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敢打台灣嗎?
 
 
(轉貼自「博訊」2007年4月20日 王力雄專欄)

對未來中國的命運,台灣是一個異乎尋常的因素。雖然兩岸實力相差懸殊,台灣卻可以成為大陸自身危機爆發的誘因。

目前中共對台灣採取經濟優惠、政治打壓的策略,與其在大陸實行的經濟主義路線一脈相承。這種策略使台灣經濟與大陸經濟的融合度日益提高,似乎兩岸經濟交織在一起,台灣就不能再搞獨立。但是前蘇聯各國經濟依賴豈非更緊,又何嘗避免了分裂?民族(族群)問題從來不是經濟問題,首先是政治和人文的問題。中共在政治上打壓台灣的策略,雖可以使台灣獨立的空間縮小,但因為造成對台灣人感情和尊嚴的傷害,導致台灣人(尤其是青年)的心理逆反,台獨傾向日益增長。而一個民主社會的長遠走向必定是其民心所向,從這點言,可以說台灣獨立只是時間問題(除非大陸有重大變化)。

目前台獨政治家的策略是讓公眾可以對公共政策進行表決。這是民主政治的合法性所在,也是民主社會的基本人權。如果在未來尋找時啟啟動統獨公投,只要公投結果是多數贊成獨立,台獨在今日的國際政治框架中就有了基本合法性。

中國政府激烈反對台灣公投,是因為清楚台灣的民意會傾向台獨。大陸主要靠的是武力恫嚇,這對台灣商人和政客有用,卻不一定能嚇住普通百姓,反而過去的經驗是大陸越恫嚇,台灣民眾越逆反。

一旦台灣以公投選擇台獨,中共當政者幾乎不會有選擇空間。一是中共一直靠民族主義彌補意識形態缺失,幾十年的宣傳把台灣置於焦點,因此戰爭呼聲會在大陸鋪天蓋地,形成強大民意;二是「統一」作為大陸惟一實質性的「政治正確」,也是權鬥場上的武器。凡是希望避免戰爭的企圖都會被當作把柄,引起權力集團和軍隊內部的攻擊,因此中共決策者會惟恐被視為軟弱,搶著扳下戰爭機器開關。

戰爭結果無外兩種,迅速占領或久攻不下。大陸當然會全力爭取前者,搶在民主世界(尤其是美國)做出反應前形成勝利事實,逼迫世界認可。然而民主世界是否會接受一個專制政權進攻一個民主社會呢?理由僅僅是民主的人民進行了一次民主表決?在人權高於主權日益成為共識的今日,即使各國政治家出於利益算計不願和中國鬧翻,手握選票的民眾也會迫其政府對中國進行制裁。今日中國和六四時的中國已大不一樣,僅出口和投資兩項,只要民主國家對中國關閉大門,中國經濟就會陷入危機,其他危機也會被隨之引發。

也許中共當政者希望靠時間讓世界接受占領台灣的現實,如同六四那樣以「淡忘」而讓世界最終放棄制裁。然而大陸當局能讓六四後的中國鴉雀無聲,卻不能讓被占領的台灣鴉雀無聲。占領只是第一步,它如何管理2300萬有過民主權利的人民呢?實行它許諾的一國兩制?台灣人就有借助「兩制」進行反抗的空間。大開殺戒?那會有眾多義勇軍與它戰鬥不已。而每天面對這些反抗和戰鬥的「電視連續劇」,世界又怎麼會「淡忘」台灣?只能越來越強烈地受到刺激。

如果戰爭結果是久攻不下,麻煩就更大,因為以大打小,不贏就是輸。中國的「憤青」會興起鋪天蓋地的咒罵,權力集團和軍隊內部覬覦高位的少壯派也會掀起討伐,引起內部權鬥的政治危機;拖延的戰爭會動搖人們對中國經濟的信心,而現代經濟的命脈就是信心。特別是中國經濟重心的東南沿海,上海、廣州和香港都在台灣導彈射程內。幾枚導彈就可能引起外資撤退、股市崩盤、銀行擠兌等後果,造成整個中國的經濟大廈隨之崩塌。

戰爭拖延還能使國際社會有反應時間,那些反應必定不會有利於中國。除了經濟制裁,軍事干預也非沒有可能。儘管美國政府眼下反對台灣獨立,但並非意味它到時不會出兵援台。美國政府不願招惹麻煩,然而美國精神卻不會允許其坐視。那種美國精神植根於美國選民對政府的約束,也體現於對全球推行美國價值觀的戰略。決心建設世界新秩序的美國如果任憑中國對台動武,其何以面對世界,又何以扮演滿足美國人豪情的全球領袖?而若美國捲入台海戰爭,戰爭的結局也就事先可知。

戰爭對哪一方,包括美國和世界都不會是好事。但即使各方心裡都明白,也只能眼瞅事情按如此軌道發展。因為這是一個「局」,各方的互動邏輯已定,結果也就別無選擇。而在在這個「局」中,損失最大的只能是中國大陸。這就看出專制制度何以是禍。大陸雖有絕對的實力優勢,台灣最好的武器卻是民主制度。只要戰爭一開,民主世界會立判正義邪惡,黑白分明地站到台灣一邊。因此,大陸攻打台灣絕非是一場沒有懸念的戰爭,反而大陸很可能是不戰已輸。我相信中共高層也明白這一點。在台灣為大陸動武惴惴不安的時候,中共高層也在惴惴不安,大陸又何嘗敢打台灣呢?

(作者王力雄為中國知名評論家,著有:「天葬:西藏的命運」、小說「黃禍」等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