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監控網路、扼殺資訊自由
 
 
網路科技的崛起,讓世界各地或本國之內的人際間,能夠享受資訊傳播的自由,更可以即時取得世界各地多元的資訊。拜科技所賜的全球化效應之賜,暢通便利的溝通管道正幫助人類掃除誤解與障礙,若能夠適當地運用這股趨勢,人類可以因此在心靈層面上獲得成長,更能因為頻繁的交流,快速地化解衝突,增進整個世界的瞭解與諒解。但這股勢頭所帶來的益處,卻讓獨裁政權的統治者們吃不下飯,對他們來說,臣民對外界的資訊知道的越少越好,來自外界對他們的批判是不能傳遞散播的。

但近來依靠電腦與網路科技之賜,享盡無數利益與名氣的企業,卻傾向揚棄網路所帶來的「自由」與「知識」價值,願意對獨裁政權妥協。為了大陸市場的利益,Google 與 Microsoft 情願接受中國大陸對電腦網路的限制,在鈔票的迷惑下,他們忘記了若世界各地都對於網際網路設限,Microsoft 或許還能靠視窗作業系統致富,但 MSN 的發展絕對會受限,而 Google 根本不可能興起,因為它的搜尋引擎,根本無法讓使用者找到豐富的資訊,Google 不是曾抱怨他們在執行將歐美圖書館的館藏書籍網路化時,所遇到的刁難與制約嗎?若非網際網路的自由本質,我們至今是無法將網路的應用提昇到至今的程度。Google 在享盡網路自由的好處時,更應該去抱怨中國大陸對網路的制約,而非低著頭擁抱她。

筆者是網站「接觸地球村」(http://www.intaffairs.net/)網站的創立者,這個網站中的內容主要是在蒐集與國際情勢相關的報導與評論,提供中文世界的網友一個渠道,與當代世界議題與潮流做聯繫,雖然無法吸引成千上萬人的造訪,但也透過這個網站結識了不少志同道合的朋友。在經營網站的初期,我曾裝設了網站管理系統,能夠分析造訪網站來源的各種資訊,例如網友使用的作業系統、來自那個國家、哪些內容的被點閱率最高等資訊。去年中開始,我申請使用了 Google 免費的網路管理系統,叫做「Google Analytics」,這套系統讓我看到了令人毛骨悚然的事實。

Google 雖然願意擁抱獨裁政權,但是它的系統也揭發了獨裁政權的面目,「Google Analytics」系統的功能相當強,它甚至能追蹤到來源地、來源城市、點閱者使用的網路服務公司。我從這套系統中瞭解到會進入「接觸地球村」網站的朋友們多來自大專院校、研究單位,其它的多是透過民間網路公司的線路,而進入。目前網友大約來自40多個國家,我曾詳細看過、分析過網友的屬性與結構,所有的國家都大同小異。但關於中國大陸的網路分析,讓我看得目瞪口呆。

從中國大陸來的網友們約90%都是經由類似「CHINANET Guangdong province network」之類的來源,其中會變動的只有省分的名字而已,翻成中文大概是「中國寬帶互聯網某某省網路」。中國寬帶互聯網(CHINANET)是一間由中國電信經營管理的公共網路骨幹,也就是由國家所控制的網路服務公司,CHINANET 在每個省分的網路基礎,大概就類似共產黨在各省的「網路省支部」吧。當美國來源一覽表是 Columbia University, Road Runner, Comcast Cable … 等的時候,中國大陸的來源幾乎都是「CHINANET X province network」,也就是中國的網友在上網時,全都必須通過 CHINANET,這等於是遭到國家的網路管制,當一整排 province network 出現在分析報告中,有種身處在監獄中的感覺,汗毛直豎。

雖然「接觸地球村」網站的流量並未大到足以作為論斷中國網路現況的樣本,但卻讓我得知中國網民使用的網路,的確是在政府的控制之中。國家控制的 CHINANET 只要加裝過濾器之類的軟體,就能夠防止人民上特定的網站,除非用特殊的破解方式,要不然是無法無拘無束暢遊網路世界的。上班族應該除常碰到「無名小站」或入口網站的「股市行情」總是被公司的MIS部門擋掉,固然有一肚子怨氣,但下班回家後就解放了,但中國大陸這間公司,卻是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一天 24 小時監控著人民的上網行為。

台灣意識十足的「南方快報」的創辦人告訴我,中國大陸來的絕對不會是訪客而是駭客,這個網站早就被中國政府收入黑名單了,根本不可能見到來自 China 的網友。我的恩師朱立熙先生的個人網站「台灣心、韓國情」,也有人反應無法從中國大陸進入,他推測這或許跟他近來的研究有關,他的新作「國家暴力與過去清算」比較了韓國光州事件與台灣二二八事件,這樣思想錯誤的人肯定進入黑名單,中國政府不能容忍檢討國家暴力的敘述出現在網路上,但因為著作在其他媒體的曝光,反而讓朱老師的意見無法被對岸十三億人瞭解。

人類的本性是崇尚自由,最恨的就是被管束,這無關乎意義型態的問題,而是人的本性就是如此。即便哲學家告訴我們民主不是最佳的政治制度,但世界歷史的潮流仍是朝民主自由的環境邁進,不自由,毋寧死。因此污染自由氣氛的人,我們應該予以譴責,但是島內的政客們以意識型態為導向,把人性最珍貴的價值都給玷污了,人類歷史上追尋的價值是可以因為政治鬥爭被丟棄,但我們身為人,而非政客,能不譴責獨裁政權嗎?

去看看北韓、白俄羅斯、辛巴威、蘇丹、緬甸這些極度獨裁的政權,他們對反對派的血腥鎮壓、對異議份子的文字獄、對媒體記者的迫害、對資訊流通的阻斷,還有人願意去抱這些國家的大腿嗎?大家是一致地同情身處那些地方的人民啊!經由媒體報導、出逃異議份子的描述、國際研究調查、再加上我本身對網路的使用分析,中國大陸正是這樣一個扼殺自由的國度。當你想擁抱這個政權時,不妨先想想你願不願意在當地生活?

在小說「一九八四」中,老大哥的言論發表若抵觸了過往報紙中的記載,這些因主子講話而成錯誤的過往資訊將從檔案庫中全部翻出,並全部更改再放回,以滿足政權的正確性、一致性,用最土法煉鋼般的方式控制媒體,控制人民的思想。拜科技之賜的今日,我們只需要一名厲害的程式設計師,甚至大學生,就能控制一個國度網路資訊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