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奧洗盡「百年國恥」?
 
 
8月24日,北京奧運閉幕。總導演張藝謀說:閉幕式就是一個狂歡大party(派對),要營造一個「全人類狂歡的大party」。然而,閉幕式當晚,連中國都沒有狂歡,連北京城都沒有狂歡,連天安門廣場都沒有狂歡,何來人類的狂歡?被軍管的北京城,氣氛依然肅殺,一片肅靜。民衆被遙遙隔離在鳥巢和市中心之外。豪華喧囂、燈火輝煌的鳥巢,仿如暗夜中的孤船——鐵達尼號;又仿如末世堛漱j觀園,等待著曲終人散。

「和諧社會」、「和諧世界」、是胡錦濤當政期間,提出的政治口號。於是,張藝謀在開幕式中推出巨型「和」字,完成當局交待的政治任務。然而,這個「和」字,只對外,不對內。當局盛請80國政要出席京奧,卻要求中國民衆呆在家中,不得上街聚集,不論抗議還是狂歡。

當局寧願以領土領海與大宗採購合同相交換,達成與外國的和諧,卻絲毫不願放鬆對中國民衆的控制,達成內部的和諧。「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原只是唱給外國人聽的。對外柔軟,對內強硬。強權,原只是展示給中國老百姓的。

80國政要齊聚北京,見證中共強有力的統治:北京城徹底清場,持異議者,一律被關押或驅逐;任何人不得抗議;「示威專區」虛設,申請示威者,輕則警告,重則勞教;比賽場館的觀衆席,寧願空空如也,也絕不給任何人「可乘之機」;無數軍警和便衣,控制了北京城的每一個角落……

此時,胡錦濤宴請各國政要,笑嘻嘻舉杯,他要傳達一個信息:中共對外沒有野心,我們願意與你們和平相處;至于極權、專制、獨裁,那是我們內部的事,請你們不要指責;我們關起門來,整治自己的臣民,請你們不要過問。總之,只要你們「不管閑事」,我們就會給你們好處。「量中華之物力,結與國之歡心。」這個我們做得到,因為我們控制了舉國資源……

對內宣傳,又是另一種調子。把近代和當代中國的不幸,統統推給外國人,從來是統治者的一大法寶。百年奧運,當權者以「百年國恥」為題,打造百年悲情,營造百年夢想,以「凝聚民心」。然而,過去的一百年,中共統治,就占了59年,其間,中國的災難和不幸,主要地,究竟來自外部,還是內部?

比如,1949到1978年的30年間,究竟是外國人不讓中國發展經濟,還是中共不讓中國發展經濟?30年的大破壞,中國經濟崩潰,中國文物盡毀,中國精英受難,數千萬人餓死,泱泱大國,衰落到世界末端。究竟誰之罪?

「狂歡」是虛無的,「和諧」也是虛無的。說到「和諧」,要素之一,就是「平衡」。當今世界,大多數國家實行民主政治。議會堙A彙集不同黨派、不同聲音,代表社會各階層的不同利益。

北京奧運閉幕之日,在美國,正是民主黨全國代表大會開幕之時。萬人聚集的會場堙A發出的,都是反共和黨政府的聲音,目標是取而代之。不同的聲音,相反的聲音,體現政治與社會的平衡。美國沒有因此而陷入混亂,卻因此保有令各國稱羨的強大和繁榮。

社會平衡,才是社會和諧的基石。在這方面,中美之間的差距,又有多大?至少又是一個百年吧!莫非百年之後,中國人還要為另一個「百年國恥」而痛心疾首?

不管發生或沒發生什麽,中共都會歡呼北京奧運「成功」,這在意料之中。只是,中共當權者心中,會以為,這是獨裁統治的成功。於是,奧運之後,中共勢必固守和強化其一黨專制,而對任何政治改革的呼聲置若罔聞。

奧運會,從一個角度而言,是極權國家的「專業選手」對比民主國家的「業餘選手」。蘇聯式的「舉國體制」,讓中國獲得「金牌總數第一」。於是,今後,中共勢必加倍耗資於「金牌工程」,否則,何以保持「金牌總數第一」?中國民衆,從此背上的經濟負擔,有多沈重,可想而知。

北京奧運,極盡鋪張、奢侈、浪費。與其說展示了民族自信心,不如說展示了民族自卑感。當然,這一自卑感,來自於中共政權本身的原罪感。人民無辜。昂貴的北京奧運,與無數中國民衆的貧困生活,形成截然對照。

面對這個史上最昂貴的、「空前絕後」的北京奧運,接過奧運火炬的倫敦市長的一句話,足以令中共當局汗顔,也足以讓中國人深思,他說:我們辦奧運,不浪費納稅人的一分錢。

(08/26/08 原載自由亞洲電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