啟動第二波「台灣人自救運動」
 
 
啟動第二波「台灣人自救運動」

趙建銘涉及台開案,除了讓總統聲譽重挫,綠營的士氣也遭受嚴重打擊。有人對2008與台灣前途憂心忡忡;也有人從此對政治失去信心,不想聞問。我的心情也是百味雜陳,但是換個角度看,也有峰迴路轉的視野與心得。我始終認為:「讓人成長的力量,不是快樂,而是痛苦。」如果一個民族和國家力量的成長,必須歷經如此痛苦的成長與蛻變,其中或許有我們必須學習的功課,也是我們應當去承擔的代價吧。冷靜回想,趙建銘事件其實呈現幾個意義值得深思:

一、民主法治與司法正義正式登場:

陳總統日前表明,深切反省並將權力下放,至於女婿涉案則交由司法單位依法處裡。這個政治風暴到目前為止,已經看見停損點;換句話說,以後即使再出現行政官僚貪瀆事件,也是照樣「依法處裡」,一切回歸司法體制掌管政治與社會違法脫序的最終裁決和規範。陳總統用如此重大的親情和政治聲望的挫折,換取「民主法治」歩上正軌,讓司法能夠重新成為社會正義的最後防線,這是值得肯定之處。這可能是台灣有史以來,法律或司法懲戒功能能夠運用在「國戚皇親」的首例,雖然我們都覺得「痛」,但這也是建立法治社會的必經過程,我們應當學會咬緊牙關、承受下來,讓台灣的民主法治更上一層樓,也讓我們再一次親眼見證:這就是台灣可貴的「民主價值」。

二、社會價值觀的錯亂倒置:

趙建銘案發生後,我跟外子說:「如果趙建銘的生命中有更高的價值理想在追求和實踐,也許就不會去追逐無底洞的金錢遊戲吧。」其實,你難道不覺得,趙建銘案只是我們當前社會文化的縮影?我們整個社會一向都是功利主義掛帥,太過崇尚「金錢價值」而忽略「人文價值」。評斷一個人的成就高低,是以這個人能夠「賺」多少錢為基準;並不是以人的「品格」作為衡量人的價值的基準。因此,追逐金錢遊戲變成人生的最高目標,智識的追求、夢想的實踐、品格道德的堅持等,變得可笑和落伍。整個社會成為製造「賺錢機器」的大染缸與大本營,「趙建銘」只是被社會製造出來的產品之一,無數個「趙建銘」依然存在你我週遭。活在這種價值傾向的社會,人們當然會愈來愈不快樂、人生目標也愈來愈迷惘。有人說:「是趙建銘的教養出了問題。」其實不只教養出問題,整個社會的價值觀都出了問題。李登輝前總統所提倡的「心靈改革」,應該也是看到社會的道德性與價值錯置的嚴重危機吧。

三、啟動第二波「臺灣人自救運動」:

朋友問我:「趙建銘案探底了嗎?如果沒有,繼續跌下去,不僅民進黨和二OO八沒指望了,台灣前途該怎麼辦?」我認為,如果情形持續惡化,民進黨政府無法在未來一年內重新掌握民心向背,四大天王任何一位都於事無補,我也不認為四大天王的能力能夠超越阿扁多少。因此,面對當前關鍵時刻,人民力量必須重新組織起來,不能任由民進黨來主宰台灣的未來。

四十餘年前,彭明敏教授與魏廷朝、謝聰敏三人所發起的「台灣人自救運動」,曾經撼動海內外台灣人的心,激起台灣民主運動的波濤洶湧。所謂「第二波台灣人自救運動」的啟動,就是此時此刻,台灣人必須重新凝聚團結起來,掌握自己和國家的命運!我們必須開始思考和行動,找尋在民進黨四大天王以外的人選,來擔負起二OO八決戰的重責大任。我們必須預想假設「如果民進黨可能贏不得二OO八」,現在有沒有其他最佳人選,可以超越民進黨的包袱,同時又贏得最大多數台灣人民的支持?誰是藍營的最後王牌?當然是馬英九。誰又是綠營的最後王牌?答案你我皆知。二00八是台灣前途的最關鍵決戰時刻,一定要「王牌對王牌」,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第二波台灣人自救運動」,不只是積極找尋「最佳人選」決戰2008,更重要的是,我們必須開始創造形塑大環境,開始重新掌握「台灣主體意識」的發言權,開始籌劃準備「牽手護台灣」的大對決時刻。簡言之,就是我們每個人要重新回到自己的戰鬥位置,為捍衛「台灣主體價值」與我們的國家作最周全的計畫與準備。我們不是為民進黨而存在,我們是為台灣而存在!「在真實生活中,作為一個有反省能力的個人,對於週遭所強加的境遇的一種反抗,就是企圖重新掌握自己的責任感。」這就是存在的革命!

目前我們國家正處於歷史發展的重大轉折關頭,人的內在精神素質非常重要。在這個關鍵時刻,處於浪頭上的政治領導人物、社會意見領袖和廣大民眾的精神素質,都是相當關鍵的因素。我們做出什麼樣的政治判斷與抉擇,最終都會影響整個國家前進或後退的發展命運。不要被眼前短暫的政治亂局,影響和擾亂了我們內心堅定的目標與方向;我們二、三十年來所辛苦建立起來的台灣主體意識,絕對不能就此崩潰瓦解。

台灣的關鍵年代,我們不能退縮,挺起胸膛、繼續向前邁進吧,同志們!回到我們各自的戰鬥位置,開始為決戰時刻做準備。我相信:只要有百分十五的人民,堅定國家的發展方向,台灣就有希望;我也深信:只有集結台灣人共同的意志與決心,才能成就一個偉大的正常國家!

(作者為「台灣北社」副秘書長,本文發表於台灣日報2006.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