後奧運蕭條
 
 
一九九三年五月,在漢城奧運五年之後,我與內人一起重返漢城的梨泰院逛街享受血拼的樂趣。五年間,我曾去過韓國幾次,但都是有採訪任務在身,而不得閒暇去逛街購物。

但這一次是純度假,我們自然會回到當年常駐漢城時最熟悉的地方。一方面,當年我就住在東部二村洞的外人公寓,梨泰院是離家最近的購物商街;再則,梨泰院就位在駐韓美軍的龍山軍區外,我很喜歡逛完街後坐在露天的咖啡座,在春風中欣賞著過往的美國大兵與韓國人工美女。

這一趟梨泰院的購物經驗,讓我印象非常深刻。我們發現,街頭的購物人潮不復當年,顯然景氣並不熱絡。

而更讓我吃驚的是,我們連逛了幾家絲織品的成衣店之後,竟然發現許多純絲料的成衣,塑膠封套上已經蒙塵,價格標籤上出貨的時間是1988年。這是個非常震撼的發現。

奧運之後五年來沒有賣掉的商品,一直陳列到現在。不要說款式是否退流行了,價格都沒有調整,就足以顯示五年來的景氣停滯現象。

為了辦奧運,當年南韓是傾注了舉國之力。從1981年9月漢城得到主辦權之後,七年之間全民動員,打著「一切建設為奧運」的口號,要藉由奧運讓韓國人在國際社會揚眉吐氣。於是,在中央集權政府的號召下,全民加緊建設與生產,大家都想要在奧運帶來的景氣中狠賺一票。

各種奧運周邊商品紛紛出籠,任何觀光客會青睞的紀念品都被大量生產。到底會不會生產過剩而造成滯銷,也沒有人去想,更沒有人去管制。所以才會有五年之後仍然滯銷的絲料女裝,而絲料成衣一向是南韓吸引外國客人的主要紡織產品之一。

我們發現的絲料成衣滯銷,可能只是冰山的一角。其他商品一定也會發生相同的情況。

這個「後奧運蕭條」,是否為南韓埋下1997年金融危機的火種之一,我並未深入去研究。但是從經濟景氣循環的週期來看,一個生產與消費高潮過後,必然走向衰退的下坡,這是任誰都知道的道理。

所以,從漢城奧運的經驗來看北京奧運,實在會讓人為中國大陸捏把冷汗。現在中國的經濟過熱現象,就如同1988年漢城奧運之前的1985、86、87這三年。大家都趕著這一波熱潮要「發奧運財」。當時,韓國的經濟成長率幾乎都保持在百分之十的上下,但是奧運之後,1992、93年則跌到一半,都只有百分之五。所以說這是「後奧運蕭條」,並不誇張。

因此,2003年11月我在「東方驚雷」(紀思道、伍潔芳夫婦合著)的書評中,就直指:「很顯然他們對亞洲的未來是持相當樂觀的態度,這和章家敦對中國的悲觀成為強烈對比。亞洲的未來繫於中國的出路,殆無疑義。不過,中國完全抄襲南韓的發展模式:以奧運帶動國家的建設與發展,在時移勢轉的21世紀,是否仍能奏效也值得觀察。」

我最後還說:「紀思道沒告訴讀者,1988年漢城奧運後,南韓曾有生產過剩的停滯,加上人民在富足與自信後的強烈民主慾求,導致工運勃發與工資爆漲,讓盧泰愚執政時期的社會動盪失序,這是2008年之後中國同樣必須面對的嚴峻考驗。北京奧運之後,中國何去何從,才是亞洲未來發展的關鍵。」

章家敦在「中國即將崩潰」一書中,預言二十一世紀第一個十年之後,中國將開始崩潰,時機正好就在北京奧運之後。基本上,我也持相同的看法。

除了前一篇「阿共,好膽麥走」所提到的奧運將給中國帶來民主化的衝擊與挑戰之外,在經濟層面,中國也必須面對奧運榮景之後的蕭條,特別是奧運過熱現象造成的泡沫經濟,必然會逐一爆破。我的預言,是來自1993年在漢城梨泰院街頭的親眼目睹,也就是南韓的「實證經驗」。不信的話,咱們走著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