」因為他以現任的優勢,原本領先兩成以上,卻被民主黨的韓明淑一路追殺,到最後只贏不到1%,韓明淑輸得漂亮極了,吳世勳卻是「雖贏猶敗」。
  
吳世勳的連任之路會如此艱辛,被形容為「像是走了一趟地獄回來」,完全是背負了李明博與執政黨的原罪。沉默的大多數選民,把他們對李明博的憤怒,帳都算在吳世勳身上。
  
首爾之外,南韓的幾個保守陣營的票倉,像江原道、忠清南北道、慶尚南道等的知事選舉,執政的大國黨都交出了政權。在野的民主黨,以地方包圍中央的策略,在這次選戰中打得非常漂亮。先奪回基層的草根政權,兩年後才有實力挺進中央,再造一次政權輪替。
  
造成執政的大國黨慘敗的導火線,要歸諸於選前發生兩個事件:天安艦爆炸沉船以及四大江整治計畫,前者被李明博政府拿來操弄選民的恐共症,後者則是讓李明博圖利財閥與既得利益者的政商掛勾無所遁形。
  
天安艦爆炸沉沒事件發生在3月26日,艦上104名官兵中46人死亡。南韓軍民聯合調查團5月20日公佈調查結果,指控沉船原因是「遭北韓小型潛水艇發射的魚雷攻擊」。不過,北韓國防委員會迅速作出反應,拒絕接受這一指控,並表示要派團到南韓調查證據,但遭到南韓拒絕。
  
調查報告的片面指控,旋即使整個東北亞情勢陷入高度緊張,並且掀起國際社會的譴責聲浪。李明博執意訴諸聯合國制裁,並且尋求中日兩國的背書。但是中國始終表明「不偏袒南北韓任何一方」的立場。
  
事實上,關於調查結果,南韓國內也出現質疑聲浪,形成了「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的現象。反對黨陣營指控,政府跟執政黨沿用威權時代的老套伎倆,靠「打北風」來塑造恐共心理,而達到對執政黨有利的選舉操弄。但是直到選前兩天,《韓國日報》最新民調仍顯示,有24%的受訪者不相信調查報告。
  
南韓哲學思想家金容沃教授五月二十三日在曹溪宗奉恩寺的法會演講中,甚至痛批指稱是北韓所為的調查報告,「可信度只有0.0001%」。他說,該艦存活回來的將官,竟像是凱旋將軍,可以在記者會上夸夸而談。如果是日本武士早就切腹自殺了。
  
他進一步痛批,李明博政府花數十兆韓元整治四大江計畫,把納稅人的血汗錢投到河水裡,只有瘋子才會幹這種事。他希望,人民不要再沈默,六月二日地方選舉時,展現力量給這個欺瞞政府看看。金容沃因而被極右翼團體提出告訴,指控他的言論「容共利敵」,違反「國家保安法」與「公職選舉法」。
  
但是,執政黨慘敗的結果,已讓李明博的天安艦把戲再玩不下去了。聯合國對北韓的譴責或制裁案,已經因為南韓選民對李明博的不信任,勢必草草收場。南韓民意認定了天安艦沉船跟北韓無關。
  
其實,這次選舉會讓李明博政府灰頭土臉的另一個原因,就是李明博已經被選民認定「毫無誠信」可言,從他上任後的諸多作為可以看出。像是他一意孤行主導「京釜大運河」的計畫,圖利建商炒地皮的劣行,在他2008年上任一個月後就被拆穿。接著,進口美國狂牛病牛肉事件,掀起的百萬人大示威,讓他的聲望跌落到谷底。
  
即使他數度公開道歉,並以輕聲細語向人民告白,但是南韓人民早已看破並厭倦他那一口裝出來的腔調,他再賣力演出,仍只是個演技三流的丑角而已。在韓流帶動大眾文化蓬勃發展的南韓,李明博讓韓國人驚覺到,「總統不是用『演』的,總統是要用『做』的。」拿不出政績還失政連連的總統,只想靠文宣包裝來演出,是不行的。
  
南韓這場比台灣五都選舉規模更大的「十六都選舉」,選民用選票狠狠地教訓了李明博這個「文人獨裁」,告訴他:「我們不吃你那一套!」別再打恐共的「北風牌」來嚇唬人民;南韓選民選擇了「制衡」更重於「安定」,要讓李明博提前成為跛腳鴨。李明博是典型的「自作孽,不可活」。
  
一個不知今夕何夕,仍活在舊時代的威權餘孽,以威權強人獨斷獨行之姿在統治一個民主國度,李明博期中考不及格的教訓,似也預告馬英九的來日也不需多所說明了。

(完稿於2010. 6. 3.清晨,同步刊登於「當代月刊」復刊第一期、六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