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卡與殖民心態
 
 
美國紐約時報二月二十八日的報導指出,若美國共和黨總統參選人 John McCain 贏得總統的大選的話,他將是美國建國以來第一位不是在美國本土出生的總統候選人,他的身分在某種程度上將抵觸美國憲法,McCain 遇到的狀況與台灣中國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馬英九先生遇到的困境類似。
(網址:http://www.nytimes.com/2008/02/28/us/politics/28mccain.html

McCain 於一九三六年出生於美軍在巴拿馬運河區的 Coco Solo 空軍基地,他的父親是海軍軍官,父母親於駐外服役期間生下了他。美國憲法第二條第一項第五款規定美國總統與副總統就職時需要具備三個條件,除了年滿三十五歲與至少需居住在美國長達十四年之外,還必須是在美國本土出生,McCain 受到爭議的部份即在此。但由於他的父親是美國人,在服役的期間生下了他,若是 McCain 因此無法競選總統,等於是宣布所有在海外服役的美國大兵的子女將來若競選總統時,恐怕都會遇到同樣的問題。況且美軍的海外基地究竟算不算是憲法中規定的美國本土,也是具有爭議性的。但外界一般認為這不會為 McCain 帶來任何的麻煩,但是 McCain 的幕僚團隊很坦然地接受這樣的質疑,也請團隊中的司法專家,著手進行這方面的法律查核,光明磊落地迎接總統大選。但是若加州的州長阿諾(出生在奧地利)若想要競選美國總統的話,則將抵觸憲法,而無法實現美國總統夢。

美國憲法對總統身分的限制自憲法頒佈以來就一直存在,美國的開國元勳們為了不願意統治者來自國外,因而將總統身分視為至關重要的問題,他們想要擺脫遭英國殖民的陰霾,不希望將來的總統有身分認同的問題、忠誠度的問題,若是美國總統擁有出生地的國籍,若將來與出生地國家發生衝突時,總統究竟會站在何方呢?相信這個疑問對任何一個國家都很重要。

我們必須承認人性是有相當多的弱點、貪婪、好逸、惡勞,每個人多多少少都有某些人性弱點,正因為這些弱點,所以人們應該要有【總統是靠不住的】這種認知,總統也是人,也會有為了自己權衡考量後的決策,有些時候決策是會違背社會的價值或利益,正因此,一個社會需要儘可能地制定完善的政治制度、法律去制衡總統的作為,透過制度的設計讓總統從競選到執政到下台都能在以國家利益為優先,制定出最適當的國策。若是一個總統的身分、國籍不明確,在他本身的權衡考量之下,沒有人能夠擔保他不會做出賣國家的事情,這也是美國憲法對 McCain 的質疑與挑戰,祕魯前總統藤森是最廣為被利用的血淋淋案例。

雖然 McCain 不會因為這個身分的問題而影響到總統大選的輸贏,但是這卻可以作為台灣總統大選的對照。McCain 並沒有其他國家的國籍或居留權,但面對這樣的枝微末節問題,他選擇公開讓團隊中的司法專家進行研究,甚至民主黨總統候選人根本不會去質疑他的出生地問題,但他願意坦然地進行深入的法律程序研究,以備不時之需,反觀台灣中國國民黨候選人馬英九先生,依舊在綠卡的問題上閃爍其辭,模糊焦點,他的身分問題若放在美國憲法的角度來看,他註定無法參選總統職位,因為他是在香港出生,且或許領有外國的永久居留權,看在美國開國元勳的眼裡,這樣的人是有隨時出賣國家的可能,因此需要憲法確保這種潛在的威脅不會發生,因為【總統是靠不住的】,所以必須儘可能用法治工具避免誕生一位將來恐出賣國家的總統。

今天跟一個曾駐紮伊拉克、南韓的美國上尉軍官聊到忠誠度的問題,對他們而言,一個國家領導人的忠誠度是非常重要的,因為這關係到一個國家的國土安全,也是軍人最重視的問題。在他眼中,他無法想像一個持有外國國籍或永久居留權的總統候選人能夠競選總統,他無法相信這種總統候選人擁有可靠的忠誠度,當然這種人在美國也不太可能獲得總統候選人的提名。但是在台灣,這種可能性越來越高,對台灣人而言,難道國土的安全與台灣利益不應該是優先被考量的嗎?總統是三軍統帥,指揮軍隊的運作,對國家忠誠是極為重要的,法律應該對於總統的忠誠度做出制衡,用制度挑選出一個最不會潛在地擁有忠誠度問題的候選人。目前台灣的法治在這方面有缺失,應該儘速立法,甚至寫入憲法。總統不是大學教授、技術人員、或一般公務員,他是直接操控掌管一個國家的走向,因此用法治確保總統未來走向不會背離國家利益是至關重要的國家大事,這不是拼經濟這種相對次要的議題可以凌駕的。因此總統若擁有外國國籍或永久居留權是不適任於國家領導人的職務。

今天到學校圖書館隨意翻閱資料時,無意間翻到民國七十四年一月十九日出版的黨外雜誌【雷聲週刊】(內容下載),當期的專題在抨擊國民黨的黨政大員幾乎都持有綠卡的問題,相當多的國民黨大老退休後紛紛移居美國,在國民黨內不得志的年輕人也時有負氣離開前往美國的案例,更多的是那些整天喊著反共復國的軍事將領們,退休之後也遠走他鄉,這些人都是現在國民黨新一代持有綠卡的權貴們的前輩,【綠卡】問題不是現在才有。這期的雜誌透露了,早期的國民黨權貴們的目標不是反共大陸,而是要【前進美國新大陸】,在他們的眼中,台灣只是個短期的跳板,是個暫時殖民的場所,一有機會就往國外跑,這在國民黨的歷史當中相當普遍,有這些前輩們的經驗與示範,這群後代們當然也見怪不怪,看看台灣這幾年失意的政客或奸商當宣告政治生涯結束或被起訴之後,他們都往哪裡跑?宋楚瑜選輸之後頻頻往美國沈澱,台灣人應慶幸在兩千年沒選出一個以美國作為政治避難所的總統,在他的眼中,在台灣失意後,還有一個天堂等著他。

這也是我眼中台灣潛在的悲哀,看完【雷聲週刊】的報導,我更加肯定台灣至今還是沒有脫離殖民地心態,幾百年以來,台灣人都被短期的過客統治,這些過客的心態跟殖民地母國心態並無區別,透過搜刮台灣的資源以達到他們的政治目的,當時的政治目的是反攻大陸,現在的政治目的是控制住台灣的政權,進而做為擁抱中國的籌碼。擁有綠卡的心態就是殖民心態,不把這個國家當成是永久安身立命的土地,反而亟欲地想出逃至另一個國家,不想與台灣共存亡。國民黨早期的大老如此、高階將領如此,現在這一批小老弟亦是如此。一但有總統秘書可以當、有大學教授的位子可以卡、有台北市長的官可以做,接著又有總統可以選,他就如同早期擁有綠卡的國民黨權貴一般,留在台灣,但若政治生命邁入尾聲之後,綠卡國將是他的選擇。在他眼中,台灣只是一個暫時的殖民地,我實在看不到任何具有說服力的行動證明他對台灣的忠誠。

為什麼日本人不需要綠卡,為什麼韓國人根本不可能接受一個有綠卡的總統?因為這些都是正常化的國家,國民沒有認同的問題,統治者沒有殖民的心態,這種國家的人民不會有立即的威脅,以致於讓人民需要為將來避險,人民以國家為榮,不需要用有其他國家的身分來證明自己的優越,但是在台灣尚未是個正常化國家之前,人民的認同錯亂,不知道台灣的未來將走向何處(統一、獨立、不清不楚的現狀)?大家不知道該認同什麼,即便大聲說出【台灣主體意識】,也僅不過是模糊不清的政治正確詞語,距離真正的內涵還很遠,也因此台灣人難以凝聚出一股對國家的認同感、使命感或忠誠度,擁有綠卡的人更是如此,對於台灣的未來其實是沒有把握的,需要綠卡來規避未來的風險。

McCain 不需要也沒有擁有外國身分來規避自己將來的風險,卻嚴肅地面對自己不是出生在美國本土的問題,反觀台灣的政治人物卻在身分問題打迷糊仗,但台灣的安全問題迫使我們更需要一個具有高度國家忠誠的領導人來帶領台灣,並幫助台灣建立起永久的規劃與走向,帶領台灣邁向在國際間的一個正常化國家,這不是擁有短暫殖民心態的人能夠勝任的任務,這種人最大的特質就是短視近利。在法治體系尚未完善地約束擁有人性弱點的總統候選人之前,強烈地質疑擁有外國身分的候選人應當是全民的要務,且候選人也應該如同 McCain 一樣,坦然、嚴肅地面對人民的質疑。

(作者陳宗巖為史丹福大學東亞研究所碩士生,個人網站:Global Obser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