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人看台灣的左統勢力
 
 
解讀「內戰性台灣」的現狀:蔣介石的國民黨勢力採「親共統一路線」,民主化勢力則是主張「獨立路線」。

台灣的正式國號是什麼?自由中國?不是,是「中華民國」。這是從孫文的辛亥革命之後,到蔣介石被趕到台灣時使用的國名,而延用至今。蔣介石跟他的兒子蔣經國在台灣把收復中國而統一,當做國家目標。他們並不承認中國是個國家。在冷戰時代,台灣被承認是代表中國的正統國家,也得到聯合國安理會常任理事國的待遇。聯合國曾經將中共界定為韓戰的侵略者,拒絕它加入聯合國。1971年,聯合國大會將台灣驅逐,接受中共成為會員國,並且坐上安理會常任理事國,台灣被趕出聯合國之後,連世界銀行、世界衛生組織(WHO)等也無法加入。

蔣經國死後,李登輝成為總統。李總統是本省人出身,是四百年前從中國大陸到台灣的人。台灣人口約86%是本省人,14%則是1949年跟蔣介石一起來的外省人。台灣在國民黨的戒嚴統治之後,在民主化的過程中產生了重大的路線衝突:是與中國統一呢,還是要宣布台灣獨立呢?蔣介石的國民黨政府長期主張「反共統一」,但現在的國民黨卻變為與中國統一的一種「親共統一」路線。當然,中國是主張一國兩制,就是中國的社會主義與台灣的資本主義同時存在的統一。支持這樣的統一路線的,都是與蔣介石一起從大陸來的外省人。

佔了人口86%的本省人的立場是,台灣不要與中國統一,應該要獨立。如此才能保全民主政治與市場經濟,14%的外省人則因國民黨政府的庇佑,掌控了政治、軍隊、媒體、司法等支配機構。他們並不認同台灣人說的台語為官方語言,電視上只用會說標準北京話的人。

在野的民進黨的陳水扁在2000年當選了總統,他是本省人。陳總統主張台灣要獨立。中國則威脅,台灣宣佈獨立的話,一定以武力侵攻。於是,外省人與國民黨勢力開始與曾經是仇敵的中國親切接觸,並採取反台獨的路線。於是,獨立路線的台灣人便將曾經是反共統一勢力的國民黨稱之為「左統勢力」,也就是要與左派的共產黨統一。蔣介石的後裔轉變成為「親共統一勢力」,也展現了台灣有可能會趨向內戰性的狀況。國民黨勢力儘管把政權讓給了民進黨,但還是掌控著媒體、軍隊、司法、外交等領域。他們極盡能事地想要推倒民進黨的陳水扁總統。

台灣約有80%的媒體是親國民黨,受到國民黨極大的影響;有許多媒體是接受中國資金的間接投資。這些媒體是屬左統派,因此對現政權的批判不遺餘力。而台獨派的武器是公投,主張用公投來決定台灣的獨立與否。但是中國的立場是,由於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公民投票必須在中國的全域來施行。

台灣沒有走上內戰狀態,要歸功於民主的力量。由於新聞自由與自由選舉的保障,才使得儘管國家路線有根本差異卻沒有惡化到槍口相向的戰鬥。問題就在軍隊,軍隊的指揮部門還是被國民黨勢力所掌握,由於國民黨勢力改走親共統一路線,使得軍隊也形成了敵我不分的曖昧。

有人分析說,時間是站在台獨路線這邊。這是因為外省人的影響力在式微,而且到了外省人的後孫忘掉對大陸的鄉愁時,台灣自然不得不走向獨立之路。問題是,在此之前中國會不會介入,那也會是從「口水的內戰」轉變為實戰的時候。

台灣人正很有興趣地觀察著今年韓國的總統選舉。韓國的右派勝利而重掌政權的話,會給予民進黨的獨立路線極大的力量,因為那意味著韓國自由民主勢力對韓國「左統勢力」的勝利。

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亞洲成功的民主國家就是日本、韓國、台灣。韓國與台灣除了發展民主政治,還同時要解決統一的問題,而背負了雙重的痛苦。兩國都在解決統一問題的過程中,要讓自由民主勢力得勝才行。韓國必須將北韓政權合併統一,建立自由民主體制,才算是民主的勝利;民主的台灣則必須與獨裁的中國分離,走上獨立才是自由民主的勝利。當然,中國民主化的話,也許台灣與中國就自然會統一,但中國要想成為自由民主的國家,需要花上一百年。在這一百年間,中國若能與台灣維持現有的「恐怖共存」的話,也沒有流血事件發生,也許就會自然地合而為一。

台灣的本省人希望得到美國與日本的幫助來牽制中國,今年韓國總統選舉時,若自由民主勢力打敗親獨裁勢力(指北韓)、重新掌權的話,就可以形成美、台、日、韓的自由同盟,也許可以包圍中國與北韓形成的獨裁同盟。(朱立熙 譯)



版主按:

本文作者趙甲濟是南韓「朝鮮日報」所辦的「月刊朝鮮」的總編輯與社長,是一位優秀的資深媒體人,獨家與深度報導連連,而且著作等身,在韓國知名度極高。去年自報社退休之後,目前專心於主持自己的網站(www.chogabje.com)與出版社,他日前跟版主在首爾路上不期而遇,我們長談近兩小時,讓他寫下這篇文章。

趙甲濟因為政治傾向屬於「右翼保守」,而被稱為右翼保守陣營的代言人。在左右各半的南韓,趙甲濟仍有他的市場。他如何看待台灣,值得我們參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