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文新貼:倒人胃口的酒拳
 
 
在中餐館吃飯,早已成為令人難以忍受的精神折磨,食客的談笑喧鬧聲、跑堂的吆喝聲、杯盤撞擊聲(間或摔破聲),甚至划酒拳的吼叫聲,個別的音量分貝都已很高,全部同時發聲的話,簡直讓人震耳欲聾。在這樣吵雜的環境裡吃飯,足可以造成胃部的緊張而影響食慾,但是吃了五千年的華人,卻絲毫不受影響還能甘之如飴。

每當在餐館被刺耳的划酒拳聲惹得倒盡胃口時,我就有一股想學划酒拳的衝動,希望用更大聲來壓過大聲,但是這個念頭閃過之後,很快地又被淹沒在對吼中的酒拳聲浪,以致於每次都只能強忍著快要痙攣的胃,囫圇吃完之後踉蹌而逃。這家餐館儘管招牌菜多麼有名,從此便列入我的拒絕往來戶。

如果一家餐廳在美食佳餚之外,不能提供食客一個幽雅的環境來品嚐,實在是糟蹋了師傅的拿手功夫;而食客無視他人「吃的尊嚴」,只為自己划拳盡興而倒盡別人的胃口,這樣的食客其實也不配享用這家的美食,更何況他們根本也無法品味得出來。

農業社會裡節慶辦桌時助興用的酒拳,在現代社會早已成為另一種噪音公害,除非餐館的隔音設備完善,否則現代人實在沒有划酒拳的自由與權利;而餐館的經營者,為了不讓其他顧客在吆喝聲中食不下嚥,也實在應該設法節制客人在餐館裡划酒拳。

今天,全世界都知道台灣人很有錢,有錢到喝XO都是大杯大杯乾的;但是,如果大杯乾還帶著划拳大聲吆喝,這樣的有錢人,其實離文明水平還遠得很。期待有那麼一天,能夠安安靜靜地在中餐館享用聽不到划酒拳的盛筵。


(本文是1990年8月2日我以「王章旭」的筆名,寫在自立晚報副刊的「白血球」專欄。多年前,已經有兩家台北的餐廳老闆讀後深有同感,而影印放大張貼在牆上昭告客人謝絕划酒拳。十六年來,情況並沒有改善多少,顯示台灣的文明進步極慢。如果您也同意本文的觀點,歡迎列印並當善文轉贈轉貼。讓我們一起來改善台灣吃的文明,並提升國民的生活品味。感謝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