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時代巨人的殞落
 
 
一位時代巨人的殞落——金大中的功過論定

不到三個月之間走掉了兩位卸任總統,而且是在十年之間領導南韓進步與改革的前後兩任,給了南韓人民極大的衝擊;尤其,對保守政權復辟之後士氣低迷的進步改革陣營,無異是雪上加霜。短期內在野的進步勢力將沒有精神領袖,可以制衡李明博的保守逆流。

雖然抱病已久的金大中的辭世,已在預料之中,但是大家都沒想到他會走得這麼快,因為七月初他才對盧武鉉的自殺發表過談話,表示是「南韓民主的危機」,言猶在耳,不過月餘就撒手人寰。一盞混沌時代的明燈,從此殞滅。

金大中的一生,可以用韓國成語「七顛八起」來形容。他曾經因為屢選屢敗而被譏為「萬年候選人」,在1997年底傾力最後一搏而當選總統,終於洗刷了百濟人的千年遺恨;王建的新羅王國消滅百濟與高句麗、統一了三國之後,百濟人終於靠金大中出頭天了。
  
但是承繼金泳三留下的爛攤子,金大中所面臨的是一個金融危機之後的破敗國家,除了韓幣大幅貶值之外,外匯存底降至谷底,對外債信被大幅降等,失業率高漲,外債節節攀升,國家整體經濟幾乎面臨破產的邊緣。
  
雖然他在任期最後一年(2002年)的跛腳鴨總統時期,仍發生兩個兒子貪瀆入獄事件,但比起前幾任總統,金大中本人的清廉度與政商關係,算是比較正常的。最諷刺的是,他在1998年初背負「國難」上任,要這位受盡軍事獨裁政權迫害、奉獻一生的民主鬥士來清除獨裁政權所留下的政治垃圾,歷史對他的作弄實在莫此為甚。

不過,金大中卻能以百濟人「風前夕柳」的柔軟與善變性格,來迎戰困頓險阻,一上任就揭示他的「DJnomics」(大中經濟學),矢志要以改革來矯正過去威權時代的「官治金融」、「政商勾結」、「貪瀆腐敗」等,呼籲全民揚棄過去的思考模式與積習,建立「大家一起求變才能存活」的共識。五年間,金大中領導的「國民的政府」,終於透過結構調整與改革,完成了「第二建國」的使命,讓南韓人民自信地邁向進二十一世紀。
  
金大中五年政績之犖犖大者,首推「救經濟」交出亮麗的成績單,得到國內外的肯定,並提升與重建了人民的經濟自信。其次是「文化紮根」—─提升國民的文化素質,並大量輸出大眾文化產品,以及「意識改革」——讓人民從「強控制」體制與階級及威權思想解放。第三,動員國家力量與政策,全力發展電腦與網路產業,使網路族成為社會動脈的主導力量。第四,婦女地位的全面提升(在內閣新設「女性部」),徹底顛覆「男尊女卑」的社會文化與傳統價值,女性參政與婦幼福祉得到完善的保障與照顧。
  
在經濟進行自由化與民主化改革之際,高科技產業(如半導體的產能等)的蓬勃發展,以及隨之而來的軟體內容產業的興起,提供中小型「創投事業」良好的發展土壤與養分。而從1990年代中半興起的網際網路,則造成了網路文化的普及,加上南韓政府對「資訊高速公路」的軟硬體的投資佈建,使得全韓四千七百萬人口中,網路人口達二千五百萬,全球排名第四,幾乎家家戶戶都用電腦;寬頻上網人口達一千多萬人,普及率為全世界第一。
  
2002年6月與日本共同主辦的世界盃足球賽,南韓打進了前四強,讓亞洲各國愕然,隨著強勁的韓流旋風席捲全世界,國際媒體都把浴火重生的南韓當做焦點話題,也讓韓國人恢復了金融危機之後失墜的民族自尊與自信。
  
南韓能夠在IMF紓困期間迅速拯救經濟的另一個原因,就是金大中政府排除過去的「排外性格」,大幅修改法令規章並開放門戶,大量引進外國直接投資,讓外商企業直接購併南韓的倒閉企業。如此也讓外債大幅減少而成為「外資」,經營主導權成為外國人或多國籍企業。
  
金大中政府雖然打著「落實民主與市場經濟」旗幟,但是「官方主導」的基本施政性格並未改變多少。像大財閥企業的「業種交換」(Big Deal)與「改善作業」(Work-out)仍由官方介入主導,這與1980年代期官方主導與干預的「產業重分配」措施,幾乎無分軒輊。
  
至於金大中任內最大的爭議,要算2002年大選期間才被揭發出來,以四億美元的代價買通金正日,在2000年6月中旬與他在平壤舉行歷史性的南北韓高峰會。雖然高峰會讓他贏得諾貝爾和平獎,但是單方面得到和平獎卻為歷來所僅見,而且沒人知道北韓的獨裁政權是否把這筆鉅款用來發展核武。

不過,他任內對北韓採行的「陽光政策」,以懷柔的胡蘿蔔替代一貫圍堵的棍棒政策來與北韓交往,因而緩和了兩韓的緊張對峙關係,證明是有效的。畢竟,南韓不論國力與人口都比北韓強大,金大中深諳「大事小以仁」之道,他的政治智慧與政治手腕確實過人。

金大中最讓南韓人民懷念的功績,是他以政治受難過來人的身份當政,能夠在任內完成了深化民主與保障人權的立法與制度性機構的建置,例如:設立「民主化運動補償審議委員會」(1999. 12.)、「疑問死真相追究委員會」(2000. 10.)、「國家人權委員會」(2001. 11.)等直屬總統的機構,讓南韓能夠徹底落實轉型正義,在二十一世紀初踏出了健康進取的腳步,迎向全面鞏固民主的嶄新未來。

金大中在病中仍大聲疾呼,「民主不能倒退,必須終止南北韓的敵對」,他強調,「不作為的心,就是邪惡」,敦促南韓人民要覺醒。

金大中已經蓋棺論定,他的一生就是南韓的民主、人權與和平的象徵。他走在時代之前,懷抱著歷史使命感,為了國家民族的未來身先士卒、披荊斬棘;不過,他也必須被批判,他所主導的「派閥政治」、「老闆政治」、「帝王式集權領導統御」、「地域主義」等,對韓國政治文化發展的負面影響。

一位亞洲的時代巨人殞落了,對他的功與過或褒與貶,給予「八二開」應該是合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