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爾摩沙基金會的貢獻
 
 
版主按:本文是正在史丹福大學東亞研究所攻讀碩士課程的陳宗巖,於今年六月間參加青年大使之後,對福爾摩沙基金會的角色與功能,所做的第一手觀察報導。做為他的老師與學長,以及他申請福爾摩沙基金會青年大使的推薦人,版主深深以他為榮為傲。

福爾摩沙基金會(Formosa Foundation)真該好好謝謝邱毅,有他的爆料才讓這個在美國運作的基金會有讓台灣人一探究竟的機會。但不幸的是現在一定有很多人透過媒體的報導,把基金會認定為是一個替扁政府洗錢的管道,至於基金會在促進台美關係的價值,大家一點興趣都沒有。趁這次基金會大量曝光的機會,我想分享今年六月參加基金會主辦的「大使活動」(Ambassador Program)中的過程與感受,至於洗錢與否,就讓檢調單位隨邱毅起舞,看看能不能查出什麼不法吧!

六月中旬的「大使活動」是基金會每年相當重要的活動,也是推動台美外交的一股承先啟後的力量。基金會每年選出約二十名在美國或台灣唸書的大學生或研究生,於密集的兩週活動中,邀請在美國影響台灣政策的重要人士以及海外促進台美關係的前輩們,為我們授課並分享經驗,學習美中台關係的內涵與變化,讓學員在一週後的國會遊說當中,能夠掌握足夠的知識。

每年的學員皆由台美人與來自台灣的學生組成,這批人是將來維繫台美外交關係的種子,他們回去之後,也將所學與經驗傳播到各自學校的媒體與社團當中,並深入國會議員在地區的辦事處,由地方開始遊說,將台灣民主價值一步步傳遞到華府,宣揚台灣民主自由的精神。

在一週的密集拜會中,今年的十九名大使,總共拜訪了127個參、眾議員的辦公室,有時是議員親自與我們暢談台美關係,有時則與其幕僚群會談。美國國會對台灣的友好,必須歸功這樣一步一步的民間外交,除了福爾摩沙基金會之外,尚有許多民間單位幾十年來默默地耕耘著台美關係。

國際政治的現實讓台灣人不應過度期待台灣的「民主價值」會讓美國政府自動地向台灣靠攏,當反恐、經濟、能源問題成為美國關注國際事務的考量重心時,國家利益的重要性遠大於對民主政權的聲援。台美關係升降的關鍵在於中國,當冷戰結束,台灣仍然視美國為重要的盟邦時,美國對抗共產政權的意識開始削弱,遠離了美國外交政策的重心。為了經濟、能源、北韓問題,華府必須犧牲對台關係,用以獲得從改善美中關係時得到的利益。

白宮是行政單位,遭受到相當大的政治、經濟壓力,必須改善與中國的關係,透過與中國在國際事務上的合作,取得國家利益,例如幫助在中國投資的企業家,甚至需要與北京在聯合國安理會合作,對蘇丹政府施壓,解決達佛(Darfur)的種族滅絕危機。反觀台灣在國際政治中能給予美國的利益遠比中國小得多,僅有台灣的民主成就能夠超越中國,有效地成為維繫台美關係最重要元素,民主讓台灣成為美國亞洲佈局中的重點。

雖然台灣很難取得白宮對台政策大轉彎,一夕之間升溫對台關係而不考量對美中關係的傷害,但是美國國會為了該選區中台美人的民意,以及對民主的強烈信念,使國會成為改善台美關係的重要管道,透過國會對台灣的有善意而向白宮施壓,維繫美中台關係的平衡。這種關係不會自動生效,必須依靠台灣人不斷地灌輸、教育美國政府維繫台美關係的重要。

想影響國會議員就必須能夠影響他們的幕僚群,但這些人來來去去,對話窗口經常遇到新面孔。在活動的訪談中,有幾個幕僚很坦白地承認他們對台灣情勢毫無瞭解,若沒有台灣人深入國會遊說,他們不會知道台灣問題,當然台灣就不會是他們考量的重點,能影響國會議員的可能性就降低了。

美國國會是動態的,其中的人員、職位、政黨等屬性是不斷變動的。在拜會其中一個長期對台灣相當友好的民主黨參議員時,他的幕僚長直接了當告訴我們,因為議員將出掌處理商業議題的委員會,對中國友好是不可避免的,在這段期間內,他們將選擇疏遠台灣,避免激怒中國,以期改善對美中關係。若沒有民間外交活動不斷地關切,我們將嗅不出這種國會議員對台政策的轉向,也可能不知不覺中失去一個重要盟友。

當冷戰結束後,台灣不是美國外交政策的重心時,每年謙卑地、不懈地、持續地深入國會,告訴他們台灣的艱難處境,是讓美國政府重視台灣問題的不二法門。沒有達賴喇嘛成功的國際宣傳,滲透並影響西方政府的決策,像西藏這樣一個政教合一、這樣一個主權地位遠比台灣虛弱的流亡政權,能夠獲得如此強大的國際聲援嗎?

福爾摩沙基金會在做的就是不斷地宣揚台灣的民主價值,讓美國政府有管道獲得來自台灣的資訊,知道台灣人的想法,進而願意聲援並保護在東亞的民主寶島。基金會的存在,增強了維繫台美外交關係的能量,但可悲的是,這是媒體沒有興趣報導的,是台灣人不清楚的,整個活動僅有在美國發行的世界日報前來採訪。執行長泰瑞吉爾斯(Terri Giles)最近一定很難過,難過的是他以一個美國白種人的身份長期為台灣外交打拚的過程無人聞問,但今天卻要因為一個尚未證實的爆料,不停地接受媒體質疑基金會有無洗錢。在調查結果尚未出爐前,福爾摩沙基金會為台美外交所做的貢獻值得台灣人給予掌聲。

(作者於今年六月參加2008年的大使活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