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州的變貌與重生(二)
 
 
前文提到,光州蛻變了,光州人也重生並過著健康的正常生活了。他們之所以能夠做到如此,是因為在1980年的大屠殺十五年之後,南韓國會就通過一項特別法,追究真相、恢復名譽,並且給予死難者補償;隔年(1996),更進一步將當年發動軍事政變「武裝搶劫國家」的兩位前總統全斗煥、盧泰愚逮捕起訴,並判處死刑與無期徒刑,後來大赦讓他們苟且偷生。

如果光州事件沒有經過這種「清算過去」的過程,將「國家暴力」的真相釐清,並將當年的政變定位為「竄奪政權的內亂」,並懲處主謀者,就無法撫平受難家屬的傷痛,也就無法促進族群的和解。所以光州人能夠浴火重生,是從清算過去才獲致的艱辛代價,也就是必須經過司法調查與判定之後才能得到的。

平反之後,「光州事件」也就被定位為更具正面與積極意義的「光州民主化抗爭運動」。每年五月十八日的紀念日,不再是悲情的節日,光州人改以文化慶典活動來紀念這個日子,讓百濟人的文化涵養,能夠充分發揚出來。

我在光州忙著拜會考察的第二天(八月三十日),當地所有報紙的頭條新聞都是:國會二十九日通過制訂「亞洲文化中心都市特別法」。南韓要讓光州市在這項法律依據下,發展成為主導亞洲文化的「未來型綜合文化經濟都市」。也就是說,要把光州發展成為亞洲的「文化首都」。這真是好大的口氣啊!

也許,大陸的中國人會嘲笑南韓未免「太自不量力」了,亞洲的「文化中心都市」或「文化首都」怎麼會輪到你們光州呢?其他國家恐怕也會有不認同的聲音出現,持續在政治惡鬥中內耗的台灣,大概也只能看著乾流口水吧。

有了這項特別法之後,南韓將設置一個直屬於大統領的委員會,並在文化觀光部設立一個企畫團來支援,以及編列特別預算來支應等,全力推動相關事業的發展與軟硬體的建設(包括興建「國立亞洲文化殿堂」等)。事實上,將光州發展成為亞洲文化中心都市,是盧武鉉當年的競選承諾,特別法的法案也是157名過半數國會議員所聯名提出,更是140萬光州人的宿願,所以韓國人是將它當做是長期的「國策事業」在推動。

不論韓國周邊國家會怎麼看待,光州以成為亞洲文化首都做為未來發展的總目標,帶動所有建設的策略,基本上是極具遠見的規劃。這就像當年南韓主辦1988年漢城奧運一樣,在「一切建設為奧運」的大目標下,相關與周邊的建設都被一體帶動起來。未來光州大大小小的發展,必然都是在「營造亞洲文化首都」的大口號之下來推動的。

發展成為亞洲文化首都,既是對當年被惡意疏離發展的光州的補償,並可藉此促進地域的均衡發展,帶動光州地區經濟起飛,讓光州人開始富裕起來,跟著全韓國其他地區一起過好日子。儘管地緣條件可能讓它最後能否實現夢想還充滿變數,但是韓國人敢於「把餅畫大」,有夢最美,希望就會相隨。即使最後只達成國內的格局與效益,也充分達到發展光州並促進內需的目的了。

前文提到十五年來光州的蛻變,已經展現在它的都市景觀上。未來,光州的建設還會在這項大目標的驅動下更迅速發展。一個重生的新光州,必然會誕生更自信與快樂的百濟子民。

台灣呢?趕緊加油啊!

(本週六、九日將貼出第三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