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KBS的儒商特輯
 
 
天下事實在很有趣,有很多巧合;時間或空間的巧合,好像是天意的安排,而且不免會讓人有一些聯想。王令麟被收押之後,剛好是端午節的連續假期,他在看守所裡大概過得百感交集;我的端午假期也一樣過得百感交集。

因為我應一位好友之託,幫忙把一捲南韓國營電視台KBS製播的「儒商特輯」節目翻譯成中文,這捲一小時的節目,讓我足足翻譯了四天,因為其中牽涉到韓、中、日、英四種語文,歷史與現代的知識等,需要查證的古籍史料太多,翻譯工程之艱難與浩大,前所未見。不過,卻讓我學到很多,意外地從翻譯中得到了珍貴的知性收穫。

我所謂的「百感交集」,指的是在翻譯學習「儒商精神」的端節假期中,每天仍要接觸王令麟事件的後續新聞,兩相對照與聯想,實在非常諷刺。王氏一家人做生意的手法,幾乎是連哄帶騙,甚至是強取豪奪,和儒商精神講求的「重義興利」,簡直相去十萬八千里,所以讓我越體會儒商精神,就對王氏一家越感到寒心。天意安排我翻譯儒商精神來映照東森事件,真是太妙了。

KBS這個「儒家文明大長征」的特輯節目,從五月二十六日開始播出,有多少單元我不知道,前三集的主題是:「仁」、「義」、「禮」,我翻譯的第二集「義」篇,就是介紹孔子提倡「先義後利」的儒商精神。

整個特輯系列,拍攝與製作得非常細膩嚴謹,又極具知識性的深度。但是台灣大概沒有電視台會對這種節目有興趣而去買來翻譯播出,所以我們的觀眾應該是沒有眼福可以看到。

我翻譯的這一集,製作單位花了多久時間去拍攝,我無從得知,但是從採訪過的人物與地方,包括了韓國的首爾、全羅南道,中國的北京、香港、山東曲阜、安徽徽州、浙江揚州、杭州,台灣的台北,日本的京都、大阪,以及美國的普林斯頓、麻州等地看來,他們一共跑了韓、中、台、日、美五個國家,光是拍攝這一集,我猜至少要一兩個月的時間才做得到。

既然我為了八千字的旁白與字幕花掉了整個端午節假期,而台灣觀眾又無緣一睹這個好節目,讓我覺得有義務把這一小時儒商精神特輯的精華與重點寫出來,跟大家分享。如果能給台灣人在王令麟事件之後有一些啟發,應該也算是功德一件吧。(天意啊,天意要我盡的社會責任吧!哈哈!)

同樣都屬於「儒家文化圈」的中、台、韓、日四國,都把儒家思想反映在日常生活與商業文化裡。中國在孔子與子貢之後,發展出以胡雪巖為代表的「徽州商人」精神;日本則有石田梅巖帶頭的「大阪商人」精神;朝鮮有「開城商人」精神;台灣企業有第一代創業主的精神等。

這四國儒商精神的特質,就是「先義後利」、講究正直、誠信與義理;絕不會為了生意的利益而背棄做人最基本的「信義」。節目裡介紹了胡雪巖的經營哲學:「戒欺」,日本京都七月「祇園祭」的真正內涵,以及有三百多年歷史的傳統宮廷菓子「半兵衛麩」的社訓「先義後利者榮」,台灣新光集團創辦人吳火獅重視的人性義理,朝鮮開城商人靠四本記帳簿所建立的正直透明會計制度。

其中介紹了石田梅巖傳承自儒家的儒商思想,給了日本商人勇氣與自信。石田梅巖教大阪商人,以正直與誠實做生意而得到利益,是理所當然,也絕非羞恥的事;他打破了東方社會傳統輕商、輕利、反物質的文化。三百年前大阪的商人學校「懷德堂」,傳授給商人的理念是「履行道義的人,利益自然會跟著而來」。所以,在儒商倫理中,道義與利益並不是衝突的。

事實上,在春秋時代的魯國當過「大司寇」(財政部長)的孔子,並不反商也不偏廢經濟的重要性。孔子對子貢的經商術讚譽有加,但是他堅持必須先義後利才行,他在論語裡多次提到「為商之道」。在里仁篇說:「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道得之,不處也。」在述而篇則說:「不義而富且貴,於我如浮雲。」換成現代台灣的用語就是「賺錢有數,人格要顧」。

KBS儒商精神這一集,在結論中說,「在二十一世紀,用道義來追求利益與經濟發展,是可以讓個人與社會得到福祉的捷徑。」

這個結論以及整個節目所推介的儒商精神,在今天的台灣商人聽來可能「很學究」,或是極其「八股」與「教條」;但這不是在韓國大學教室裡教的陳腔濫調,而是五月底才在韓國國家電視台頻道上播出的社會教育精緻節目。

因為韓國人相信,在二十一世紀這個亞洲人的世紀裡,儒家文化發展出來的儒商精神,將要取代基督教文明所引領的西方資本主義經濟發展,所以韓國人會格外重視周邊這些儒家文化圈的國家如何落實儒商精神,並希望亞洲能向西方揭示「儒家商業文化」的理想與願景。

「先義後利」這個儒商最基本的信念,相信王又曾、王令麟一家人是絕對聽不進去的,否則,這一家人就不會刻意靠「以商養官、以官保商」的手段經商數十年,王令麟也不會整天把「Show me the money」掛在嘴邊了。

我在假期中學習儒商精神時,現實中卻不斷以東森事件來反諷,讓人哭笑不得,也讓人價值錯亂。不過,卻也讓我不得不反思,也許這就是為何韓國這幾年的發展突飛猛進,台灣卻一路退步的根本原因吧?因為台灣社會的「核心價值」錯亂啦!

台灣人啊,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