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馬英九賣弄色相談起
 
 
六月五日下午動筆寫[如此長相的外長]一文之前,其實我的內心是經過一番掙扎的。臧否人物政治人物臧否到人家的長相,似乎不太道德。即使做個[毒舌派]的評論者,好像也應該留一點口德。

後來我還是硬著頭皮動筆寫了。我把自己當做是那個直指[國王沒有穿衣服]的誠實小孩,講出了大家不敢講的真話。會得罪人或讓一些人不以為然,也都在預料之中。

因為,對照歐鴻鍊部長的其貌不揚,馬英九利用選民的[以貌取人]而當選總統,我相信大部分的人頂多對我的口無遮攔苦笑而已,絕對沒有人會否認台灣就是一個以貌取人的社會。

問題是,擅長利用這種以貌取人的社會心理與媒體特質的馬英九,把自己的外貌與肉體拿來強力做政治行銷,他每天短褲露肌的晨跑、在日月潭上空露胸的游泳,都是在賣弄色相,為了賺取女性選民支持的行銷手法。

更不道德的是,他還在有意無意之間以[性暗示]來眩惑女性,例如,公開他不穿內褲騎單車。甚至這次在划龍舟喊卡之前的一次練習之後,他對著電子媒體的採訪還是在賣肉:[我的手臂是白切肉]。這證明了他當上總統,念茲在茲的還是賣弄色相。

他深知這個社會以貌取人的心理,將計就計地[物化]自己,來達到吸引另一半選民的目的。我認為這是極其下流也不道德的作法,但是長期被他眩惑的媒體記者,至今仍繼續幫著他行銷他的色相。

放眼舉世歷來的帥哥元首,像約翰甘迺迪、柯林頓等人,即使在選前已經因為外型占了優勢,但是他們仍是以政見博得選民的青睞,而不是像馬英九一樣長期極盡能事地賣弄自己的色相,並一再運用[性暗示]的手法來行銷自己。坦白說,這種色相行銷,何異於AV男優?

當他已經被全國女性當做[性幻想]的偶像時,他的另一半卻能獨守空閨十數年,每天看著電視上那個被[物化]了的老公,是如何讓台灣女性選民流口水。我認為,這是一個道德標準與價值觀極端不正常到幾近[變態]的家庭。然後,這個萬人迷的帥哥終於被簇擁進了總統府。(我期待有一天,馬氏夫婦能連袂出席記者會答覆許多人的困惑:你們一家三代人是如何長期自我犧牲,只為了成就一個人的功名?)

一個靠長相當選的總統,後來會去任用一個其貌不揚的外交部長,這究竟是基於甚麼樣的心態?我真的很好奇。他並非不知道這個外交部長,是代表國家的門面,也跟他經常需要一起出現在接見國賓的場合,所以不能用一個長得比他帥的人?如此才不會搶過總統的風采?也才能體現總統是舉國最帥的人的事實?如果是基於這種心態而任用一個醜男當外長,我認為其心真是可誅。

其實,我在前文裡也提到,歐鴻鍊更應該被批判的,不是他的長相,而是他醜陋的心態與不誠實的作為。我只不過借用他的外表來映照他的心態與作為:對國家不效忠、對人民不誠實,這樣的外交部長,如何讓人看得起呢?他這個部長還做得下去嗎?還領導指揮得了屬下嗎?否則,所有外交部的官員以及政府公務員自即日起,都應該爭先去AIT申請綠卡。誰怕誰啊?

馬英九長期物化自己,以不道德的賣弄色相手法來行銷自己,這樣的人還有甚麼[高道德標準]可言?台灣人千萬別把他的長相等同於他的道德標準,這是馬政府上任以後的跌跌撞撞中,台灣人首先應該看破他手腳的地方。

台灣人可以選出綠卡總統,綠卡總統再去任命綠卡部長,國會也可以有美國籍立委,實在是舉世奇觀。這些人不妨去韓國選看看,根本連選都不必選,早就被轟下台了。但他們在台灣卻仍屹立不搖,是因為台灣人比較憨厚?還是台灣人根本沒有國族觀念?或是台灣的政客更無恥?道德標準比韓國人更低?

既然如此,馬總統何不率領台灣加入美國成為第五十一州,一則合法化自己跟這些綠卡官員的地位,再則讓全民都擁有綠卡,皆大歡喜,保證沒有人會再拿綠卡來做文章,而且民意支持度一定會大幅攀高。反正台灣人四百年來已經被外來政權統治慣了,現在改當美國人,誰曰不宜?誰不願意?至少當美國人總比當中國人好吧!(這時,我已經聽到北京那邊傳來的陣陣罵聲:[你這個數典忘祖的民族敗類!]喔,是嗎?是我的哪個祖先啊?我又是哪個民族啊?台灣人不是被多少異族混血過多少代的雜種了嗎?北京還當我是中國人啊?唉呀,我真的是愧不敢當啦!而且,我也從來沒有一天是中國人哪!)

行文至此,我必須告訴馬英九:相較於你長期善用以貌取人的社會心理,賣弄自己的色相,把自己物化到當上總統,我只不過寫文章批評國家外交門面的長相,我的道德絕對比你高出數百倍!

最後,我還有一個疑問,[一個物化的總統,究竟會把台灣社會的價值觀帶至何方?]我實在不敢去想。天佑台灣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