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教新聞事業墮地獄
 
 
誰教新聞事業墮地獄

一周來TVBS涉及恐嚇罪的「黑道嗆聲影帶」新聞造假事件,在社會上鬧得沸沸揚揚,各方評論已多。癥結在搶收視率,幾乎是論者共識。也有人進一步指摘廣告購買機制才是禍首,也言之成理。

這件醜事彰顯記者與黑道共生。坊間也不乏傳聞,謂有駐地記者與黑道、警方三角掛勾,互相利用,各牟其利,比如捧紅特定黑道「小尾」為「大尾」,這人即可利用暴起的聲名勒索商家取財,遠走他鄉;警方則可相機設計,擒拿匪徒領賞記功,以至於升官;媒體也可保障獨家,甚至要求安排一場驚心動魄的槍戰戲碼,以拉抬電視收視率。

新聞造假已成常態

拙著《新聞公害的批判基礎》研究略有小得,早指出國內電視新聞造假已是常態,差別只在「大假」或「小假」而已。基層記者造假,不乏其例,尤其主管屢屢要求獨家,有其壓力,造假更是頻繁。但上不上稿、怎麼上稿,是主管的權責。可惡的是台北主管也常下單要求造假。所以今日電視新聞成為台灣社會之痛瘤,癥結乃在主管與業主的價值觀出問題。此次TVBS「黑道嗆聲影帶」新聞造假事件,掀開的就是如此不堪聞問的瘤膿惡貌。

新聞媒體以提供民主社會進步發展所需的「真實」資訊為天職。談到促成民主社會進步發展的助力,沒有比新聞事業更重要的。但新聞工作者主張新聞自由,甚至有業者得享特權,都須以不辱天職為前提。現在台灣的新聞業者,能不辱天職者幾希!

以前,有志於擔當社會木鐸的學子甚多,新聞相關科系一向熱門,最近則每下愈況。以政大傳播學院為例,歷史悠久、傳統豐富且口碑卓著之新聞學系,其入學門檻分數已落後分封而出不過20年的廣告學系。有人揶揄廣告是騙人的藝術,廣告學系既然比新聞學系熱門,豈不意味寧可學習騙人的藝術,也不學習編採新聞?

其實,時下台灣的新聞何嘗不騙人?若謂廣告騙人,至少還騙得藝術,教人賞心悅目;時下新聞,既騙人、又粗糙不堪入人耳目,如電視記者面對鏡頭結結巴巴,講的淨是如下語言:「記者在這邊是看到這裡呢,在地上是有所謂的一根水管,正在進行抽水的一項動作」,要不然就是問車禍受傷的人會不會痛?問快失掉女兒的父親擔不擔心女兒醒不過來?問父母雙亡的小孩難不難過?報導內容則點點滴滴,浮泛而膚淺;畫面又一再重複,逼得人寧可看廣告去。

近來許多年輕人的網站都喜歡稱記者為「妓者」,要不然就毀之為「白癡」、「腦殘」。人世據說360行,會像記者這樣沉淪挨罵的,幾乎沒有。中視當家名主播沈春華小姐曾說不讓自己小孩看電視新聞;華視某攝影記者甚至羞於與人換名片;也有新聞系老師在外自我介紹,寧可不提在什麼系任教。今日羞於讓人知道自己職業的,除固有的色情行業與新起的新聞製造業外,還能有哪一行?

斷絕英才志士活路

現在新聞系所畢業生,愈優秀有志、知所矜持的,在新聞行當中過得愈痛苦,全國已近乎無良木可棲,陸續有人毅然離開這一行,徒費國家教育資源、辜負多少教師心血和個人可貴的青春與理想。看恁多優秀且本該有為的子弟流離失所,生命不得開展,能不難過?卻又不知能轉介去哪裡!

TVBS這次的惡舉,打擊新聞事業之深,不待費辭。其高階主管幾年來就算爭得公司廣告長紅,並朋分巨利,但一再不忌諱造假潑血,陷台灣新聞事業於十八層地獄,毀一國重要行業,絕後起無數英才志士活路,豈僅招眾憤,天實亦厭之。

依政黨比例組成之NCC,其違憲諸公合議裁罰TVBS與TVBS-N各百萬元,但事發後TVBS廣告收入何止倍蓰!可知這種管制,機能全失。由此實例,也顯豁可見,因政治力干擾而成之NCC,處理媒體的專業問題,是如何不備。

(作者為政治大學新聞學系教授 2007年4月2日 蘋果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