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韓國師金容沃:台韓總統困境雷同
 
 
南韓國師金容沃:台韓總統困境雷同 (轉貼自「新台灣週刊」)


阿扁與盧武鉉目前聲望都下跌,也都深受媒體的掣肘而讓改革承諾跳票,就連曾經支持他們的人也出現漸行漸遠的現象。

「盧武鉉總統和陳水扁總統面臨的困境一樣,在南韓聲望跌到最低點,三年來在媒體的掣肘下,盧武鉉幾乎沒有做什麼事情,當總統前承諾的改革,也全部崩潰」。南韓第一哲學大師、堪稱為盧武鉉總統「國師」的金容沃教授,五月一日在台灣舉辦他第一本出版的中文評論書《韓國心 台灣情》時,針對南韓與台灣目前政府施政面臨幾乎相同的困境,做了以上的評論。

專訪陳水扁南韓大篇幅報導

盧武鉉總統當年在全國都不看好的狀況之下,突破傳統政商集團和守舊媒體的圍剿,跌破眼鏡當上南韓總統,靠的就是南韓年輕一輩和電腦網路族群,一步一步的「病毒式行銷」成功所致。當年,金容沃挾著媒體上的高人氣,公開為盧武鉉的競選與個人特質辯護,造成一時轟動,是其中極重要的關鍵。金容沃說,「我當時是憑著自己直覺為盧武鉉辯護,我心中自認為是對的事情,我就會在媒體上說出來,不會迴避閃躲」。金容沃是南韓首屈一指的哲學大師,並且橫跨媒體記者、中醫師、教授、暢銷作家、電視節目主持人與電影劇作家等多重領域專業身分,成為南韓相當重要的社會現象。文建會副主委吳錦發說,「汪笨湖在台灣的節目,最紅的時候收視率也不到二%,金容沃在南韓EBS教育頻道的節目,隨便都超過二十%,可見影響力有多驚人?」

金容沃曾經在二○○三年和二○○五年兩度來到台灣,而且二次都與陳水扁總統見面長談。第一次和阿扁見面,正當二○○四年總統大選選戰炙熱的階段,金容沃當時和陳總統會談中,預告「陳水扁總統一定會連任」,還被當時國民黨總統候選人連戰酸了一下,勸告陳總統:「別亂聽韓國和尚說話」,讓金容沃相當生氣,也意外讓在台灣沒沒無名的金容沃一夕間知名度暴增。金容沃當時是南韓文化日報的記者,這件事情在南韓是很轟動的熱門話題,而他將在台灣專訪陳總統的見聞,連續三天用全版的篇幅在文化日報上刊登「台北三日行」報導,是南韓有史以來對台灣最深入且最大篇幅的報導。資深媒體人、也是大力引介金容沃來台交流的朱立熙說,這篇報導是他研究韓國問題三十年,僅見過最好的台灣問題報導。

帶動媒體熱吸引老少觀眾群

在南韓,金容沃所帶動的一連串媒體熱潮,當年配合了盧武鉉的奇蹟式當選,堪稱為「金容沃現象」。但是最近一年的時間,金容沃與盧武鉉,也因為某些對政治改革的看法,有點「漸行漸遠」,這個情境與目前台灣某些獨派人士,感覺和民進黨政府、特別是陳水扁總統的某些政治理念疏離,有異曲同工的相似。尤其,金容沃最近為了盧武鉉要填海造地,與他個人的環境保護理念不合,他展開「一人靜坐」的抗議,特別凸顯出了這些尷尬。

金容沃說,他是為了理念正確支持盧武鉉,當然現在也可以為了盧武鉉背離政治理念,而展開抗議,這對於他個人而言是很自然的事情。他認為,「盧武鉉為了政績,最近竟然要和美國簽訂FTA自由貿易協定,來獲得政治績效,這實在無法讓人相信。FTA是右派帝國主義的經濟理念,盧武鉉是左派基層起家的,怎麼可以這麼做呢?」從這一點,可以看出金容沃個人對於政治理念的「潔癖」。而他思想上偏左,嚮往古典的中國儒學,反美反日同時反中的政治思考,也受到南韓年輕人的喜愛,而老一輩的南韓觀眾,特別喜歡看金容沃的節目,因為在節目中,他的背後都會有一個黑板,像學校老師一樣,用粉筆逐條的將自己的想法介紹給觀眾。

剃頭表心志連戰誤認為和尚

談到媒體,金容沃的憤怒和絕大多數的台灣人一樣,他認為現在的南韓媒體,「非常的愚蠢」,很多年輕人受到這些膚淺媒體的影響,「完全都不知道自己的文化和語言之美,卻拚命去學習西方的語言和思想」。金容沃當年為了政治理念,剃了光頭,還被連戰誤會是「和尚」。如今,他對於韓國人傳統精神的建立,以及傳布自己哲學觀的「雖千萬人,吾往矣」執著,倒是有濃厚的宗教家味道。

對於台灣的困境,金容沃身為韓國人,卻反而清楚的見到台灣與中國以及韓國之間的一些差異複雜性。他認為,「韓國要成為一個獨立正常的國家,南北韓必須要統一。而台灣要成為一個獨立國家,卻要與中國分離,這是其中有趣的思考點。」金容沃反美反日,不認同所有的「帝國主義」思想,並且對韓國的獨立運動過程,充滿嚮往,認為在現今韓國年輕一代身上,已經很難找到這種獨立建國的勇氣。而對於台灣獨立,他認為台灣人「必須先脫離對日本殖民時代的一種『鄉愁』,才有辦法真正展開屬於自己的獨立建國運動」。但弔詭的是,台灣在今天想要獨立建國,卻必須依賴美國和日本這些「帝國主義」的右派勢力,才有辦法與中國分庭抗禮,這其中的複雜情緒,金容沃認為他自己也很難從中理出頭緒。

培養年輕人具備領導人特質

南韓與台灣的政治和歷史,都充滿了「謊言」。金容沃說,南韓不是一個獨立國家,對於南韓憲法的前言:「我們繼承三一獨立運動建立的大韓國臨時政府之法統」,金容沃直指這是謊話,而根據謊話成立的憲法,根本是個荒謬的結局。政治評論家金恆煒也認為,台灣的「中華民國憲法」,「整個前言部分通篇謊言,前幾條有關領土、疆域、立國根本和國家現狀等法條,沒有一個字是真的」,南韓與台灣同樣面臨的荒謬,也是兩國至今「無法獨立」的尷尬。李登輝前總統二○○五年和金容沃長談時,也感嘆「台灣不是一個正常的國家」。

金容沃說,就是因為南韓與台灣如此相似,面對的困難也可以說是完全一致,但是不論如何,台灣和南韓是全亞洲僅見,堪稱成功的民主體制,雖然也被媒體和政客亂政所惑,但那僅是歷史過程。他認為,南韓與台灣都必須要重視,培養下一代政治人物的Leadership(領導特質)。

南韓的盧武鉉和台灣的陳水扁兩位總統,雖然都是受到年輕人歡迎,從基層非主流出身的人權律師,當選總統有相當濃厚的理想主義色彩。但是「也可能因為他們都是律師,律師重視的是每一件案子的輸贏,而非長遠的規劃,施政比較注意短期效果,著重在見招拆招的思考」。金容沃說,南韓和台灣的民主體制要能繼續下去,下一代的領導人選擇非常的重要,要怎麼找出有遠見的政治領導人,關乎著兩國未來的發展。朱立熙也認為,南韓與台灣的歷史,常常是在相互學習,從南韓的歷史發展,有時也可以看出台灣可能會走的路,兩相對照,其實非常耐人尋味。

虛構變真實台灣堪稱是奇蹟

雖然南韓與台灣,今天都陷入媒體亂政、政府停擺的情境,但是金容沃還是相當樂觀。他覺得韓國的獨立建國已經很困難了,台灣要面對的困境更大、更危險,在台灣要進行獨立運動,「要很勇敢才行」。而台灣能夠從一個虛構的國家神話中逐漸脫離,至今幾乎要成為一個正常國家,金容沃認為這對於全世界來說,「真是一個奇蹟」。他鼓勵台灣人繼續「勇敢」下去,「只要民主自由在這個世界上繼續存在,台灣就一定不會消失」,大家要對自己有信心。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金容沃魅力天生

金容沃是一個很特別、很難以歸類的學者,同時擁有學術研究的高深底子,卻也能在通俗媒體上面引起風潮。在電視上講解儒學孔孟思想,枯燥的節目竟有高收視率,可見得他在跨領域的研究上,有平常人無法理解的魅力。他學術研究嚴謹,卻非常懂得包裝自己。在台灣召開的第一次新書發表會,與會的名嘴和學者,每個人介紹金容沃時,都是坐著講,即使對台灣社會現象義憤填膺,但是現場情緒感染依舊不夠。直輪到金容沃主講,他馬上起身,先說些小笑話,立刻引起現場關注,他掌握觀眾的天生魅力,不可小覷。

在南韓,金容沃不只擁有超高收視率的專屬電視節目,而且在文化日報當記者的時候,竟然讓文化日報的銷量創新高,他的文字功力可見一斑。他的書在南韓本本暢銷,專注的領域又是平常人幾乎不接觸的哲學。此外,他還寫電影【醉畫仙】(Stroks of Fire, 2002)的劇本,這部電影不但網羅南韓影帝崔岷植主演,還讓老導演林權澤拿到坎城影展最佳導演,讓人對金容沃融合通俗娛樂與菁英文化之間的技巧,印象深刻。

「金容沃現象」是南韓已經流行多時的熱潮,如今直指台灣而來。文建會副主委吳錦發說,「金容沃是南韓這艘船的『壓艙石』,如果韓國人不懂得這顆石頭的重要性,請將這顆石頭送給台灣,我們感謝韓國,就如感謝當年天竺將菩提達摩送給我們一樣,台灣樂於接受金容沃,比接受中國貓熊高興多了」。(陳宗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