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蛋,統一不是萬靈丹
 
 
〈導讀〉笨蛋,統一不是萬靈丹

站在台灣的立場,我內心一直有個小人的願望,就是南北韓統一。統一之後的韓國當場從第二世界掉進第三世界,平均個人所得從一萬四千美元狂跌到三千美元。做為台灣經濟強勁對手的南韓,從此消失不見,台灣也就少了一個競爭者。

幸運的是南韓有太多愚昧的大朝鮮民族主義者──尤其是大學生──在用力幫助台灣,天天吵著要和北韓統一。不幸的是,也有如本書作者這樣頭腦清醒的知識分子在阻止統一。當然,還有東西德統一之後的不幸,也打了朝鮮民族主義者一記清脆的大耳光,讓他們降低了蠢血的沸騰度。

這本書的立論極具說服力,採證了東西德統一前後巨大的經濟、社會和心理差距,並引用了德國人觀察北韓後的真實觀感。作者不僅用經濟數據說明統一後的德國是多麼失敗,也探索東西德不同制度、文化所造成的心理分裂,發現原來彼此如此不同。西德人甚至認為西德與法國的差異還比同文同種的東德人小得多。

不只是差異,東西德時代造就的德東人與德西人還互相抱怨憎恨,輕視並敵視對方。作者指出:現在的南韓經濟實力遠不如當年的西德;而現在的北韓更比不上當年的東德;兩德統一之後猶如此失敗,經濟凋敝,民怨叢生,兩韓若統一將不知更悲慘多少倍,韓國甚至崩潰滅亡。

本書很多篇幅在舉證北韓人的生活方式、制度、文化造成的北韓人格,是統一必亡的原因。他們神化領袖、依賴制度、迷信平等主義、誤恨美國、盲目信奉民族主義、膜拜「三位一體」(金日成、金正日、主體思想)神祇已達荒謬可笑亦復可憐的程度。這些都比經濟落差更破壞統一後的發展。內化成人格的一部份使兩韓統一與德國統一一樣只會失敗、不會成功。換句話說,集體人格(文化、制度與謊言內化後的產品)才是使統一必敗的關鍵。

北韓與德東人極具「威權人格」,他們「感覺停滯」,是全面被壓抑下的產物,對自己體制有種天真單純的依賴與迷信。他們習慣父權大家長的生活安排,對資本主義的競爭機制無法適應,也深惡痛絕。同時,對民主政治也不以為然,認為共產黨和英明領袖的獨斷式領導才是不會犯錯的,才是人民的幸福。對民主與自由經濟兩大普世價值不同的迎拒態度,決定了兩種制度下的人整合的困難,也形成了「異質化的民族」。所以,作者認為要「忘掉民族,才能統一」;可是,忘掉了民族,又何必統一呢?

這本書對台灣和中國的關係有什麼啟發呢?中國和北韓不同,已經接受了資本主義機制,目前處於「原始資本主義」階段,但又奇異地混合了社會主義式的「黨國體制」與「裙帶(關係)資本主義」,所以很複雜。中國人實際上還活在三世紀堞w─上海、北京、廣州是21世紀,沿海是20世紀,內陸是19世紀。其實西北偏遠地區還有18世紀的景象。大陸城市像歐洲,鄉村像非洲,發展極不平衡。台灣在經濟理念上可以同中國沿海接軌,大概不至於像南北韓、東西德那樣格格不入,橫柴入灶。但是與中國廣大的鄉村地區就天差地別了。在政治機制與文化方面,台灣全體都已是民主自由理念的信仰者,無法接受任何威權獨裁體制與家父長制的領導文化。台灣人的人格特質講究的是個體的主體性與利益,與中國人的集體威權人格互相扞格不容。如果統一,將在文化、政治體制與人格上產生衝突。中國人對共黨政權的迷信與依賴,又被中共蓄意操弄的民族主義所強化;與台灣人與政府的對立、對政府的不信賴是全然不同的政治文化。台灣社會多如牛毛的自發性中介團體所形成的公共領域和逐漸成熟的公民文化,與中國的政府──個人的垂直二元隸屬關係完全不同,也將是統一融合的障礙。

最麻煩的是,中國的大漢民族主義與台灣民族主義是相衝突的。東西德和南北韓並未發展出自己的分離式民族主義。而中國民族主義在經濟崛起後已以仇外報復式的姿態出現於國際政治中,也是西德、南韓所沒有的。中國民族主義已成為義大利人在墨索里尼號召下,為國族主義而興起的「神聖本位主義」,堅持19世紀歐洲落後的主權、民族、國家觀念,並上綱上線到宗教信仰的狂熱程度。中國這種敵意國族主義的第一個敵人就是台灣民族主義。

所以,儘管台灣與中國沒有像東西德、南北韓那樣歧異的經濟體制差距,但卻有他們沒有的國族主義對抗。此外,在文化、人格上相差也很大。中國還有好幾億人口活在19世紀,社會主義與階級意識仍根深柢固,是將來與台灣統一的巨大障礙。中國人看到富裕的台灣人至今仍有德東人、北韓人所有的「相對剝削感」,且自卑又自大,也將阻擋統一的進行。如果貿然統一,心理差距將使統一失敗,互蒙其害。此外,海峽兩岸儘管同文同種,但一元威權文化與多元民主文化所形成的人格特質,已塑造了「異質的民族」,實際上已是完全不同的人種。中華民族是道道地地分裂民族,強行統一已無必要,也必將失敗。

譯者朱立熙駐韓多年,寫過許多韓國專論與專書,是個用功的韓國專家。他在書末的附錄,以同情的語調對訪問北韓寫出獨特的感受,與書中德國人的訪北韓記實相互輝映,相得益彰,令人對北韓的荒謬錯愕震驚,也使人回想到一九七九年前的中國,兩國的類似像孿生兄弟般令人啞然失笑。如果中國的那個荒謬根子仍在,台灣想與之統一,其結局比差不多規模(領土、人口)的東西德、南北韓更糟。何況,最近中國又在廣東省汕尾市槍殺數十名抗議的農民,被國際媒體稱為「六四以來最大的屠殺」。如果中國政府可以隨時殺人而無外在監督制衡機制,統一後台灣人民的生命財產權如何保障?

感謝朱立熙和允晨出版社,把這本對南韓統派當頭棒喝的好書翻譯出版,給台灣統派也來個醍醐灌頂。統一不是萬靈丹,必須在充要條件都滿足後才能實現。否則,就像德國統一,反使親人變冤家,朋友變仇人,好心做了壞事,遺禍好幾代啊! (作者為蘋果日報總主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