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會發生軍事政變嗎?
 
 
正在研讀南韓「第五共和」的歷史,而且才剛寫完1979年全斗煥發動「雙十二政變」(後來被判定為「軍事叛亂」),以及1980年5月他為了鞏固權力而血腥鎮壓光州的「二次政變」(後來被判定「內亂目的殺人」)的那一段悲慘又醜陋的歷史之際,外電傳來泰國發生政變的消息,而台南繼高雄之後又發生民眾暴力衝突。歷史與現實交錯出現在眼前,不僅讓人時空錯亂,而且馬上會讓人聯想:台灣會不會也發生軍事政變?

以目前朝野激烈對峙的情勢,任何突然的變化都不是沒有可能。不過,台灣會出現一個軍事強人發動軍事政變來接管政權?我則不認為。因為時代不同了,民智已經成熟,更何況,在南韓與台灣這兩個亞洲新興民主國家,「政變的時代」早就已經過去;當年不動手,在今天這樣的民主時代想要動手搞政變,坦白說已經沒有機會了。

儘管我們的軍方仍是一元化的「命令卅服從」的體制與訓練,但是多年來在「軍隊國家化」的明確定位,以及社會已經存在多元價值的今天,軍隊內部即使有野心軍人蠢蠢欲動,但是他個人的野心能帶動幾個阿兵哥的追隨,願意跟他一起行動,恐怕大有問題。如果只帶著「一個班」的兵力跟幾支步槍(了不起再開一輛坦克當前導),就唐突「揮軍」台北總統府想搞政變奪權,下場會是如何也不難想像。

全斗煥當年的政變,是靠著自己在軍隊裡耕耘了幾十年的私人組織「一心會」,以這批南韓陸軍官校正科班第一期的同僚組成的「幫派」為班底,而且,當時這些人都已經升任將領,並且是首都周邊主要戰鬥部隊的指揮官。由於全斗煥是同班同學中第一個升上將軍軍階的人,使他能夠在這樣的軍隊內部的私人幫派當老大,在講究學長制「輩份關係」的南韓,讓全斗煥能以十幾個將領組成的政變集團來共同完遂他的政治野心。

即便如此,全斗煥也足足花了八個月的時間,才完成他「武裝搶劫國家」的圖謀。也就是從1979年12月12日的「肅軍政變」,到1980年8月崔圭夏總統辭職下台,全斗煥才完全掌握政權。所以,他被韓國人譏笑為「世界歷史上耗時最久的政變」。記得喔,是八個月,不是八天喔!

但是,今天台灣的情況與條件,跟二十七年前的南韓大不相同,民族性不一樣更不用說了。南韓在1980年代中葉,全民的民主觀念已經成熟,對民主的熱切期待而走上街頭抗爭,已經讓全斗煥政權「如坐針氈」,他想再像鎮壓光州一樣,用軍事暴力來震嚇人民,也已經不復當年的可能。更別說任何野心軍人能在民主化時代發動政變成功了。

所以,我的好友金容沃1988年就在一篇「論政變」(詳見「韓國心•台灣情」第185頁)的文章中說:「發動政變是對民權的完全否定,以及對所有成文法的全面漠視。依我研究周易占卦的結果,政變在現在的可能性已經越來越渺茫。有興趣搞政變的人恐怕要趕快動手才行。我們的國民會歡迎他們的,因為他們一定會遭到挫折,而且體會到慾望的落空。」

這是1988年的南韓。隔年我就把此文翻譯成中文發表,想給當時在軍事強人干政陰影下的台灣人參考。即使在當年威權時代剛結束的亂局中,郝柏村以軍事強人之姿都不敢發動政變,更不用說今天已經民主多元的台灣了。

所以,泰國式的政變,只能叫它是軍人「武力奪權」,沒有發生血腥鎮壓反抗,所以還算不上是「軍事政變」;連這幾年菲律賓的政變,簡直就像是小孩拿玩具槍在玩「官兵捉強盜」的遊戲一樣,根本就成不了氣候。

既然民主成熟的南韓如此,民智與民主程度仍略遜我們的泰國與、菲律賓政變都難以成功,台灣若有野心軍人想利用現在這樣喧鬧的「民主嘉年華」來搞政變的話,他真的會讓韓、泰、菲這三國的人民與軍人給笑死。

不信邪的話,動手看看啊!讓我重述一遍老友的話:「我們的國民會歡迎他們的,因為他們一定會遭到挫折,而且體會到慾望的落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