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韓反日有差別,朱立熙細說從頭
 
 
文卅陳宗逸(新台灣新聞周刊)

中韓反日有差別 朱立熙細說從頭

觀察《中國入門》與《嫌韓流》的現象,台灣國內長期對韓國、東亞情勢深入研究的資深媒體人朱立熙認為並不意外。朱立熙說,比較日、中、韓之間的歷史情結,三方之間的相互關係其實相當耐人尋味。日本的「嫌韓」風氣,朱立熙認為來自二十五年前出版的一本由資深記者黑田勝弘所寫的《韓國人你是誰?》這本書深入解構了南、北韓人與日本人之間的差異,當時已經引起討論。而真正引爆激烈對峙的,則是十年前由百瀨格所寫的《韓國人到死都趕不上日本的十八個理由》,接續這本書推出的一本韓裔日籍人士李種學寫的《我討厭韓國的四十八個理由》,將日韓之間的論戰引向新的高潮。

朱立熙分析,整個狀況持續悶燒,直到南韓面臨一九九七年亞洲金融風暴,不到五年的時間以二○○二年的世界盃足球賽翻身,成功地在世界各地引發「韓國熱」,向外輸出大量的大眾文化產品,讓日本人體會到「韓流」的衝擊。朱立熙說,尤其南韓在世足賽中充滿爭議的裁判作風,更讓日本人覺得無法接受。此外,南韓的大眾文化趁著日本泡沫經濟的末期,大舉入侵日本人的日常生活,由於近一年日本經濟復甦,對於南韓大眾文化的現象,尤其是造成日本「熟女」一片瘋狂的「勇樣(裴勇俊)現象」,日本很快產生了檢討的想法,例如由日本學者重村智計寫的《韓國病與朝鮮病》,即可知其一二。

剖析日本人與韓國人的不同,可謂相當極端,朱立熙認為,日本文化內斂、崇尚真實與忠誠,而韓國則外放、重視表面功夫,民族情緒極端強烈,日韓衝突也是兩個民族極端的衝突。此外,韓國人長年認為日本的儒教文化是由朝鮮半島傳過去,韓國是「建立日本傳統文化」的功臣,日本人卻熱中拋棄儒教傳統,兩方的文化衝突,更加火爆。比較起來,
日本與中國的衝突還算小意思,單單是激烈民族情緒這一點,朱立熙認為,中國即使反日再怎麼情緒化,也比不過韓國人的程度,尤其中國需要日本提供ODA援外補助款,通常反日僅止於表面功夫。

對於韓國人的激烈民族性,以及「好面子」的異常性格,朱立熙有相當體會。他認為,韓國文化的一切都是造假,甚至比中國有過之無不及,「一個社會的主流價值竟然是整容,重表面功夫而輕忽真實,這是韓國最大的問題」。朱立熙說,從南韓「複製之父」黃禹錫造假的醜聞,即可以管窺天。韓國人要面子不要裡子,整個社會,尤其是年輕世代,普遍患有《嫌韓流》書中描述的「火病」,傳統上這是一種精神症狀,而在這邊可以形容是社會集體的「火爆」情緒。

朱立熙認為,台灣的哈韓族和嫌韓族壁壘分明卻互不了解,如今《中國入門》已經有台譯本問世,他認為細緻且優秀的《嫌韓流》,也頗值得推介給台灣年輕人看,讓台灣年輕人了解一下,除了大眾媒體與通俗文化之下的韓國面貌之外,韓國人也有其深沉複雜的另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