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霞下台了
 
 
江霞下台了

2006年四月二日,江霞下台了。臉色很難看,丟下了一句話:「公共化的過程,少了一點人情味。」然後,她就不發一語匆匆離去。

相較於上台時的意氣風發,咄咄逼人,江霞下台下得很沒有風度。至少,辜振甫生前說的:「下台的背影也要漂亮。」江霞顯然沒唸過這句話。唉!

我不是幸災樂禍江霞的下台,人生有上台就有下台,本來就是天經地義。我只是好奇想問江霞,當她說出「少了一點人情味」之前,她是否反問過自己:一年九個月在華視的所作所為,又有多少的人情味?多少華視人在她任內被逼走?多少老員工含怨離職?

連新聞部死了一位記者兼主播張晉豪,她都無動於衷,還跟家屬大聲嚷道:「我們對他已經仁至義盡啦!」讓家屬氣得咬牙切齒,哭訴無門,這就是江霞的人情味嗎?死了一位優秀同仁,還能無動於衷,更別說是她任內的緊縮苛刻政策造成的「體制殺人」了。

與其落得今天罵別人沒有人情味,江霞任內為什麼不能做得更有人情味一些?給自己留點後路?

我不是在這時候要打落水狗(事實上她也不是落水)或落井下石,但我覺得這是個機會,值得好好檢討派江霞接掌華視的政治酬庸的決策錯誤。至今,我的立場仍是在「目擊者」訪問的最後那句話:「派江霞到華視是個笑話。」

不是因為我離開而挾怨報復。我必須直言,以我跟她共事一年的經驗(請大家別忘了,新聞界與政壇過去沒有人跟江霞直接共事過,沒有人真正瞭解她),我有資格說,這是個錯誤的人事任命;因為她實在「不夠格」擔任華視總經理,而且是力有未逮。這無關學歷的高低,我也並未因她學歷低而看不起她。

我對她的性格與行事風格的評價,就是四個字:「有勇無謀。」有膽量、敢衝,但是沒有方法、沒有策略,更沒有識見與格局。更糟糕的是,不會用人,不知道用對的人(right person on right position)。

基本上,藝人與新聞人的邏輯是完全不一樣的。藝人可以用宣傳、用造勢的手段(像余天的兒子,如果不是華視節目,他怎能一夕之間成名),甚至是可以用金錢來堆出知名度;但是新聞人是不可能的,新聞人的知名度只有靠「爬格子」或實作經驗,一步一腳印慢慢地爬出來。

藝人演的戲是Fiction(虛構),但新聞人寫的新聞是Non-fiction(非虛構)。如此,自然會有截然不同的價值觀。偏偏電視是結合了新聞與演藝這兩種特性的媒體。

江霞當然是典型的藝人邏輯,而不是新聞人的邏輯,更不是企業經理人的邏輯了。

她在上任半年時(2004年12月21日「自由時報」)就放話說,「華視已經轉虧為盈了」。好像是要藉以證明她是有經營管理能力的,但這只不過是她用嘴巴「喊」出來的。就像演員的台詞一樣,忘了一句台詞,臨時憑自己的機智瞎掰一句來充數。經營華視真的那麼簡單嗎?用嘴巴叫叫、對外放話宣傳就可以了嗎?如果企業經營可以靠自己吹噓、靠宣傳造勢的話,那麼現在檯面上的名嘴們早就都是大企業家了。

後來的事實證明,江霞在2005年至2006年第一季替華視虧損了十三億元,相較於2004年只虧損2.2億元,這麼龐大的數字到底都花到哪裡去了?我真的很好奇!我真的非常慶幸自己當時離開華視的決斷,是多麼的睿智。否則,如果我忍辱負重一直留到跟江霞一起下台,今天我豈不是要把我近三十年的新聞工作所好不容易累積的名聲,都跟著陪葬下去了呢?

江霞對新聞部緊縮苛扣,卻大手筆揮霍在綜藝與戲劇節目製作,無論如何是說不通的,也服不了人的。這再度證實了她的藝人邏輯與新聞人的邏輯根本就是背道而馳的。

離開華視之後,每次看到江霞在媒體上出現的總是像「潑婦罵街」式的負面形象,我曾經幾次打電話給幾位好友,請他們轉告江霞,應該要改變形象,在下台前扭轉自己被歪曲的負面形象,但是得到的回應竟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不可能的啦!」

果真是這樣的話,我認為她不僅不適任當華視總經理而已,連當藝人所需要的「個人公關」——為自己妥善包裝或重塑媒體形象的能力,她顯然也是不及格的。

事實上江霞在演藝界,從來就沒有大紅大紫過,也就是說,她並非靠演技與實力在業界做到顛峰的地位,而被阿扁拔擢出任華視總經理;她只不過是靠挺扁、靠站台、靠政治正確,才得到政治回報。而事後的成績證明,她根本就是不適格的媒體經營者,把華視交給她去亂搞一年九個月,賠了十三億,倒楣的真的是八百名華視的員工,以及必須填補她留下的大窟窿的繼任者了。

如果連自己的個人公關都做不好,更遑論她有多少能耐可以經營好一家媒體企業了。
江霞經常在媒體上放話罵人,以我認識她之後的現在再回頭來看,我倒覺得其實她都是在罵自己,或只是展現戲子的本能,像鸚鵡學語一樣在背台詞而已。因為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些什麼,或是她所說的話是不是經過大腦思索過。

舉一個實例給大家看,我離開華視的隔天,她對記者說(2005年9月8日「蘋果日報」),「他(指我)從未在正常體制下工作,沒有資格批評華視。」這段說法讓我覺得真好笑,「她到底在說個啥啊?她在說她自己嗎?」這是當時我的第一個反應。

什麼叫「正常體制」?我這輩子做過的新聞媒體,就是中時、聯合、自由三大報團,如果這三大媒體企業都不是正常體制的話,那麼請問什麼叫正常體制?

她自己在華視之前,從來沒有正式在企業組織裡工作過,只有打零工式的演戲工作,華視總經理是她人生第一張名片,也是她第一次在正常組織體制下工作,她會說我從未在正常體制下工作,不正就是把過去別人罵她的話「轉口」用來罵我嗎?這跟戲子在背台詞有什麼差別呢?

所以,從江霞嘴巴說出來的話,大家就當做是她複誦的劇本台詞,或是拿過去被小導演、小場記罵的話來罵別人,真的不必去當真,否則被這樣的戲子氣死,活該啦!但是台灣沒有思考能力的影劇記者,對她的話卻可以原文照錄,豈不比她更沒水準呢?

曾有人這麼說,「當你用食指指著別人開罵時,其實另外三隻手指頭是彎向內在指著罵自己。」這句話一直到最近從江霞的言行,讓我更加感同身受。所以大家千萬記得喔,當你看到江霞罵人的時候,她更是在罵自己!她說別人「少了一點人情味」,就是在罵自己也「少了一點人情味」;要不然就是戲子在背台詞,是Fiction的啦,難道你還當真啊?




新聞同業陳宗逸的來信:

朱老大,近日看看江霞和小野的口水戰,想必你的感觸一定很多;
非常多人又在惋惜江霞,惋惜獨派沒有主流媒體。
但是看看這場混戰,現在又有多少人記得當初你的那些堅持?你的觀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