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你為什麼不生氣?
 
 
電視機畫面正播放著國民黨立委費鴻泰、羅明才等人到謝長廷總部踢館,鬧事後躲進警車內,綠營群眾包圍住警車,不讓侵門踏戶的「現行犯」脫離現場。這樣的畫面、這樣的場景似曾相識。記憶就像沒有聲音的默片,開始倒轉……

1977年,因為國民黨選舉舞弊,一萬多名群眾群情激憤湧向中壢分局抗議選務不公,憤怒的群眾將警車團團圍住,掀翻警車,導致警察開槍,擊斃一名大學生江文國和青年張治平,史稱「中壢事件」。2008年三月十二日,謝總部前的「群眾包圍警車」景象,宛如三十年前的中壢事件再現。

1979年1月21日,警備總部數名幹員「侵門踏戶」,到高雄縣長余登發住處抓人,理由是余豋發「涉嫌叛亂」。隔天,一群黨外菁英齊聚高雄縣橋頭,展開國民黨戒嚴統治以來第一場的示威遊行。1979年6月,康寧祥、陳永興籌辦的「八O年代」雜誌,多次遭便衣刑警到印刷廠「侵門踏戶」,攔截沒收即將出刊的雜誌;11月黃信介等人創辦的「美麗島雜誌」多處服務處,相繼被一些不明人士「侵門踏戶」前來騷擾恐嚇,為12月10日爆發的「美麗島事件」埋下伏筆。

一樣的「侵門踏戶」,一樣的「一黨獨大」,四十年的民主奮戰之後,現在又來敲門。記憶就像午夜鬼魅般,驚醒沉睡中的島嶼,驚醒走過那段恐怖歲月的人們。可是,沒有這些歷史記憶的一代,又如何看待即將發生的「侵門踏戶」與「一黨獨大」?

1970或80年代以後出生的你,可能完全不知道這些曾經發生在台灣島上的「真實事跡」;也絕對無法相信,50年代白色恐怖的政治犯,只是因為在校園內傳閱左派刊物或組織讀書會,就被逮捕下獄坐牢二十五年。因為,這些「真實事跡」,媒體不會告訴你,教科書裡也找不到。可是,對許許多多年紀稍長和關心民主政治的台灣人而言,這些都是伴隨著他們成長的記憶,帶著「驚恐與憤怒」的無言記憶,深深烙印在他們的身上。

「一黨專制」、「獨裁統治」不是政治專有名詞,這是島上真實發生、血跡斑斑的歷史記憶。然而我們看到,曾經是蔣家獨裁統治的擁護者和執行者,如今卻搖身一變成為二十一世紀初的總統候選人。這名帥哥把雙手輕輕一拍,抖落所有的罪惡污泥、抖落其一生反民主的痕跡,在媒體的集體護航掩飾之下,繼續其矇騙眾生之旅。

這趟矇騙眾生之旅,六十年來從未中斷。這群黨國權貴,幾乎人人都擁有美國籍或綠卡,隨時準備落跑。這群黨國權貴,在台灣享受民脂民膏,卻要眷村和軍公教鐵票部隊死守台灣,用選票繼續保障他們在台美兩地的優渥高檔生活。這些黨國之子,在70年代國家飄搖之際,嘴巴喊著「捍衛中華民國、打倒美俄帝國」,另外一隻手卻悄悄把「美國綠卡」放進口袋裡。

我想問的是,已經把台灣視為永遠家園的外省人第一代和第二代,請問幾十年來,你們在台灣所拼所努力的,是捍衛這些權貴的高檔台美生活與政治權勢嗎?請問你們還要被矇騙多久?請問,你們為什麼不生氣?

費鴻泰踢館事件絕對不是個案,這是集體心態的反射,反射黨國體制重返的竊喜和蠢蠢欲動,反射即將重掌最高權力的傲慢,反射自2000年失去政權後從未虛心檢討的狂妄。這群黨國之子,從來不曾向台灣土地謙卑學習,從來不曾向純樸的台灣人虛心致敬,他們只懂得以高傲姿態鄙視三高一低的台灣人民,以國會多數暴力和謊言引發政爭奪權,甚至「利用民主反民主」。

只要用簡單的民主常識,就可以輕鬆檢驗這群黨國遺緒的「利用民主反民主」。

請問全世界有哪一個民主國家的政黨,可以擁有黨產?一個擁有千百億黨產的政黨,配稱為「民主政黨」嗎?選舉時,這些黨產可以收買台灣人,用黨產來侮辱你的人格,然後繼續統治你;也可以用大量廣告將你洗腦,使你失去簡明的是非判斷力,然後再以高高在上之姿繼續統治你。國民黨的黨產至今屹立不搖,難道不是在侮辱台灣人?難道不是在侮辱台灣得來不易的民主制度?台灣人,你為什麼不生氣?

阿扁總統的「國務機要費案」和馬英九的「特別費案」幾乎如出一轍,都是為了找發票報帳而觸法,而且馬的情況更嚴重,把公款當作私款放進口袋還報稅,結果扁被圍毆得趴倒在地,可是馬英九卻輕騎過關。扁家族被媒體圍剿得體無完膚,馬家族「綠卡、偷報、特權賣藥」樣樣俱全卻全部沒事,請問這是什麼樣的是非價值?這是什麼樣的禮義廉恥?媒體第四權的專業道德還存在嗎?

藍色媒體嚴重扭曲的雙重標準,已經污染錯亂了我們的社會道德認知;馬氏黨權黨國遺緒,踐踏台灣社會的是非價值,還揚言要「重建台灣核心價值」,這究竟是怎麼樣的心態?台灣人,你為什麼不生氣?

細數民主前輩以生命和青春走過的艱辛民主歲月,細數是非價值錯亂倒置的過往八年,我的心裡充滿憤怒和錯愕。眼睜睜看著謝長廷總部的踢館事件,一黨獨大的陰影、民主萬劫不復的恐懼,彷彿歷史重演般,逼近我的眼前。我覺得坐立難安。

如今,曾經是獨裁統治擁護者與執行者的總統候選人,以及一群黨國體制共犯結構的政治權貴和媒體人,正在羅織二十一世紀的最大謊言,為侵犯人權的「侵門踏戶」和「一黨獨大」的民主倒退陰影,作最高技巧的粉刷掩蓋、重新鋪路,等待手到擒來的勝利。

而他們的勝利,將會是台灣的民主浩劫和台灣人永遠無法擺脫的惡夢。

面對這群目中無人、侵門踏戶的黨國遺緒,面對這種完全沒有反省能力、踐踏台灣人是非價值的黨國之子,面對搖搖欲墬的民主和國家安危,我想問的是,台灣人,你還要繼續縱容他們嗎?台灣人,你為什麼不生氣?台灣人,你,為什麼不生氣?

勇敢站出來吧,台灣人!用你的一票,重新贏回你作為台灣人的尊嚴,重新贏回民主價值和台灣的未來吧!

(作者為台灣北社副社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