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明博訪中的影響與意涵
 
 
南韓的CEO總統李明博自二月底上任以來,繼出訪美國、日本之後,五月底又造訪了中國。儘管他風塵僕僕於鞏固南韓的對外關係,但卻不敵國內民意對他的抵制,以致於聲望直直落,上任三個月的民調支持度已經落到20%的新低,創下南韓二十年來、盧泰愚以降五任直選總統的最差紀錄。
  
造成李明博聲望如此低落,固然有著南韓國內政經背景,以及人民反美民族主義的因素,但是,李明博的性格與行事風格,也是關鍵因素之一。出身勞力密集的營造業CEO,以及首都市長的資歷,畢竟不若一國元首所需面對事務的繁複。把CEO與市長的格局與作風帶來經營國家大政,才讓李明博的前三個月做得如此離離落落。
  
原本期待李明博上台拼經濟的南韓選民,在幾次重大決策過程中發現,原來李明博的行事風格竟然是[獨斷獨行],而且不脫二十世紀七十年代的[密室政治]作風。
  
在進口美國牛肉的社會爭議之前,李明博最被人民詬病的是他的[京釜大運河]計畫。這個華而不實的計畫,不僅毫無民意基礎,後來更被發現是圖利財閥企業去炒作地皮,儘管他口口聲聲說會凝聚民意共識之後才決定,但是後來被揭穿根本是連細部的施行計畫都已悄悄地在進行了。
  
大運河計畫的獨斷獨行與黑箱作業,讓南韓民眾對李明博的誠信大打折扣,以致於進口美國牛肉的議題,一發不可收拾,成為李明博上任以來最大的危機。數萬人在首爾市中心的燭光示威,結果竟是警力的強勢動員與濫捕,所招致的民怨,幾乎耗盡了他訪問中國的外交成果。
  
平心而論,李明博四天的中國之行,就南韓的國家利益而言,成果算是相當豐碩。五月二十七日,李明博與胡錦濤舉行高峰會談,雙方決定將兩國關係由目前的[全面合作夥伴關係],進一步提升為[戰略合作夥伴關係]。雙邊關係的位階,雖仍低於中國與北韓[傳統友好合作關係]的最高階關係,但是如此的提升,已經等同於中國與俄羅斯、巴基斯坦等十八國的關係。而且,這項積極合作關係的提升,是由中方主動提出,顯然,北京當局對南韓在中國的東北亞戰略地位的重要性,已有相當的認知。
  
不過,中國方面在胡李會之前,卻由外交部發言人在簡報中表示,[美韓軍事同盟]已是過時的歷史遺產,他並主張,時代與情勢既然已有巨大改變,以冷戰時代的軍事同盟來處理當代的問題是不行的。中國外交部的這項發言,被認為是針對李明博政府的外交政策以強化美韓同盟為基調所做的正面批判。在韓方看來,這樣的發言相當有失外交禮儀;不過,也不排除中方故意把這個在高峰會中難以啟齒的議題,藉由外交部發言人把真心話說出來。當然,也有對北韓示意的作用。
  
而且,中方對李明博先訪問日本,才去訪問中國,內心也相當不快。因為這對中國自認是[亞洲老大]的地位,是不尊重也是挑釁。這也可由中國對李明博的北韓政策[棄核、開放、3000]並未予以積極支持,看出一些端倪。
  
南韓的外交政策,儘管一貫強調要與美、中、日、俄四大強權維持四軸均勢外交,但是李明博上任後立即強化美韓同盟關係的同時,實際上已嚴重向美國的一軸傾斜,讓其他三軸呈現不均等的關係,中國看在眼裡,趁李明博來訪的機會給他一點教訓,也在預料之中。
  
中國方面深知,除了地緣政治的槓桿作用與互相制衡之外,兩國在經濟上的密切合作關係,韓方有求於中國者,更要大過於中方有求於南韓的。2007年,韓中雙邊貿易額達到1450億美元,幾乎要接近美韓(830億美元)、日韓(826億美元)的總合。從2004年起,中國就取代美國成為南韓的最大貿易對象國;而且很明顯的,韓中貿易是韓方獲利更大,南韓去年就享有五百億美元的順差。
  
中方當然希望南韓能繼續擴大在中國的投資。因此,中國總理溫家寶與政協主席賈慶林也分別與李明博舉行會談,就[韓中投資保護協定]以及其他擴大經貿合作方案,達成了協議。雙方同意修訂投保協定,消除雙方之間的投資限制,並進一步放寬匯款程序。李明博此行也帶動了企業界簽署了二十七億美元的投資合作備忘錄。
  
整體而言,中國對南韓有龐大的經濟利益誘因,加上南韓傳統對中國的[事大主義]情結,以及藉由中韓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的建立,要迫使北韓逐步開放與自立,並冀求中國政府尊重南北韓的[統一自決權]等等,可說都是李明博對中關係的一石數鳥之計。[親中政策]將是李明博[親美路線]之後的實踐原則。只不過,李明博的外交政策能否具體落實,還端賴國內民意的支持。否則,內政不修,外交恐怕也難以施展。

(本文原載於2008.07.07.發行的《和平論壇電子報》第25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