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主制衡,守護台灣
 
 
蕭新煌:(先以客語向大家問好)(掌聲)今天很高興有機會來談民主制衡的問題。我相信在座有台灣客社的朋友,所以我要用客家話先講。我覺得今天的主題很重要,一定要討論。選舉完之後,「一黨獨大」這四個字大家朗朗上口,但是很容易被誤解,因為一黨獨大他本來是一個中性名詞,他並不是壞事,條件是什麼?

第一是民主的國家。我們是,所以李總統昨天說,我們是民主國家,所以一黨獨大不是問題。到此為止,我同意他。日本曾經有過一黨獨大,美國有過一黨獨大,你看共和黨的Speaker他說:我可以做啊,我大黨啊。英國也曾經一黨獨大,有沒有人說這是壞事?沒有。為什麼?因為他們是成熟的老民主國家,這個可以的。就這一點來講,台灣夠不夠成熟?還沒有!所以在台灣講一黨獨大不能用成熟的民主體制來談這個問題,所以李總統你要緊張,你不要以為台灣那麼成熟,還沒有!

第二,還要看這個「一黨」是什麼黨。如果是一個民主成熟政黨,那也沒有關係呀。各位想想看,如果這次立委選舉是民進黨贏,大家會這樣嗎?大家不會傷心啊!會說:這是民主政黨啊!是民心向背啊!所以,今天大家談一黨獨大,那是因為台灣特殊,民主還沒有成熟,所以我們很擔心制衡的問題。所以講「一黨獨大」會被人反過來講。你看馬英九,他說英國也是一黨獨大啊!他以為台灣的民主已經成熟,其實沒有。接下來我要講,如果那個「一黨」是民主的、成熟的、有改過自新的,那也不是問題,但是兩個前提在台灣都沒有成立嘛!台灣不是成熟民主,我們是新興民主,還是很脆弱的民主。還有一黨獨大那個「一黨」是一個無恥的政黨(掌聲)!什麼叫做無恥,無恥是一個簡稱,各位不要太情緒化。無恥的意思,就是不知廉恥、不知道改過。七年來,我用幾個例子說明,一個不知廉恥的政黨讓他來獨大,這個當然要擔心。如果七年來國民黨已經改過自新,還台灣人民公道,他有改革,那我也不會那麼擔心,那是人民的選擇。

首先,國民黨是一個威權體制下的政黨。七年來,請問各位:國民黨有過任何改革嗎?(台下觀眾回應:沒有!)2001年他們輸的時候,有一個什麼黨革新委員會,都是一些很年輕的名單,我先保留,因為有些在今天很重要的人物,我們仍然期待他。黨產也成立一個黨產處理委員會,我還是李登輝當黨主席,在他被趕出去以前,他們說要處理,所找的兩位公正人士之一。他給我們看什麼?看「不動產」,民眾服務社、電影院、什麼所等等。我說我不要看,這些是沒辦法騙的,你能夠騙的,是「動產」。你的資產投資在哪裡?你為什麼不敢給我們看呢?連戰後來當了黨主席,委員會就沒有下文了,黨的改革委員會也都沒有了,所以七年來,國民黨沒有任何改革,所以這種政黨還是一個威權的不民主的政黨。

然後呢,國民黨還在緬懷過去。2001年輸的時候,先把小蔣提出來,因為大家對小蔣還有點記憶,所以也遊行啦、貼招牌啦!然後在黨的黨部還貼過我們台灣的歷史人物,他認為這個是打等號,我認為這是在污蔑台灣人民。而2006年他把老蔣又提出來了,所以緬懷過去,緬懷威權,這種政黨是民主嗎?顯然不是。再來黨產有沒有處理?也沒有。我不知道到底他現在有多少錢。阿扁總統說有6,000億,在國際學術會議上,20年來,大家都說「KMT, Inc.」,「國民黨公司」。的確是,我看他還是蠻有錢。那DPP是什麼?Don’t have pocket and no power,民進黨既沒有荷包,也沒有權力,所以這幾年來,我們看到的是:執政黨做的不像執政黨,而在野黨像極了執政黨,所以朝不朝、野不野,這是我認為這七年來的寫照。

民進黨有很多理由可以來訴諸人民:我們為什麼不能做。但是我認為不要太快想到選制不公平。你輸了,就先認輸。不要馬上說是選制不好,那今天如果民進黨贏了呢?你不是又要稱讚這個選制太好了?問題如果是出在票票不等值,或買票風氣這麼盛,錢多的贏、錢少的輸,那這個制度、選風一定要檢討,但是不宜由民進黨來提,把所有的責任都推給選制。所以我覺得民進黨也要痛改前非,而且七年執政要改比較容易,國民黨已經七、八十年,要改,我看很難,所以國民黨是一個沒有任何改革、自新的黨。這個「一黨」是可怕的威權政黨,他沒有改革,黨產也沒有處理,對於過去也沒有反悔、道歉。

其次是國民黨對憲法的不尊重。國民黨自稱是五權憲法的信徒,民進黨想走三權,但七年來國民黨對憲法的破壞到什麼程度?他把監察院廢掉了 。監察院應該是2005年的2月1日要開始有第四屆,現在已經將近三年,我們台灣沒有監察院。是誰造成的?國民黨!但是呢?他現在可能要。問題是,他如果認為監察院可以不要,那他應該馬上贊成修憲。如果他要變成三權,我也贊成,把考試、監察來廢掉,所以他是違憲的一個政黨,不是一個民主政黨。這種獨大恐怕是很恐怖的。

第三,他的國家認同讓我們擔心。軍購案70次的反對,而且是在程序委員會。監察院也是在程序委員會。他可以在程序委員會,第一做違憲的事情,第二不知國家在哪裡,那這種政黨當然不是我們可以放心的政黨。昨天中華人民共和國說要把國內航線的中線畫出來,我要聽聽馬英九怎麼說。他很多對於中國的反應是:這是不智的。那如果人家打進來了,到你門口了,你說:這是不智的,可以嗎?然後很多中國所做的事情,他說:不應該做這個事情。這樣夠嗎?這樣的領導人物是我們要的嗎?這樣的政黨是我們要的嗎?這樣政黨的立法委員有人跑去那邊唸書,這是我們要的嗎?我們的民選立委跑去那邊唸書,可以這樣子嗎?然後還派一大堆代表去那邊握手,跑去跟你的宿敵,打敗你、把你趕出中國逃難到台灣來的共產黨握手。各位,我不知道國民黨是不是真的要與共產黨合作,搞國共會談,各位要曉得,國共一會談,國民黨永遠是輸的,這種我們也不放心,應該去談的是民進黨啊!為什麼?國民黨被共產黨打敗,國民黨又被民進黨在台灣打敗,所以兩個勝利的政黨應該談才對,哪裡輪到你這個失敗的政黨去談!所以他可能不是為了和平,不是為了兩岸和平,他是為了讓執政的民進黨難看,我認為這是沒有民主素養的。你竟然跑到外面去跟對台灣不友好的國家去握手、要簽約,這種國家認同,我們放心嗎?

所以換句話說,七年來失去政權的國民黨,他沒有改革、自新。第二,他違憲、毀憲。第三,他的國家認同不讓我們放心。還有第四,七年來,一個失去政權的在野黨,照講應該要好好跟民間社會談如何改革,來制衡執政黨。各位,七年來,國民黨沒有跟任何一個社會運動團體有過合作的經驗!這個是有證據的。我問過環保、福利,還有勞工團體有沒有和國民黨合作。沒有!為什麼你們不去找反對黨,然後制衡民進黨啊?他說:我們去了,但是沒有用啊!人家都不裡我們!這種心態就是始終要執政,我惹這個麻煩幹什麼?我承諾環保要怎麼做,勞工、福利、人權要怎麼做,他不願意。這就是沒有擔當的政黨。他就是一心要做執政黨。所以七年來,他也沒有和社會運動團體有任何來往。這個讓我不放心!因為代表他脫離社會,只跟派系連結。

基於以上四個理由,這個「一黨獨大」在台灣是值得我們擔心的。所以李前總統希望你也擔心一下,馬英九你也要自己反省一下,謝長廷、蘇貞昌你們也要好好擔當下來。我們的民主還不成熟,我們的政黨政治還不成熟,這以上理由讓我們認為「一黨獨大」需要制衡。制衡從哪裡來?我認為民進黨也不是就毫無作為。我認為民進黨需要社會去作為他的後盾。譬如說現在很多人在談,如果國民黨在立法院為所欲為、違背民意,台灣民意不應該沉默,也不能夠沉默,等事情發生後再來哀怨,這是不行的。所以民間社會要動員起來,社會團體也要動員起來,從國會監督起。我們當然不希望等到立法院已經是不民主的政黨在獨大,然後又在一個不成熟的民主環境下,一個威權的體制又重新再回來,那是令人擔心的,所以我們要讓社會知道這個問題。

我覺得這次立委選完,雖然國民黨很得意,但內心還是隱隱擔心。為什麼?他覺得不應該贏這麼多,贏太多了,驚到!我們也要講清楚,「一黨獨大」可怕的是威權的一黨在獨大,這是對內。那麼對外,如果國民黨自認代表台灣人民,跑去那邊跟人握手,那怎麼辦?這個威權的「一黨獨大」對五十歲以上的人,會喚起大家的歷史記憶,包括我在內。這個對國民黨不利,大家會想:又來了!又來了!還有呢,對於年輕人,現在台灣青社有了,我希望台灣青社能多到校園裡面去。現在台灣1980或1970年以後生的人不知道一黨獨大,不知道民主化。他一生下來,就認為是這樣,所以看到這有問題、那有問題,就覺得民進黨很差,而忘記了國民黨是什麼樣的。這一黨獨大如果敢為所欲為,可以讓年輕人真正目睹到什麼叫不民主,什麼叫違背民意,什麼叫破壞憲法。「一黨獨大」會不會在年輕人發酵,這點國民黨也很怕。

我們當然希望國民黨會改革,但最近從兩件事看出來,他本性難移嘛!第一是休會的事情,你看這種無恥的政黨,雖然被罵以後被反對掉了,但這表示動機很重要啊!他敢說,表示他真的敢做呢!第二是土城的市長他要延後來報到,這不是剝奪人民的選擇權嗎?你看一大、一小,大事、小事他都敢,證明我剛講的無恥的命題,不知廉恥的命題是存在的。

不知廉恥,相對來說,是民進黨無能。無能的意思,就是能力不足、能力不夠,或者沒有能力。我可以接受民進黨的確能力不夠。那問題來了,能力不夠的政黨被人民去教訓,贏的政黨不是應該是有能力、有為的政黨嗎?如果是的話,我也贊成。今天問題是:贏的竟然是一個不知廉恥的威權政黨,這個讓我很傷心,這是理性的傷心,我倒沒有流淚,但是我的內心在痛!為什麼這樣的政黨會讓人民投給他?這點我們一定要理性的去面對。

民進黨不要再提選制的問題。這個讓民間來講,民進黨好好準備大選就好了。讓我們心安理得的說:「一黨獨大」是值得我們擔心的,因為我們還不是成熟的民主國家,而且這個一黨獨大的政黨還不是一個民主的政黨。我就先破題,接下來由其他講者來發揮,謝謝大家。(掌聲)

本文係2008年1月27日蕭新煌教授在「民主制衡,守護台灣」論壇的發言,由網友「挺台灣」所整理出來的紀錄,原貼文於「與媒體對抗」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