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倫舞后崔承喜
 
 
版主按:拙作「東洋舞姬傳奇」一文,論及台灣現代舞先驅蔡瑞月和朝鮮著名舞蹈家崔承喜兩位同門師姐妹的光輝成就和悲慘命運。

多年前年版主應邀赴中國出席國際會議時,結識了曾與崔承喜一家有過密切交往的大陸文化界人士K先生。K先生讀完拙文,信手捎來一些他所知道有關崔承喜的情況。正好補足了拙稿所欠缺的崔承喜後半生的故事,以及北京觀點的崔承喜。現將K先生的資料重新整理改寫,並結合版主所掌握的資料,盡可能較為詳細地再次評介崔承喜,配合日前整理謄寫的張深切與崔承喜的對話,相信可以提供讀者更深入的崔承喜前後故事。


曠世奇才 一代顛峰

崔承喜身高一公尺七五左右,天生麗質。皮膚細膩,白堻z粉。雙目俊秀,皓齒如玉。豐而不腴,嫵而不媚。婀娜優美中帶有幾分莊重,一顰一笑中透著溫馨和善。自古以來,朝•韓民族即以能歌善舞著稱。

詩仙李白觀看了其先人舞姬們來大唐獻藝後,甚為讚賞,特賦詩頌揚:

金花折風帽,
白馬小遲回。
翩翩舞廣袖,
似鳥海東來。
          
「高句驪」(見「全唐詩」李白篇)


然而,千百年間,東國無論在宮廷還是民間,舞藝大都因循成規,鮮有創新。到了近代,隨著東西方文化交往的日益增多,尤其是現代舞蹈的傳入,民族舞蹈勢必吸收外來因素,進而有所創新發展。

出身於「兩班」士大夫富裕家庭,容貌身材超群的崔承喜,少女時代即以其優美的風姿,表現出驚人的舞蹈天賦。當她被日本現代舞蹈開拓者石井漠納入門下之後,由於有名師教導栽培,加上本人勤學苦練精益求精,很快便成為石井漠舞蹈團的擔綱主角和「首席代教」。在巡迴演出中,名聲大振,廣受讚譽。

1929年崔承喜返回祖國,創辦了舞蹈研究所,一面培育後進,一面在國內外公演。她把民族舞蹈和現代舞蹈結合起來,創作了許多著名節目,實現了她所提倡的「民族舞蹈現代化」,並獲得巨大成功。

從此,「崔承喜舞蹈」開始走向世界。在亞洲、歐洲、美國、蘇聯,乃至中南美,崔承喜及其舞蹈團所到之處,好評如潮。崔承喜博得了「頂尖舞姬」的美譽。不分膚色國籍,其粉絲之多,世所罕見。

崔承喜在她的舞蹈節目中,既刻意突出了「舞廣袖」這一傳統民族因素,又巧妙地融入了現代舞精華,使創新的「舞廣袖」妙不可言,令人陶醉。

尤應指出的是,朝•韓民族標誌性的「長鼓舞」,在崔承喜的表演中,達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忽而纖細輕盈清爽飄逸,忽而律動起伏迅疾明快,高尚中飽含歡暢,優雅中凸顯激越,堪稱一絕。可以毫不誇張地說,到目前為止,半島南北舞蹈界,包含中國朝鮮族舞蹈家,所公演的當家壓軸舞蹈節目─「現代長鼓舞」,無不出自崔承喜或其弟子的傳後。實際上,崔承喜創作的許多著名舞蹈,也早已成為朝•韓舞蹈界的舞藝「經典」。
  
綜觀朝鮮半島一個世紀以來的舞蹈發展歷程,崔承喜所作貢獻最大,影響也最為深遠。她既是一位把民族舞蹈和現代舞蹈完美結合在一起並加以創新發展的先驅,又是半島眾多舞蹈家中最為出類拔萃的時代顛峰,至今無人能夠企及。

再度輝煌 不幸隕落
  
1944年,崔承喜為了擺脫日本統治者的壓迫,把她的舞蹈研究所遷到北京。 1945年8月15日日本侵略者戰敗投降以後,崔承喜和丈夫安漠(安弼承)帶著女兒以及舞蹈研究所的一些成員從中國返回已被分裂為南北兩部分的半島北方。由於南北對立,競相爭取各界各流的支持,在此背景下,崔承喜自然成了北方當局的珍稀瑰寶。在此後若干年內,當局在平壤大同江畔,名勝古蹟大同門、浮碧樓迤北不遠處,即現今矗立著朝鮮舉行國宴的著名場所「玉流館」一帶,為她設立了國家舞蹈研究機構─「崔承喜舞蹈研究所」。那是一所朝鮮古典式深宅大院,飛簷畫棟,深幽寧靜。K先生在平壤工作時,曾應邀往訪。崔承喜在這裡培養出許多著名舞蹈人才。研究所建築在戰爭中,同整個平壤一道被美國飛機炸成一片廢墟瓦礫。

崔承喜擔任過各種頭銜的職務,如「最高人民會議」議員,「朝鮮舞踊家同盟」中央委員會委員長,「朝鮮文學藝術總同盟」中央委員會常務委員等等。她不辭辛苦到全國各地,甚至窮鄉僻壤演出。還到中國、蘇聯、東歐各國巡迴公演。她頭上的光環越來越絢麗奪目,連續獲頒「功勳俳優」、「人民俳優」稱號和「一級國旗勳章」。

然而,好景不長,在朝鮮內部政治鬪爭日益殘酷激烈的漩渦中,崔承喜和她的丈夫、曾任「文化宣傳省」副相的安漠,被扣上種種強加的莫須有罪名,慘遭「肅清」,受盡迫害,而女兒安聖姬也未能逃出株連命運。

(K先生按:朱立熙寫的「東洋舞姬傳奇」一文中,所述有關崔承喜大起大落的文字符合事實,可與上述部分揉合在一起,形成完整的篇章。故此處省略類似內容,不再贅述。)

崔承喜受迫害前後,朝鮮在內部還接連「肅清」了許多不同系統的政治、經濟、文教科衛體各界為民族做出重要貢獻的著名人士,包括僅次於崔承喜的女舞蹈家張秋華,以及其他崔承喜在解放後培養出的一些頗有才華的舞蹈演員,如玄晶淑、吳英玉等等。希望這種慘劇不在那片土地上重複發生。

崔承喜在日本投降前培養的舞蹈家中,大弟子金白峰最為出眾。朝鮮戰爭初期的1950年秋,金白峰去了三十八度線以南(一說是戰爭中被俘,另一說是自行投奔韓國)。從近幾年韓國媒體的報導看,金白峰的舞蹈表演很受歡迎。她實際上已成為「崔承喜舞蹈」在韓國的第一代傳人。

情繫華夏 感念不忘

崔承喜1940年12月5日首次來華在東北演出。1942年2月第二次來華,在東北、華北等地演出130場。1943年8月第三次來華公演,先去東北,而後赴南京、上海。其舞蹈研究所在北京落腳不久,她又率團多次到華北、華東各地巡演。這期間,她同中國戲劇界、文化界名人頻繁交往,包括京劇大師梅蘭芳、馬連良、尚小雲以及著名女作家張愛玲等等。他們對崔的高超舞技予以高度評價。

據當時的京滬報刊報道,梅蘭芳在1945年說:「前年,我看罷您的精彩表演,認為您才是一位了不起的藝術家。」尚小雲說,「崔承喜的舞蹈讓人領悟到靜中之動……即使舞臺上只有她一人在舞蹈,也給人以眾人一同起舞的美妙聯想。」(註一)

1949年12月,崔承喜以「朝鮮婦女代表團」成員身份到北京出席「亞洲民主婦女聯合會代表大會」。這時的北京已是剛成立不久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首都。會議期間,她在北京飯店和中南海獻演了幾個從不輕易示人的頂級保留節目。高超的舞藝受到中國國家領導人和中國各界的熱烈歡迎。會議結束後,留華訪問並繼續演出。翌年初,又日夜兼程赴上海公演。返回北京後,復在中華全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和文化部共同主辦的歌舞晚會上,進行了精采的表演。許多觀眾反映,崔承喜的精湛表演竟能達到使人如夢如幻的境界。於是,中方特別是周恩來總理決定邀請崔承喜到北京,在中國中央戲劇學院舉辦「崔承喜舞蹈研討班」,並請崔為之授課,予以指導。不久,朝鮮戰爭爆發,1950年10月25日中國人民志願軍入朝參戰。為避戰火,經中朝雙方商定,崔承喜率領其舞蹈研究所的主要成員,於1950年底應邀來到北京。「研討班」正式開班,由崔授課,培養中國的青少年舞蹈人才。學員來自中國全國各地,多達110人。從1951年5月17日起,崔承喜在北京帶領經過她指導培訓的「研討班」學員,進行了為期一個月的藝術表演,獲得空前成功。

早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前的內戰時期,中共方面就在1947-1948年間,派出三位舞蹈才華出眾的花季少男少女到平壤,向崔承喜習舞。經中共中央當時派駐朝鮮的代表機構─「東北行政委員會駐朝鮮商業代表團」(其前身為1946年初成立的「利民公司」)(註二)與朝方聯絡安排,順利進入崔承喜舞蹈研究所,拜崔為師。該「商業代表團」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後撤銷,其主要領導成員(代表)大都回國任新職,有些成員則轉為中國駐朝鮮大使館外交官。代表之一的丁雪松,是朝鮮著名作曲家鄭律成抗日戰爭時期在延安相戀並結婚的夫人。鄭是中國人民解放軍軍歌和朝鮮人民軍軍歌的作曲者,一人能成為兩個國家軍歌的作曲家,委實難能可貴。鄭後來在1951年隨夫人丁雪松來北京定居,一面培養中國的音樂人才,一面創作了不少膾炙人口的歌曲(後因病在北京逝世)。朝鮮在1993年拍攝並上演了電影故事片「鄭律成」,紀念這位「為抗日、為朝中兩國音樂和兩國人民友誼奉獻一生的傑出音樂家」。丁雪松曾任中國駐荷蘭王國首任大使,離休後至今在北京頤養天年。

三位少年舞蹈英才,為二女(蔣祖慧、于穎)一男(賈作光)。蔣祖慧是著名女作家丁玲的女兒(丁玲原名蔣冰之,故其女隨母姓蔣)。蔣、于、賈三人後來隨崔承喜在北京「崔承喜舞蹈研討班」繼續接受崔的深造和指導,並參參加演出。崔承喜1952年歸國後,這三位即開始在中國分別獨挑大樑,一面進入相間藝術團體參加演出,一面自己創作新的舞蹈。三人後來都成為中國著名的舞蹈家和頗有影響的舞蹈編導。賈作光則成為中國男舞蹈家中的領軍人物,現擔任中國舞蹈家協會主席。他(她)們是中國最早師從崔承喜,由崔承喜親自多年精心傳授舞藝的嫡傳弟子。「研討班」其餘一百多位學員,自然也在崔承喜的培養指導下學得許多精湛舞藝。不少人成為各藝術表演團體的骨榦舞蹈演員。而優秀者當中,有一位來自吉林省延邊朝鮮族自治州的女學員─崔美善,悟性最高,學得最好。崔美善後來被中國中央民族歌舞團吸收,成為該團頭牌朝鮮族舞蹈家。她的當家節目「長鼓舞」,確有幾分崔承喜的韻味和風姿。

在北京執教「研討班」時,崔承喜和她來自平壤的一班人馬被中方安排住在東四附近一座大四合院堙C她的兄長崔承一和女兒安聖姬也一同居住。K先生多次應邀去該處作客,受到崔氏一家熱情招待。夫君安漠在本國履行職務,未來北京。

崔承喜不僅執教「研討班」。而且編了一套「京劇優美舞蹈動作集錦」示範節目。她把京劇中的水袖、緩步、快步、碎步、揚鞭、跨馬、仰翻、前彎以及蘭花指等等各種造型,依次各自組成一節舞蹈,形成整套完美的舞蹈教材,使一些原本沒有京劇根基的學員學了之後,能夠初步大體掌握京劇舞蹈動作的精華,從而在日後的舞蹈生涯中加以運用和發揮。這是中國京劇界從未想過也未做過的一種創造性思考與教學方式,說明崔承喜超人的舞蹈編導才能。

1951年6月,朝鮮人民訪華藝術團在中國全國主要城市演出,崔承喜和她的朝鮮弟子們參加了該團。該訪華藝術團歸國後不久,崔承喜和她的一班人馬即奉朝鮮當局之命返回平壤。此後,為適應戰爭形勢,崔承喜舞蹈研究所成員被分散編入多個藝術團體中去,各自隨團演出。從此「崔承喜舞蹈研究所」不復存在,培養舞蹈人材的任務主要由「平壤舞蹈學校」和各中央、地方及軍隊的藝術團承擔。

安漠1957年秋曾以朝鮮文化宣傳省副相身分與時任文化宣傳相的著名作家韓雪野(兼任朝鮮文學藝術總同盟中央委員會委員長)應中國文化部邀請訪華。K先生參與接待他們。安漠是著名文藝評論家,為人正直忠厚謙遜,身為副相卻與韓雪野一樣毫無官架子,平易近人,和藹可親。到了20世紀60年代,先是韓雪野、安漠等一批文化界領導人,接著是崔承喜等舞蹈、戲劇界著名人士,連續遭到「肅清」。

安聖姬最後一次來中國。是1958年9月~11月,參加朝鮮歌舞團來華演出。K先生見到安聖姬,她那時還不知日後會遭厄運,曾興高采烈地笑著對K先生說:「我母親非常懷念在中國的美好時光,念念不忘日帝統治時期她避居中國期間中國各界給予她的支持、幫助和厚愛。戰爭期間應中國政府邀請到北京辦『研討班』,中國政府和人民對母親、我們全家,對舞蹈研究所全體人員的關懷無微不至。母親常說,中國有恩於我們全家,也有恩於我門朝鮮民族和人民,我們全家和我國人民永遠感念不忘,並要盡自己所能誠摯回報。」

安聖姬落落大方,身高一公尺七二左右。她繼承了母親和父親的許多優點,也是一位很有才華的舞蹈家。不過,崔承喜畢竟是絕代舞后。50年代中期,在一次看完朝鮮藝術團演出(崔承喜母女均有表演)後的宴會上,K先生有幸與茅盾、夏衍、曹禺、老舍、梅蘭芳、戴愛蓮(女,中國首席舞蹈家,曾留學英國,是中國現代舞蹈的先驅,時任中國舞蹈協會主席,北京舞蹈學院院長教授,桃李滿天下)等同席。這幾位中國文化藝術界領袖人物議論道,崔承喜的舞蹈水準卓越非凡,安聖姬雖師承其母,並且俊美,但無論身材、舞姿還是舞藝,均遜於其母,是優秀舞蹈家,卻不夠頂級一流。(完)

¬¬¬¬¬¬¬¬¬¬¬¬¬¬¬¬¬¬¬

註一:見楊昭全著「中國─朝鮮˙韓國文化交流史」,1609頁。北京崑崙出版社2004年1月出版。

註二:關於「東北行政委員會駐朝鮮商業代表團」及其前身「利民公司」,中國大陸已有書籍公開出版發行,作者們都是當年該機構的成員。韓國李中奭(世宗研究所研究委員,盧武鉉任總統初期曾為「統一部長官」)在其所著「當代朝鮮同中國的關係(1945-2001)」一書中,採用中國公開出版發行的相關書籍裡的敘述,對該機構有所論及。大陸有人在報刊上摘譯了這一部份。由於韓文寫的是「이민공사」,譯者不了解這段歷史,又不去查閱有關資料,居然譯成「移民公司」。可見當今有些人不肯下苦功做學問之一斑。

註三:K先生謂,從前他手頭有與崔承喜及其一家的一些照片,不幸在文革中被毀。現在一張也沒有,實在遺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