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店今天不歡迎……
 
 
1980年代中半(1985~88),我在韓國當常駐特派員的時候,當地報紙的社會新聞版偶爾會登出一則小新聞:「那家麵店今天不歡迎XXX,理由是:………」。讀者看完都會莞爾一笑,然後,也會驚嘆這家麵店老闆金聖洙的勇氣跟創意。

例如,有一天他在店門口的小黑板上寫著:「本店今天不歡迎『Union紡織』老闆,因為他強制解雇了四名女工,而她們是在假日、並非上班時間去看了一齣以勞工問題為主題的話劇。」



類似這樣以新聞話題人物或政治人物來當做調侃的對象,在當時軍事獨裁政權高壓控制言論,不讓人民擁有「表達的自由」的時代,是相當大膽的作為,這家麵店老闆必須冒著被逮捕偵訊的風險,來爭取他的言論表達自由,並且挑戰當局的禁忌。

有趣的是,南韓媒體記者當時在新聞自由動輒遭到迫害而異常苦悶之際,幾乎每天都要去這家麵店找新聞,看看這位「點子王」的小市民今天又出了甚麼怪點子,又拒絕了誰。他的麵店所擅長的「麵食」與「油炸」反而沒有人注意了。這家店名叫做「人乃天」的麵食店老闆,在當時竟然像是小市民的發言人一樣,搶盡社會新聞版面的風頭。

直到1987年六月的全民抗爭,迫使軍事政權當局向民意全面投降,而發表「六二九民主化宣言」之後,麵店老闆金聖洙把他寫了一年(1986. 4.~1987. 4.)的紀錄結集成書,在當年七月底出版了,書名就是韓文原意的「今天的出入禁止者」,趕上了民主化宣言之後開始保障言論自由的第一波。作者在書的扉頁寫著:「把這些羞恥的記錄,勇敢地留給歷史」。

我當時也買了一本,帶回台灣一直保存到今天,其間,偶爾需要參考當年街頭抗爭背景時,會拿出來翻一翻。每次翻完,總不免掩卷嘆息,同樣是在高壓控制人民言論自由的年代,台灣好像沒有人有這樣的創意與勇氣,敢去挑戰獨裁當局的權威與禁忌。

台灣人的創意與勇氣,都在二二八大屠殺之後被扼殺掉了。接著,在黨國一元化的教育制度下,學生都成為考試機器,只需要死記教科書應付聯考,不讓學生有餘裕去思考問題。於是,台灣人的腦袋大都成了豆腐,因為大腦已經失去了思考的功能。

昨天,因為介紹韓國「轉型正義」的電影,我去了一趟高雄做講解,四個小時的活動結束後,主辦的「南方快報」發行人邱國禎兄留我一起餐敘。

我們去了一家叫「紅厝瓦」的客家小吃,抵達店門口,才知道就是那一家「拒絕招待中國人」的餐廳,因為媒體曾經報導過,所以對這家「特立獨行」的餐廳印象頗為深刻。餐廳的招牌上方,斗大的字寫著:「報告 蔣總統,共匪登陸了!」(作者按,這家老闆不招待的是,住在台灣卻不認同台灣的中國人。)

第一次從媒體報導看到這家店的外貌時,我也嚇了一跳。但是對這家店老闆的創意與勇氣,卻是很欣賞。我認為,他是一位「敢於與眾不同」的餐廳老闆,光是他的「創意行銷」,就值得給予高度肯定。但是當時我還沒有聯想到韓國那位「本店今天不歡迎XXX」的麵店老闆。

很榮幸的是,老闆劉明松知道是我上門,而且是到高雄傳授光州事件的轉型正義經驗,他很阿沙力地說,今天他做東,免費招待我們一行四人。坦白說,我既不是名人,也不是公眾人物,卻「無功受祿」吃了老闆一頓「霸王餐」,實在於心難安。尤其是身為媒體人,對操守的自我要求如此嚴苛,不應該接受餽贈與招待已成為基本信條,而且從未有過「白吃」店家記錄的我,對於老闆的盛情招待還是覺得很不好意思。

不過,與老闆幾番談話之後,我發現這就是一位讓我心儀、也是值得尊敬的「創意台灣人」。他是一位不斷在思考,不斷在創新,不斷在推出新點子的餐廳經營者。不要管他的深綠意識形態,也不要管他堅定的反共立場,他敢於突破禁忌,敢於公開說出自己堅信的理念,讓大家刮目相看,這樣的道德勇氣與創意,正是今天台灣所最欠缺,也是做事業成功所必需的「出奇制勝」的本事。

我告訴劉明松老闆,我是台中人,但是卻對台中人的「沒創意」頗引為羞愧。看看台中市中港路上那一百多家賣「太陽餅」的店鋪,他們既然有能力做出一模一樣的太陽餅,而且每一家都號稱是「始祖本店」,他們為什麼不願再花一點心思與創意,去開創與別人不同的新產品?只要能從那一百多家太陽餅店「突圍」的話,保證他會大賺大發。

但是,幾十年來,他們只會抄襲與模仿,只會人云亦云,完全不知道「要做一個與人不同的自己」。難道這就是我們的一元化填鴨式教育所教出來的人民嗎?台灣人原本應該有的思考力與創造力都到哪裡去了呢?

這還可以從另外一個例子得到印證。那就是台灣電視演員,竟然可以靠「模仿秀」走紅與得獎,而且觀眾還樂此不疲。在我看來,那卻是毫無創意、毫無自我的三流演技。我始終認為,一個一流演員一定是「演自己」,只有三流演員才專門擅長於「演別人」。否則,請告訴我,美國好來塢有哪一位大牌明星是靠「演別人」而走紅的?

因為台灣整個社會都失去了創意,失去了想要「做自己」的勇氣,所以才會以模仿別人,以「做別人」當做追尋的目標,這樣才不會因標新立異而得罪當道。但是,即使模仿得再好,太陽餅做得再好吃,那個品牌還是別人所創出的,並不是靠個人的新創意所創出的新產品。

在高雄遇到的劉明松老闆,真的是幾十年來我所僅見的創意台灣人。儘管他以拒絕中國人上門為號召,讓不同意識形態的人咬牙切齒,台灣的統派媒體也不免用嘲諷與戲弄的角度在報導他的店,但這都無損於他的業績,因為他的客家菜有特色,而且他敢於與眾不同地做市場行銷,即使受到政治打壓,也不會使他被打倒。

看到他菜單上的菜名,幾乎沒有人不為他的創意所折服。我不想在此多做吹噓,請大家自己去這家餐廳,實際去體驗老闆劉明松的創意行銷。我平生從未寫文章推薦過一家餐廳,但是高雄的這家「紅厝瓦」客家小館,卻是我鄭重要推薦給網友,在高雄可以吃到的道地客家菜,而且,是真正以一顆愛台灣的心在認真經營的「創意行銷」餐廳,去高雄的話,一定不能錯過。(紅厝瓦客家小館,高雄市三民區大連街238號,訂位電話:07-323-3315)

二十二年前的韓國,那位每天認真寫出「本店今天不歡迎XXX」的麵店老闆金聖洙;2008年今天的台灣高雄,那位長期招牌高掛「本店拒絕招待中國人」的餐廳老闆劉明松。時空環境雖然不同,但是他們勇於展現創意,挑戰當局或社會的禁忌,這種精神,真的是台灣這個長期不思考、不創新,只靠模仿混日子的社會,所最欠缺的。

去一趟高雄,不僅滿載友情而回,而且還能得識一位創意台灣人,趕緊寫出來介紹給大家。期待台灣的新世代有更多敢於與眾不同、勇於標新立異的人,台灣更創新、更多元的文化,才會有希望。多動腦、多思考啊,少年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