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人民要掌握自由選擇的權利
 
 
2008年是關係台灣人民前途的關鍵年。台灣人民對自己的命運與福祉,將作兩次重要選擇:立法委員選舉及公投和總統、副總統大選與台灣入聯公投。立法委員選舉一月十二日即將投票,因為競爭的立足點不公平,似已註定本土的民進黨無法取得多數,以致有所謂選情低迷之說。

但在最後關鍵時刻,我們要提醒關心台灣主權國家地位的朋友,不要忽視立法委員選舉的重要性,和掌握本土意識覺醒的契機,在立委選舉中創造奇蹟的可能性。

因為選舉改制,選區劃分選票不等質,民進黨未選已經確定失去金、馬、原住民保障區的席次,要衝半數是不可能的任務。中國黨的口水專家和民進黨淘汰的垃圾已經張狂的把民進黨席次估到三十五席以下,甚至認為中國國民黨將贏得四分之三修憲所需的多數,可為所欲為,讓本土政黨永不翻身。

果真如此,台灣民主與主權國家的生機將被斷送。但令人擔心的,是本土派選民對此並沒有高度警覺,許多選民不知不覺陷入中國黨長期經營的騙局,為貪小利,在中國黨的麻醉桶裡打滾。在選民做出選擇之前,我們願提出幾點原則性的立場,希望選民能保持清醒的頭腦,不要受中國黨的腐化與欺騙,務必支持本土政黨制衡中國黨。

第一,拒絕受政治腐化:

在對台灣分化統治的過程中,中國黨利用其不義黨產與非法統治之資源,吸收台灣地方角頭和財主參選所謂「民意代表」。這些人參政目的在保障自己的利益,享受特權;中國黨則利用他們掩飾外來政黨色彩,並為其大中國主義意識型態及利益服務,當中國黨在立法院的投票部隊。

中國黨吸收的地方角頭與財主,富於人脈關係與金錢,選舉靠買票,賄選成台灣民主政治之瘤。但很多選民可以高喊反貪腐,卻未警覺賄選是台灣政治最普遍、最嚴重的貪腐。這不但犯法而且是出賣良知與自由選擇權利,對台灣的前途與命運有嚴重後果。

對任何候選人或政黨的買票行為,選民應一本良知,取得証據,向檢調單位檢舉,這是作為一個堂堂正正國民應有的責任。民主政治要走上正軌,必需人人遵守競爭規則,建立服務的觀念。願意花大錢爭取國會席位者必另有居心;黑金、前科、不稱職者都應被選民唾棄。

第二,公投要領票、投票:

民進黨執政七年多,最大功勞之一,是在事關台灣人民前途的關鍵議題上,建立了公民投票的機制。我們並不滿意這項妥協下的鳥籠公投法,因為它設定不合理的高難度形同否定公投的可行性。但是,公投機制是主權在民的最基本原則與實踐,而主權在民是台灣建立正常主權國家的法律基礎,有此機制,台灣人民對自己前途才有發言權。

這次立法委員選舉,民進黨提出追討不義黨產的公投,中國黨及統派媒體指控民進黨以公投「綁」選舉,他們竟裝不知道公投與選舉是一件事,在美國都是一次投票解決。方便選民行使他們應有的權利絕非「綁」選舉。因為公投並不是民進黨的特權,中國黨連出花招,提「反貪腐」公投對付討黨產;指使執政縣市違抗中選會決定,要以「二階段領票、二階段投票」的方式為難選民,以便中國黨監控其支持者,使討黨產公投不能通過法定門檻。

等他們發現「二階段領投票」在法律上失去立場,在便民原則上失去人心,中國黨便現出真面目,要求支持者拒領公投票。他們明目張膽要求選民以放棄法律明文規定的權利,以謀討黨產公投不過關,卻還有臉宣傳公投與選舉合併舉行是「反民主」。

我們相信台灣人民能辨是非,有正義感,也知道什麼是民主,什麼是反民主。公投只是讓人民表達立場的機制,任何公民都有權利、也有義務對公投議題表達立場,以作為衡量集體意志的根據。任何政黨或個人可以對特定公投主張贊成或反對,但不能要求人民放棄選擇的權利。中國黨如果自認「問心無愧」,就應該要求它的支持者投票反對討黨產,而不是霸道的要求他們放棄權利,拒領公投票。

基於落實主權在民的信念,我們寄望台灣人民,不論藍或綠,都要領公投票,對兩項公投議題嚴肅的表達贊成或反對立場。這是本土政黨為保障主權在民所建立的機制,台灣選民不能忽視它的重要性。

第三,分清事實與口水:

選舉期間,政治口水四濺,有人說「台獨」是「假議題」;「討黨產」平時不處理,到選舉時才操弄;也有人指責民進黨執政七年,「台灣經濟弄得人民都沒飯吃了」。這些指責有的是政治口水,有的是觀念不清楚。

在法理上台灣是主權獨立國家,但中國黨並不接受這項立場,他們還主張「一個中國」、「終極統一」,中國黨權貴仍控制黨機器,那些靠派系、金錢、個人關係而選上立法委員的人只是他們指使的機器人。因為中國黨不認同台灣主權國家地位,使台灣在國際社會仍難獲承認。在中國黨放棄投降中國的主張之前,「台獨」絕非假議題,而是藉選舉宣傳台灣主權國家理念的重大議題。

追討不義黨產如同刨中國黨之命根,中國黨在立法院控制多數,需要立法的討黨產法案當然無法落實。選舉是讓選民瞭解政黨立場及理念的時機,美國兩黨及民間組織對分歧的問題,也都在選舉期間炒作,對選民進行教育。為此指責民進黨,實為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受中國磁吸效應,和商人狂圖利潤的衝擊,台灣經濟可能不及當年充當美、日生產工廠時代所謂「錢淹腳目」的的盛況,但說台灣人民窮到「沒飯吃」,顯然是坐在冷氣房或暖氣房裡想像出來的口號。

民主政治是演變的過程,並非生下來就完美的制度,但它是人民有最大選擇權的機制。當人民有自由選擇的權利時,千萬不要因為個人腐化,而犧牲或誤用台灣民主先進前輩流血流汗替我們爭到的這份權利。民主要贏,台灣人民要贏,這是我們新年的共同願望。

(王景弘卅旅美自由作家。本文原刊美國《台灣公論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