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日死後,誰將主宰朝鮮?
 
 
一段時間裡,有關北朝鮮領導人金正日中風臥床的傳聞,不脛而走,滿城風雨。九月九日,是朝鮮六十周年“國慶”,金正日首度缺席了閱兵式;九月十四日,在朝鮮,也是傳統的中秋節,金氏仍然沒有露面。其重病傳聞,由此得到證實。
  
在金正日病倒的時間上,各方說法有異。韓國和美國情報顯示,金氏中風,是在八月中旬。那一時期,進出平壤高官醫院“奉化診所”的車輛突然變得異常頻繁;但日本媒體披露,從四月份開始,金氏就意識不清,不能視事。中國方面,間接證實金氏中風,並承認已派遣五名軍醫前往會診。
  
至於金正日病情,有不同說法:有說不能行走,有說失去語言能力,有說恢復很快。莫衷一是。平壤當局照例否認所有傳聞,聲稱金“非常健康”。但六十六歲的金正日腦部中風,一度失去意識與活動能力,入院救治,應是不爭的事實。
  
金正日死活,何以牽動各方?原因在於,朝鮮是一個危險國家,由無賴政權把持,兼有核武器生產能力,或者已經擁有核武器,以此,金氏政權不斷要脅鄰國,威脅文明世界。
  
外界最關注的是,一旦金正日死亡,誰將繼承其位?金正日先後四次娶妻。分別是:元配洪一茜,電影演員成蕙琳,舞蹈演員高英姬,“技術書記” 金英淑(金玉)。鑒於朝鮮實行世襲制,金正日繼承人選,首先在他的兒子中。
  
長子金正男,現年39歲,成蕙琳所生。外形肥胖、眼睛總是藏在墨鏡後的金正男,原是金正日屬意的繼承人,但自從2001年金正男鬧出持假護照被日本驅逐出境的醜聞後,旋即失寵。隨後,金正男以照顧母親成蕙琳為由,遷往俄羅斯居住。2002年,成蕙琳逝於莫斯科。之後,金正男輾轉居住於中國的北京與澳門,至2007年,才重返朝鮮。
  
金正男曾擔任朝鮮國家安全部要職,精通電腦。在內部,金正男得到朝共實力派人物張成澤(金正日妹夫、勞動党行政部部長,居朝共實際地位第二)的支持。2004年,張成澤突然被金正日降職,2006年又戲劇性地複出並擔任要職。其仕途起落,似乎與金正男的命運軌跡相吻合。
  
在外部,金正男得到中共的背書。尤其在他居住北京和澳門的幾年裡,中共必對其狠下功夫,竭力影響。鑒於從金日成到金正日,都對中共桀驁不馴,中共有意栽培金氏王朝第三代,力爭其對中共“言聽計從”。金正日病倒期間,金正男數度往返於北京與平壤兩地,不同尋常。
  
次子金正哲,現年27歲,高英姬所生。金正男失寵後,朝共突然開始宣傳高英姬和金正哲母子。2003年開始,高英姬被稱為“金正日最忠誠的戰友”、朝鮮“偉大的母親”。2004年,高英姬因乳腺癌去世。朝鮮出現“從白頭山到漢拏山”的說法(白頭山是金正日出生地,漢拏山是高英姬祖籍地。高英姬實際出生在日本,10歲時返國),以此神化高英姬。
  
2004年,金正哲被任命為勞動黨中央委員會組織部第一副部長。金正哲興趣廣泛,尤其癡迷美國籃球NBA,特要求金正日為他在鄉間別墅旁修建了籃球場。在內部,金正哲得到主管黨務的元老李濟鋼、人民軍大將玄哲海、以及金正日第四任夫人金英淑的支持。在外部,金正哲則似乎獲得韓國的青睞。
  
三子金正雲,現年25歲,高英姬所生。尚沒有顯示具有接班的可能。但據說此子外形和性格與乃父酷似,因而最為金正日所寵愛。意外出線的可能性,也不能完全排除。
  
金正日中風後,三個兒子齊聚平壤,“守護病人,也守護權力”。隱然見鬼火魑魅,刀光劍影。宮廷干戈,一觸即發。
  
除此之外,金正日同父異母弟金平日,也是潛在的王位爭奪者。在上世紀六十年代的王儲之爭中,金平日敗于金正日。之後,遠走他國,以駐外大使銜,在國外一住就是二十多年。現任朝鮮駐波蘭大使。今年五月,金平日曾返回平壤。當金正日病倒消息傳出後,九月初,金平日又回到波蘭。此舉,未知是主動還是被動。
  
金平日在軍隊中任職10年,據傳很有人脈和威望,容易獲得軍方支持。而據說那些“懷念”金日成的朝鮮民眾,對金平日也頗有好感。如果金正日三子爭位,各受其傷,金平日也可能異軍突起,上演“二桃殺三士”的現代折子戲。

鑒於金正日沒有像他父親金日成那樣,提前指定接位人。如果金正日來不及安排傳位而突然死亡,也不排除朝共內部其他人露頭或實行“集體領導”的可能性。在那種情況下,金永南(最高人民會議常任委員會委員長,朝共名義上的二號人物)和張成澤(勞動党行政部部長,朝共實際上的二號人物)可能成為最有力的競爭對手。
  
在政治傾向中,金永南屬於“強硬派”,北京奧運期間,他曾拒絕與韓國總統李明博握手。張成澤則屬於“溫和派”,幾年前,曾主導朝鮮的“改革開放”,隨著金正日的情緒變遷,張成澤地位起落不定。
  
中國、韓國、美國,是直接與朝鮮相關的三個國家。金正日中風之後,三國政府各懷心事,各有擔心,也各有算盤。
  
北京擔心:金正日之後,朝鮮走上親韓親美之路,甚至“和平演變”為民主國家。如此,不論在意識形態還是地緣政治上,都將不利於中共。首爾擔心:中共扶持、操控金氏第三代繼承人,又用經濟和軍事手段控制朝鮮,不僅繼續威脅韓國,而且將阻絕朝鮮半島的統一進程;華盛頓擔心:一旦金正日猝死,朝鮮出現權力真空,朝鮮核武庫可能失控而危及全球安全。金正日病倒後,朝鮮突然中斷執行棄核計畫並重新開始測試射程可達美國西岸的遠端導彈發射機,稍後又重啟甯邊核項目,美國趕緊派出特使前往勸止:朝共內部權力鬥爭的白熱化,可能轉嫁成為對外部世界的實質威脅。
  
中共加緊介入朝鮮王儲之爭,派出為金正日會診的五名中共軍醫,可能同時就是情報高手。韓國已經預備了應變方案,防範朝鮮方面的突變和異動。美國公開流露,寧願金正日早日康復,也不願見到朝鮮核武庫失控。形式上,華盛頓正加強與北京溝通、協商,應對金正日之後,朝鮮可能出現的混亂。美方之意,與其說是與中共“溝通和協商”,不如說是為了穩住中共,提醒後者不可單方面行事。
  
金正日表面親中,實際利用中共,防中反中;同時,金正日表面反美,多方訛詐美國,實際要近美親美。金正日耍賴多年,好不容易才實現與美國直接對話。美朝和解,美方也樂得輕鬆一陣。此時,如果朝鮮出現異變,美朝關係解凍,也可能出現變數。如此,整個東亞格局,又將推倒重來。(香港《開放》雜誌,2008年10月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