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憤怒才可能清算過去
 
 
全民憤怒才可能清算過去

(版主按:本文是原應邀來台的韓國「為求真相和解之過去史整理委員會」委員長宋基寅神父,在二二八事件六十週年學術研討會要發表的主題演說稿。但是因為國內緊急事情而臨時取消訪台之行,本文後來改以書面發給與會來賓。為讓更多網友能分享韓國過去史整理的狀況以及宋基寅神父的理念,版主特將本文以「好文共賞」貼出,標題為版主所做;有關宋基寅神父的背景,請看文後添附的新聞資料。)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本人能有機會應邀參加這項紀念二二八事件六十週年的盛大學術研討會並發表主題演說,對我個人真是無限的光榮。

尤其,我個人曾為促進台灣與韓國的友好合作盡過棉薄之力,功績得到肯定而獲頒「睦誼外交獎章」,能參加這一盛會對我更是一個新的感受。

首先,我要對今天這項學術研討會的召開表達衷心的敬意。並且,我也要以虔敬的心,對六十年前在二二八事件中犧牲的無數英靈,祈求他們的冥福。同時,對於當時受傷的被害者,以及失去親愛的家人至今仍受到痛苦煎熬的受難家屬們,表達我誠摯的慰勞之意。此外,對於籌辦這項盛會的相關人士的辛勞,也要致上我的敬意與期勉之意。

大家都知道,二二八事件發生在六十年前、台灣從日治時代光復不到兩年,剛擺脫日帝持續五十年的強佔支配,台灣同胞引頸企盼祖國安和樂利的統治之際,被非法的公權力、亦即國家暴力,突如其來引發的悲劇事件。然後,在四十多年間,當局不僅沒有道歉、也沒有解除戒嚴之下,一直遭到壓抑;並漠視過去史的整理,也使得無數的苦痛一直持續到現在。

直到後來,才在家屬與學術界,以及有志之士的堅持努力之下,從1987年之後到今天為止,經過迂迴曲直,才有追究真相、政府的正式道歉、建立紀念碑與紀念館、被害者補償等二二八的過去史整理的作業,算是很幸運的事情。對於二二八歷史整理過程中,許多人所付出的血汗與辛勞,我要在此表達真誠的敬意與慰勉之意。

我們大韓民國在過去六十年間,發生過同族自相殘殺的悲劇,以及與二二八類似的許多事件,就如今天學術研討會中發表的題目之一的「518光州民眾抗爭」、又稱「光州民主化運動」,也是因為當初一些政治人物不成熟與不適當的因應,導致國民烈火般的憤怒抵抗,到後來制訂了特別法才得以整理這段過去史。果斷地將兩位被視為518事件核心人物的前總統與相關人物判罪;接著,才能恢復受害者被醜化的名聲,並給予補償等的整理作業。

而且,與這裡二二八事件的背景極為相似的「濟州島四三事件」(註一),以及「居昌良民屠殺事件」(註二),也都制訂了特別法而完成了過去史的整理,盧武鉉總統並且公開表達了道歉之意。

同時,韓戰期間中估計約有一百多萬民間人士犧牲的事件,或是威權主義獨裁體制時期不當的國家公權力導致的人權侵害或處死事件等,為了整理這些錯誤的歷史,在2005年12月1日成立、由本人擔任委員長的「為求真相和解之過去史整理委員會」,正在努力地執行所賦予的使命。我們的委員會,如同它的名稱所言,目的就是要追究真相,洗刷被冤屈的污名,化解過去結下的仇隙,恢復他們的名譽,並讓加害者與被害者透過和解來正確導正被歪曲的過去歷史,預定最遲在三、四年之內就要結束任務。

本人知道,今天召開的「二二八事件六十週年紀念學術研討會」,希望對於不幸的二二八事件過去史的整理,能夠著手進行完成的階段。我也聽說,過去學術界有許多的研究成果,但是那些都不是國家層次的整理,也不是可以成為追究真相、恢復名譽與和解的基本要素的劃時代成就。

過去史整理之所以做不到,原本就是因為加害者的傲慢與不知道自我反省。那就像制訂「518特別法」的情形一樣,是需要全民的動員與抗爭的憤怒。事實上,為了成立我負責的這個「為求真相和解之過去史整理委員會」,在制訂「為求真相和解之過去史整理基本法」時,並非沒有遭到一些抗拒的反應,但那是在激起全民憤怒的聲援之下才得以實現。二二八事件的整理,我認為也要經過這樣的過程。

謹祝學術研討會圓滿成功,也再次祝福成果能夠成為對二二八事件更成熟的過去史整理與彰顯其歷史意義的基本要素。我的話就到此,感謝大家!(朱立熙 譯)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註一:濟州島四三事件:發生於1948年4月3日濟州島的「南勞黨」左翼叛亂份子對抗美國軍政統治的武裝起義,一個多月之後情勢才被控制,不過轉為地下游擊作戰,到1954年韓戰之後才弭平。死亡人數多達三萬人。

註二:居昌良民屠殺事件:韓戰期間的1951年2月3日,南韓軍隊以「討伐共匪」之名義,對慶尚南道居昌郡神院村的居民展開大屠殺,共有五百多名婦孺與老人遭到殘殺。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有關宋基寅神父(綜合整理媒體上之相關報導)
【本報訊】盧武鉉總統二十三日任命釜山出身的宋基寅神父(67歲),擔任下月一日成立的「為求真相和解之過去史整理委員會」的委員長。青瓦台發言人金萬洙解釋這項人選的背景說,宋神父一輩子獻身民主化與人權運動,為落實社會正義,他對清算與克服過去史,一向秉持清晰的信念與意志;對於受到不當公權力的人權侵害與犧牲事件等的真相追究,預期他會有極大貢獻。

長期在釜山地區從事反對運動的宋神父,被稱為盧武鉉總統的「精神支柱」、「精神教父」,他對盧武鉉從政路上的每一關鍵時刻,都發揮了絕對的影響力。他們兩人結緣於1982年,盧武鉉替「釜山美國文化中心縱火事件」的被告擔任辯護律師的時候,宋神父發現「這傢伙很是塊料」。1988年盧武鉉表示「不想搞政治」,是宋基寅把他推出去競選當年的國會議員,這段逸事在政壇膾炙已久。宋神父是盧武鏇鉉一路的民主化鬥爭同志,也是唯一敢斥責盧武鉉的人。盧武鉉未來的動向,宋神父是個關鍵人物。

「過去史整理委員會」共由十五名常任與非常任委員組成,其中總統提名四人、大法院長提名三人、國會提名八人(開放我黨四人、大國黨三人、民主黨一人)。包括委員長在內,常任委員有四人。

這個委員會主要是從日據時代以後到現在的主要過去史,包括抗日獨立運動中的反民族與反人權的行為,以及後來遭到蹂躪人權、殘殺、疑問死(離奇死亡)等事件,是否被歪曲或隱匿,進行真相的追究調查。

「過去史整理委員會」與「國家人權委員會」一樣,為直屬總統的獨立機構,委員長為部長級禮遇,任務期間為四年,視需要可延長兩年,最長可以活動六年。
(綜合2005年11月23日「韓民族新聞」、「釜山日報」、「聯合通信」)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宋基寅神父於今年4月25日至5月2日奉盧武鉉總統之命,率領五位前、現任國會議員代表團訪問平壤,協商共同舉辦「南北統一馬拉松賽」的相關事宜。這項馬拉松賽計畫於中秋節在北韓的開城與南韓的坡州之間舉行,因為需要通過美軍與北韓軍駐守的敏感「軍事停戰線」(DMZ),所以協商持續進行中。宋基寅做為盧武鉉總統的「精神教父」,此次平壤之行,不會只協商馬拉松問題,他應該負有探索兩韓關係氣氛的任務。(2006年5月16日「週刊韓國」)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盧武鉉總統的「精神教父」宋基寅神父今天接受「平和放送」廣播訪問時,繼續力挺盧武鉉總統,認為他任命「司法官考試」同期合格的全孝淑擔任憲法裁判所所長,並無不妥,像甘乃迪總統可以任命弟弟擔任司法部長,「內舉不避熟人」而且是他性向相投的人,有何不可?宋神父挺盧不遺餘力,認為盧還應該更加速改革。(2006年8月18日「東亞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