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時報的腦殘記者:亓樂義
 
 
五月到南韓光州參加「五一八抗爭」三十週年紀念活動的隔天,接到一位「總編輯」級的老友來信,針對「李白是韓國人」的新聞報導,請我幫他「解惑」。

他的信是這樣寫的:「朱哥:近來可好?今天有一則新聞,實在覺得不知所云,想聽聽你的意見。先不管李白是不是韓國人,我比較好奇的是,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能否分析一下,韓國人那麼汲汲營營的想要證明什麼呢?」

我在韓國的訪問行程滿滿,實在無暇回復。回到台北之後才簡單答覆他:「只有中國人會製造這種『假新聞』,如果連你也相信的話,你需要來『知韓苑』上我的課。」

這一則發自「中國時報」大陸新聞中心記者亓樂義的新聞,是引述《甘肅日報》的報導,「據南韓首爾大學歷史系教授金秉德考證,李白是韓國人的後代。」

我只看了第一行,就知道這又是中國人製造的「假新聞」。但是偏偏中國時報就豢養了這種「腦殘」又不負查證責任的寫字工人,你能奈他何?

是的,就如老友來信所說,「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中國時報呀,你們要繼續惡搞多久啊?不僅鬧盡國際笑話,還不惜以報紙的公信來陪葬。

過去幾年間,一再替中國製造的假新聞在大肆傳播,諸如:王建民是韓國人、孫中山是韓國人、孔子是韓國人、豆漿是韓國人發明的…,早就證明了都是假新聞,為什麼今天還在跟著玩「李白是韓國人」這種無知又無聊的把戲呢?

如果亓樂義下次敢寫「胡錦濤跟馬英九都有韓國人血統」,看看「甘肅日報」敢不敢刊登?

一個腦殘又不負責任的記者,連查證的基本動作都不做,把讀者都當白癡,還讓我這個研究韓國問題的人無端受害。每次他幫中國人到處亂放屎,卻要別人幫他來善後。

這次「李白是韓國人」的假新聞,更讓南韓在北京的大使館以及在台北的代表部,在第一時間就發佈聲明稿,指出這是毫無根據的杜撰新聞,首爾大學沒有「金秉德」這位教授,該校不叫「歷史系」,而是「國史學科」。顯示南韓外交當局已經察覺「中國人製造的假新聞、透過台灣惡質媒體傳播」而製造反韓意識的嚴重性,所以才會立即澄清。

但是這種「大街上說謊、小巷裡更正」的把戲,一玩再玩,無數被騙的讀者,根本已經信以為真了。

如果中國時報對這種傳布假新聞的員工,不做任何懲處的話,讀者也只能自力救濟了。「亓樂義」這個人,叫他記者,「實在太沈重」,因為他連「五流的寫字工人」都不如!以後看到這個名字寫的新聞,大家就當垃圾看就好!而拒買拒看中國時報,也是「媒體公害」受害者的我們該有的具體行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