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魯恂寫中國人
 
 
倒扁活動的一個月間,我在家「閉關」,不看電視、也不看新聞,潛心寫書與讀書。讀了幾本不錯的書,有新書、也有舊書(從書櫃裡拿出來重讀)。

其中收穫最大的一本,是白魯恂寫的「中國人的政治文化」(Lucian W. Pye, The Spirit of Chinese Politics: A Psychocultural Study of Authority Crisis in Political Development)。這本書我在十多年前讀過,這次拿出來重讀,原本是為了瞭解中國人的政治文化對政治領袖統治行為的影響;特別是想要印證二二八悲劇發生當時,南京政府與台灣行政長官公署的施政作為。

不料,正在讀這本書的時候,紅衫軍掀起的紅潮席捲台北。這本書所描繪的中國人的政治性格,分毫不差地顯現在這批倒扁紅衫軍與領導人身上。書中讀到的理論,可以馬上在現實生活中的案例得到驗證,實在是沒有比這樣的讀書經驗更讓人喜悅的了。

在倒扁活動過程當中,幾位來自中國的好友,像曹長青、林保華等,都曾經在他們的專欄或座談會中,痛批紅衫軍在台灣「搞文革」,把共產黨那一套文革鬥爭手法搬到民主的台灣在耍弄。他們的諄諄諍言,紅藍軍可能都聽不進去,也不願意去聽,但是,美國人怎麼看,那些自命優越的在台中國人,恐怕就會當一回事了。

白魯恂這本書就是在文革之後寫的,他對中國人的民族性與政治文化特質,觀察之入微,相信在台中國人都會自嘆弗如。而且,他在三十年前的觀察,仍然可以套用到現在,不知道是中國人太不長進,還是白魯恂太過先知。

現在抄錄一些書中論點的精華跟大家分享,並且印證倒扁紅衫軍的作為。「引號」裡的文字是白魯恂寫的,引號之後則是我的眉批。

「中國政治文化的特色是仇恨的情緒。……很少有國家的政治文化像中國那樣的強調仇恨,這種情況到中共上台之後達到了頂點……,中共上台之後,更公開肯定仇恨的價值。」這次紅衫軍倒扁的出發點,不就是「仇恨」嗎?在台中國人的恨,從1949年被趕到台灣來的恨,到六十年後的今天還在恨,難怪中國人那麼愛說「中國文化源遠流長」!

「中國人所流露出來的敵意可以說是一種道德宣言。」這跟施明德吶喊的道德訴求是多麼的相似啊!

「在中共眼中,一個理想化的革命英雄必須具備持久而盲目的恨意。……憑著這股恨意,他們對階級敵人進行報復並獲得快感。」這不正就是在寫施明德嗎?因為他想當「民主內戰」的革命英雄,所以他充滿了恨意。我記得當年他在美麗島事件後被逮捕時,當著記者的面從嘴裡掏出他那整副假牙說,「光憑這副假牙,我就有資格恨國民黨!」(他當時補充解釋,他的一副好牙是被國民黨刑求打掉的,所以他恨。)問題是,民進黨執政後,誰刑求過他啊?他為什麼還這麼恨呢?難怪白魯恂說,「恨意需要持久而盲目。」

「中共捨棄制度化的正路,拼命往社會當中塞進更多的仇恨情緒。」這也是在寫現在的北京當局,利用紅衫軍在台灣社會塞進仇恨的情緒。

「正如同他們可以利用對民主的狂熱代替真正的民主……。中國人原本就不是一個很民主的民族,這種現象更加深了它不民主的傾向。所以中國人雖然把民主的口號掛在嘴邊,但幾十年來距離真正的民主似乎還很遙遠。」這段話寫得真是傳神極了,套用在今天的凱達格蘭大道上的人潮,以及文革時代與今天的的中國,一樣可以一體適用,而且可以繼續沿用下去。

「中國人所需要的領袖須具備革命的狂熱……,一旦他們成為權威的象徵之後,就不易察覺社會人心的動向。」這不是又在寫施明德嗎?他當過民進黨主席之後,就成了權威的象徵,後來也就與社會人心脫節了。

「中國人在從事政治的時候,都不會忘記製造一些戲劇性的效果。這不但需要相當深厚的偽裝功夫以及精密的算計,同時也使得政治人物爭相做表面功夫,忽略了問題的實質部分。」施明德從頭到尾不都是在演戲嗎?不過,他以地方戲出身的演技,比起中國宮廷政治出身、擅演京戲的宋楚瑜與胡錦濤,還是差了那麼一大截。

「從五四到文革,群眾運動一直是中國政治的一大特色。……集體行動很快被帶到高潮。接下來這齣戲碼便不斷地重演,直到大家都厭倦為止,問題是他們所表現出來的情感到底是真是假,一直無法確定。」這個問題不只是紅衫軍想問施明德:為什麼他最後一夜不見了?同時,也應該是施明德要問群眾的,否則他如何知道追隨者的效忠是否靠得住?如果施明德還沒有昏聵的話。

「中國民族性向來對於動亂無秩序的狀態深感恐懼,……但是中共最擅長的就是弄得天下大亂,只要情勢需要,他們隨時可以利用宣傳技巧製造混亂。」這不正就是台灣現在的寫照嗎?統媒隔海跟北京唱和,甚至在北京的指揮棒下在島內製造混亂,這幾年來我們還不夠熟悉嗎?

「一旦中共領袖明白表示出『天下大亂,情勢大好』的態度之後,人民因為害怕動亂,所以很自然地將中共當成救主。中共於是便輕易地壟斷了所有的政治權威,因為他們是維持社會秩序的唯一力量。」讀到白魯恂寫的這一段,真的讓人捏了一大把冷汗。喔,原來如此啊!紅衫軍的背後如果說真的沒有中共在操弄,恐怕連三歲小孩都會笑死。

白魯恂研究中國政治文化與哲學多年,他對中國說過一句最中肯的評語:「中國只是一個文化,卻偽裝成一個國家。」這句話拆穿了多少謊言,以及中國人所不敢面對的事實。

引述了白魯恂的精華書摘並加註眉批之後,我最後只想再講一句話,「在台中國人在台灣的土地上享受自由與民主,卻不改中國文化裡的劣質稟性,真是可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