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VBS 呀!
 
 
一個曾經參與創台新聞人的感慨

離開電視新聞界的九個月後,突然被幾通電話,搞得內心中充滿了憤怒與悲哀。原來TVBS的黑道公然嗆聲的新聞,竟是記者自己拍攝,特派員竟然謊稱拍攝帶來自不明人士,然後竟然來源不明也播出,我簡直傻了。然後變的非常的憤怒。

我憤怒的是,拍攝的記者免職,謊稱的特派員免職,亂播的執行副總監及總監記大過,然後總監潘祖蔭上節目說:〔很坦白講,台北被欺瞞了〕。然後濤哥說:[記者不可原諒],然後改口說,TVBS不可原諒。我真的感到無比的悲哀。

我很想對潘祖蔭說:[很坦白的講,台北那麼容易被欺瞞,台北的長官也該免職了]。我也想跟濤哥講:〔不可原諒的話,道歉自省何用,不該負責下台嗎?〕

看了整起事件,我要說,史鎮康是笨蛋,張裕坤也是笨蛋,然後一群混蛋(史張兩人的長官)被兩個笨蛋騙,一群渾蛋主動調查後,免職了兩個笨蛋,這時,出現好幾群混蛋(其他新聞台及政客),追打那一群混蛋(tvbs),完全忘了自己也是混蛋之一(也播了這些新聞)。

針對TVBS,我想說:記者的犯錯,是因為受賄,脅迫,愚蠢,都還沒搞清楚,就要立刻掃地出門,未免切割得太快了吧?

特派員謊稱的原因,是因為關愛記者,爭功表現,長官壓力,都還沒搞清楚,就立刻免職,要他一間扛下所有'欺瞞'之責,未免太無情了吧?

這捲帶子內容是那麼勁爆與重要的對話,台北的長官就任由中部中心的一個三十出頭歲的特派員,說該怎麼作就怎麼作,有這樣的可能嗎?

難道TVBS整個新聞的採訪,編輯的管理流程,就只建立在誠實vs欺瞞,信任資深與責任自付,這樣的邏輯基礎上嗎?

TVBS新聞的採編播政策與新聞室文化,究竟如何產生的呢?
TVBS的記者沒有抱怨說,上頭長官天天要獨家,正常新聞都不要?
TVBS的記者沒有抱怨說,長官坐在辦公室想新聞角度,根本不管事實,或者記者做不做得到?
TVBS的記者沒有抱怨說,上頭長官只重視收視率,根本不管記者死活或手段?

難道TVBS記者沒有抱怨說,明星主播看了記者的新聞,做得不如她想像,記者就得像學生一樣,被老師訓話,痛斥甚至辱罵嗎?

針對追打TVBS的一群混蛋,我想說:夠了!你們對這條新聞的處理,不但沒有比TVBS高明,連批評TVBS都誤用成語,措詞不當,充滿了幸災樂禍與政治權謀。

什麼自導自演?難道畫面中的周政保,是史鎮康找來的演員?是史鎮康化妝上場演的嗎?
什麼黑道共犯?難道史鎮康與周政保一起拿槍恐嚇或開槍殺人?
什麼統媒全面作亂?製造動盪?帽子戴的令人嘆為觀止。

如果史鎮康是黑道,涉及不法,調查確實,那就接受法律制裁。但是追打TVBS新聞台的用詞,尖酸刻薄,顯現各新聞台主管的格調與胸襟。追打TVBS的新聞台高層,有多少人是從TVBS開枝散葉出來的?當初你享受了TVBS的榮耀與磨練,讓你可跳槽到其他台當高層或名嘴,如今你們又從TVBS的錯誤中,得到蹂躪TVBS的快感與收視率,真是可恥啊!

我看到TVBS大樓下,各台的記者去拍TVBS記者上班,還有史鎮康表哥接受訪問,不敢露臉地說,自己的表弟是忘恩負義的人,所謂的名嘴張牙舞爪說,TVBS作這條新聞是製造社會動盪,打擊政府,居心叵測。種種現象荒腔走板至極,這就是台灣媒體嗎?新聞媒體啊,社會大眾原諒TVBS,不會因為是TVBS不斷道歉,社會大眾也不會因為其他媒體近乎鞭屍的批評,而更信賴這些新聞媒體。

張裕坤與史鎮康免職後,黑夜中,一個人孤獨到地檢署應訊,各新聞台SNG轉播,然後TVBS的高層主管,在鏡頭前彎腰道歉,西裝筆挺的說,我們要自我檢討,我馬上開始同情張裕坤與史鎮康了。

未來,你們高層一樣坐領高薪時,這兩個人如何面對他們的未來?他們熟悉的新聞界,可能再回不來了。現在他們除了面對司法,還要面對你們自我檢討的凌遲。他們要想到未來如何養家活口之外,還要請律師打官司。

TVBS不要再檢討了,錯就是錯,該負責的人就負責吧。因為張裕坤及史鎮康的錯誤,不是一時的,是在你們領導下,滴水穿石式地突然引燃爆炸。

不要談什麼新聞來源不明,或者是屬下欺瞞,更不要再開電視檢討批評大會,汙辱大家的智商了。TVBS說要重新出發,高層主管如果你們還有臉坐在那裡領導TVBS所有的記者,TVBS的長官,可不可以對自己宣誓,然後立刻這樣做:

  我願意關心這個社會動態與變遷,而不是只有關心我的收視率;
  我願意做好守門人的角色,而不是坐在位子上看報紙雜誌,想角度;
  我願意等一下,查一下,而不是逼記者獨家,逼連線最快;
  我願意關心記者的感受與生活,教育他們,把我的本領傳給下一輩的新聞人。

最重要的是,你們向社會大眾連續道歉兩天,你們也願意向這兩個人的父母或親友致歉,因為你們沒有教育好他們,讓他們鑄下大錯嗎?等司法調查完畢,如果證明史鎮康及張裕坤沒有勾結黑道,純粹是為了新聞而犯了錯誤,你們願意給他們機會嗎?重新接納他們嗎?

濤哥,四端哥,我說的這些你們願意做嗎?

如果你們不願意,你認為大家會原諒你們嗎?你們會原諒自己嗎?

<轉載自網路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