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寫「韓國經濟真的很危險!」的心路歷程
 
 
上週在洛杉磯跟老友法蘭克打電話,他說:「朱兄,看藍營與統媒一再拿韓國經濟在唱衰台灣,我早就有預感,你遲早一定會跳出來寫文章開罵。」哈,真的是「知我者,法蘭克也」。其實,我內心深處更清楚的是,一切都是冥冥之中的天意,真的是「天佑台灣」!

第一次學到「多行不義,必自斃」這句中國成語,是多年前聽到馬英九公開罵人的時候。今天,我要把這句成語還給馬英九與他的國民黨徒眾,以及智障的統媒。你們假借韓國經濟的假象,製造不公不義的假新聞,來欺騙無知善良的台灣人,並且污衊與唱衰台灣,終於遭到天意的懲罰,被我徹底戳破了牛皮。有本事的話,請繼續多行不義吧!我不會用成語的後半句來詛咒你們,但是老天有眼,在看著你們如何惡搞。

從「南韓將引進台勞」的假新聞,到找五流韓商拍電視廣告,再到南韓大學畢業生月薪七萬元,再看到李嘉進公開用髒話羞辱鄭麗君,實在是夠了。坦白說,我確實隱忍了一年半,我要看他們這個法螺能夠吹多久,要唬爛到幾時才收斂。

話說九月中旬,在大阪「紀伊國屋書店」的亞洲圖書區平台上發現這本新書《本当は ヤバイ! 韓國經濟——迫り來る通貨危機再來の恐怖》的時候,我著實吃了一驚。這是當時的暢銷書,所以有厚厚的一大疊放在醒目的平台上。我翻完目錄頁,就決定買下來。心想,是老天要我讀這本書吧。真的是天意啊!我相信台灣人極少會注意到這本書。

回到台灣之後,一直忙著其他的瑣碎事,苦無時間來讀它,只能擱在案頭上。十月中旬,我去了一趟韓國濟州、光州、首爾等地,以「二二八基金會董事」的身份去做人權文化交流的工作,這本書一路帶著,但也只能在搭飛機時翻閱幾頁,斷斷續續讀得頗為辛苦。而且,因為一路上都為公務繁忙,也沒有機會和韓國友人討論這本書的內容。

然後,十月間來了一位韓國資深媒體人與一位日本財經週刊的記者。我跟他們分別有深入的交談。

退休的南韓記者被我問到韓國經濟狀況時,只是很含蓄表示,韓國經濟問題不少,人民怨聲載道,所以盧武鉉的聲望才會那麼低,大家都希望下一任總統是真正能夠「拼經濟的總統」。但是,對於我提出的質問,最嚴重的經濟問題究竟是什麼時,他卻相當保留,幾度欲言又止。我知道這是韓國人「家醜不外揚」的一貫愛國作風,所以也就不為難他,沒有繼續追問下去。

十月下旬來台北的這位日本財經記者,曾經派駐南韓,說得一口流利的韓語。我們用共通的韓語對話,一路從半島舞姬崔承喜、黑田勝弘前輩,到十二月的大選選情,天南地北地聊開了。他很訝異我讀過那些他也剛讀過的日文書。

我問他,「三橋貴明寫的這本書如何?我雖然還沒讀完,但有些懷疑它的可靠性。」不料,他的回答竟然很直接,「百分之百是真的!」聽得我大吃一驚。他的說法,從這本書上市至今沒有日本讀者或韓國讀者寫書評來反駁,就足以證明。否則,如果書中的論述與數據有任何錯誤或作假的話,以韓日資訊發達並自由流通的程度,韓國人絕不會放過反駁與批判的機會。如此,更讓我深刻感覺,非找時間把這本書仔細讀完不可。

接著,十一月初又來了一批韓國團,那是一個官方的學術調查團。我與他們幾度接觸,最後一晚並一起喝啤酒交談了一整夜。我直接提出這本書所寫的內容問他們,只見有人苦笑,另幾個人面面相覤,不置可否。若不知趣地繼續追問下去,氣氛會很僵,所以也只能適可而止。他們的反應和那位資深記者完全一樣,我知道韓國經濟的問題一定非同小可,他們才會如此保留。家醜嘛。

於是,我就在十一月上旬把書全部讀完,把十月間斷斷續續讀的部份也都重新讀過。讀完後我的震驚程度,並不亞於後來讀我文章的網友。我的好奇一直徘徊在「韓國人曖昧以對,日本人卻百分之百同意」的對比之上。不過,這本書所陳述的都是事實,應是可以確信了。

有一天,在一個餐會上遇到徐永明教授與其他綠營的媒體人,他們都對藍營一再舉韓國經濟成就來唱衰台灣同表反感。我告訴他們手上正好有一本日本專家寫的書,很值得介紹給台灣人,讓大家瞭解韓國經濟問題的真相。記得徐永明告訴我:「你趕快寫啊,寫好寄給自由時報言論版刊登吧!」

我內心一直在掙扎著,自由時報言論版只允許文長九百字,這樣一本書的介紹,如何能夠在九百字以內交代清楚呢?若交代不清而不具說服力,豈不白搭?再怎麼濃縮我都寫不出九百字以內。要寫的話,至少要把本書的精華與重點寫清楚。

直到從台北搭機到洛杉磯的十一個小時,是難得的一段完整時間,讓我可以心無旁騖地開始動筆。到了洛城以後,繼續抽空增補刪減,到感恩節次日總算大致完成了。美西時間週五的傍晚,我正式把文章貼上網站,並且寄給幾位好友指正。(在此要特別感謝我史丹福的學弟宗巖君,他在趕寫報告中,還替我貼圖並繪製圖表。)

我只不過善盡媒體人的本職,轉錄並陳述事實真相而已,沒有想到迴響之熱烈卻出人意料。各路網站版主紛紛來信要求轉貼轉載,讓我忙得不可開交。至今至少有五十個以上的網站或部落格轉貼了此文。我相信讀過此文的人,應該在數十萬之譜。

大家都因為有著強烈的受騙感覺,而且被藍營與統媒炮製、作假的新聞打擊到挫折不已,這篇文章正好讓大家一吐胸中鬱氣;當然,也有不少哈韓族因為偶像破滅而對我很不諒解;藍營有人甚至因而「見笑轉生氣」,對我展開人身攻擊。

這次,我好像重溫當年跑了那條「全球獨家新聞」時一樣的快感。當然這次絕不能稱之為「獨家」,因為我只不過是個轉錄者而已。但是,它之所以能夠在台灣成為獨家似地轟動,確實因為台灣沒有人知道有這本書。(天公疼憨人啦!)

不過,讓我真正感到成就感的是,這一篇文章首度落實了我網站的宗旨:「分享韓國觀點,抵制惡質媒體」(Rick Chu’s perspectives on Korea and media)。因為它確實兼具了這兩大訴求。

身為三十年資歷的媒體人,我對惡質的統派媒體荼毒台灣社會深惡痛絕(請參考我在華視所主導的「自律與淨化宣言」來對比新聞台的惡搞狀況)。這些媒體自以為掌握了發言權,就可以為所欲為,專以做假新聞來危害社會、污染人心,所以我對他們的撻伐絕不留情(例如對TVBS的李四端等一幫人)。

我當然知道我下筆很重,上文的前言甚至被批評「太激動」,但是對這些不自愛又毫無自省能力的媒體劣幣,不用重話痛批,他們還裝作聽不懂,根本不當一回事,繼續我行我素。所以,我也只能繼續當黑臉來救沉淪。

其次,說到韓國這個充滿兩極化爭議的國家,韓國人自己也很清楚,他們的民族性就是「非黑即白」、「過與不及」的兩極化。所以韓國人的自我評價,也充滿了是非與對立的爭議。因此,做為鄰居的台灣人,也應該客觀地看待他們。極端一廂情願的「哈韓」或「仇韓」都是不對的。我甚至可以公開我的對韓態度是:55%「親韓」、45%「嫌韓」。

韓國人的長處與優勢,我始終不遺餘力地撰文介紹(甚至還被鄭弘儀誤認為我是「韓國華僑」;歹勢啦,我是百分之百的台灣平埔族);但是對於韓國人的劣質稟性,我則跟韓國知識份子一樣地強烈批判。我不會一味地「崇韓」,也不會盲目地「反韓」。所以,我一直堅持,台灣人應該「建立台灣本位的韓國觀」,這也是本網站的初衷。

這次,南韓短期外債激增等六大赤字的數據被攤開之後,處在第二次金融風暴的危機下,藍營與統媒所一再誇大的南韓國民所得比台灣多多少、國家競爭力排名又超前多少名,其實都已經沒有任何意義,更不必說大學畢業生的七萬元起薪了。而區區一篇文章能讓藍營的學者與名嘴完全閉嘴,絕口不敢再提韓國,可見他們對自己唬爛的謊言是多麼的心虛。真的是「無讀冊兼無衛生」。

所以,至此大家也都應該學到一個教訓,那就是,每個國家的國情不同,社會結構不同、民族性迥異、歷史文化背景不同,在不同的基準與價值之下的評比,其實是無知也毫無意義的;用韓國經濟的假象來唱衰台灣的統媒更是可惡又可恥。

至於那位介入台灣政爭、被國民黨利用來拍廣告的「阿達韓商」,我只能奉勸他,「請回自己的國家跟隨下一任總統去救經濟吧!」也許韓國商場可以讓他這樣唬爛,但是,台灣政治真的不需要他來說三道四!

天佑台灣!台灣人不是那麼容易被擊倒的。感謝大家的支持,讓我們攜手努力為台灣加油,並唾棄那些專門唱衰台灣的惡質媒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