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追蹤華視主播張晉豪之死
 
 
深度追蹤華視主播張晉豪之死

(轉貼自「台灣新聞記者協會」出版之「目擊者」雙月刊第四十九期)

身處火線的媒體人承受高度緊繃的壓力,坐上主播台上的男男女女主播更像壓力鍋裡的「活跳蝦」,分分秒秒都處亢奮、焦慮與緊張狀態,如何維持新聞的張力與內容的緊湊,要靠專業、機智與經驗的積累;培養一名成熟的閩南語主播更是難上加難。

而華視「在地新聞」主播張晉豪不僅扮演記者角色,也是主播檯上、壓力鍋中的活跳蝦,他承受的工作量、高壓更甚於一般媒體人;七月初,他因赴南部災區採訪,期間罹患感冒,主管不同意他提前返北,還要求他「再撐一下」,勞累、延遲就醫,32歲的年輕生命,提早畫上句點。

張晉豪的死,引爆華視高層內訌,也成網路討論話題,甚至華視的同仁、生前好友蕭彤雯、陳汎瑜都替他打抱不平;這些人認為張晉豪根本不該死,是主管錯誤指令葬送了一位記者的青春年華與主播夢。

「昨天, 華視新聞損失了一位工作伙伴,他是我們的社會記者,也是您熟悉的台語新聞主播, 張晉豪, 因為七二水災下鄉採訪,結果氣喘併發肺炎,昨天下午三點鐘,永遠離開了我們! 」

「四年來,他在採訪領域中,認真專業的表現,讓他成為永遠的新聞人。正如自己說的,做什麼事都堅持到最後一刻,這就是我們的社會記者,張晉豪。在華視四年多,任何重要新聞場合,他從不缺席,無論是美伊大戰、SARS風暴,張晉豪,永遠是站上第一線的最佳人選…。」以上是華視記者林怡君、 翁乾晃報導。

今年7月2 至5日,華視記者、在地新聞主播張晉豪被派往南部七二災區採訪,返回台北後,卻因採訪期間罹患流行性感冒病情加遽,7月12日住進林口長庚醫院, 8月12日病逝;死訊傳回華視,同仁哭了。許多同仁未料就是一次的災區採訪任務,會讓一名好記者、好主播送命,華視8月14日製播「記者張晉豪病逝短暫生命發光」專輯紀念張晉豪,但他再也無法回華視上班;華視記者私下痛罵:「晉豪都是被長官的錯誤指令害死的」,「這些主管怎麼可以不受處分?」

長官派身體不適記者出差 晉豪採訪途中台南就生病

張晉豪出差時,災後南部遇上流行感冒,曾協助他找診所看病的前南部中心特派彭椿榮,在8月28日台灣記者協會〈台灣報報〉訐譙特區留言:「在風災水災時候,晉豪到南部支援,從嘉義一路到屏東,在途中,台南就生病了,看了醫生,拿了藥吃,隨即又製作專題(不料住院三星期未能完成),平時都有練身體的晉豪就這麼走了!我得知消息時眼淚不能停止。」

張晉豪是繼去年台視平宗正採訪颱風新聞後,第二位因公採訪死亡案例;張死後卻未獲得「因公殉職」、「因公撫卹」補償,以及公司高層並未因張的死亡公開表達歉意、檢討懲處,引發內部員工反彈。新聞部同仁質疑:「記者採訪生病死亡,還不算因公殉職?」

同仁:張冤死主管要負責 楊振漢:張在攝影棚昏倒

華視採訪部門同事點名,張晉豪死得很冤屈,因為他被主管要求赴災區採訪前,曾向主管表示身體不舒服並要求改派其他同事採訪,卻遭主管拒絕;後來,他在災區買不到氣喘藥時,曾向主管表達提早回台北的意願,主管也沒有同意。

對此,本刊曾向與張晉豪搭檔南下採訪災區重建新聞的攝影葉子杰求證,並希望進一步了解張的病況,但葉表示:「公司已下了封口令,9月6日總經理江霞找大家開了會,希望同仁不要隨便對外發言,我不方便接受採訪,一切發言請找公司的公關,由他們來發言。」回絕了本刊的採訪查證。

今年9 月才離職的前華視攝影記者楊振漢表示:「印象裡, 晉豪從去年10月就因為一次重感冒,引發氣喘,住院三天回來上班一天後,又去住過院。他的病一直沒有好,一直很不舒服。6月間, 他還在華視攝影棚昏倒送醫。」

楊振漢說, 7月晉豪赴災區採訪,身體不舒服,曾打電話向社會中心主任謝昶易表達,氣喘藥在南部小診所買不到,要回台北,但謝要他再待一、兩天,撐一下,所以晉豪去世後,家屬才會責怪:「主管明知晉豪已經生病,還派他出去採訪…。」楊振漢說,依照新聞部正常程序, 謝昶易應該要向總監陳季芳報告「晉豪生病,以及要不要換人採訪」,但他強調,過去主管向陳請示,弄不好換來一頓臭罵,陳有口無遮攔、罵人,或當眾羞辱人家的紀錄,所以,大家都不太敢惹他或向他報告、請示,以免換來一頓「讓人下不了台」的對話。他說,如果謝沒有向陳報告,耽誤了張晉豪的病情,就很不應該。

前華視駐基隆記者李文耀也證實,晉豪派去南部出差前,確實曾向主管提出「身體不適,改派他人出差」的要求,但沒有被主管接受;晉豪到了南部,曾因生病要求提早回台北,但也被拒絕了。

陳汎瑜:華視未從優撫卹 朱立熙:制度殺人而喪命

9月1日華視政治中心主任陳汎瑜首先在公司網路發表辭職公開信,她跳出來痛批公司未善加處理張晉豪的因公死亡案,導致公司內部員工的士氣低落。

9月4日,前華視副總朱立熙也公開聲援陳汎瑜的說法,直指新聞部總監陳季芳以粗暴、流氓式的管理對待記者,導致社會中心人才流失,造成社會中心主任謝昶易竟派了一名身體不好的記者去災區採訪,而當記者在災區感冒、引發氣喘時,謝竟以「人力不足」不讓記者返北,以致張晉豪體力更差、延誤就醫死亡。朱立熙未直接說明張晉豪是被誰害死的,但直言:華視新聞部出了問題,所以張晉豪是在「我不殺伯仁,伯仁因我而死」的制度殺人下,平白斷送一條命。

朱立熙接受本刊採訪指出,張晉豪的事讓他直接聯想「體制殺人」、「媒體惡質文化殺人」。以平宗正事件為例,平去世後,獲得公司許多讚美,但這些都是屁話。他反問:「如果平被公司認定是這麼好的記者,台視當年為何把他放在基隆?」這些人對生命的死亡是沒有感覺、冷血的。朱批評:「台視發生平宗正事件後,公司上上下下,有沒有懲處?」諷刺的,王智應還在那年,一路升官。

錯誤指令害死主播張晉豪 張晉豪事件主管未被處份 

「晉豪的死, 華視看起來沒有直接法律的關連,但有道義責任,更不客氣說,張晉豪的死, 陳季芳是元凶。」朱立熙指出, 陳季芳上任後,一路砍殺新聞部人員,社會中心最後只剩下五、六人,記者當然不敢生病、不敢請假,大家都知道張晉豪曾在攝影棚昏倒,生病的人還把他派到災區現場,生病了還不同意讓他回台北,這一連串的過失,難道不該有人負責?這都是陳季芳用恐怖主義領導統治,讓大家敢怒不敢言。

朱立熙回憶,8月1 2日晚間八時聽到張晉豪過世, 他立即向人事室查詢撫卹方式,人事單位說:「死亡證明還沒有看到,能否用因公殉職還是個問題,因為『因公殉職』依規定要報台北市勞工局,勞工局是要到華視調查張晉豪的工作環境是否惡劣,以及工作條件或主管是否作出錯誤指令造成他的殉職;如果確定是因公殉職,相關主管是要受處分的。」就是因為主管(包括總經理江霞、副總朱立熙和總監陳季芳、社會中心主任謝昶易等)可能要受處分。人事部門和陳季芳當然會有顧慮下,以在職死亡處理撫卹事宜。朱立熙說,他認為這些人已套好了「說法」,找好了解釋的理由,並沒有真正為張晉豪的死盡些責任。

朱立熙說: 「8月13日我再問人事單位時,人事單位又找到了新說法,矛頭指向『張晉豪的家人快速把張晉豪火化,是不是張罹患重度、高傳染疾病,所以才趕在死亡第二天火化? 』而江霞就在完全不了解狀況下,被這一堆人『唬弄』,以『在職死亡』的方式撫卹,依照張晉豪『最後六個月薪資平均額╳20個基數』;而不是採「因公殉職」給予『六個月薪資平均額╳40個基數』的方式撫卹。」

朱立熙說,當他看到政治中心主任陳汎瑜第一個跳出來批評;看到她在辭職信中提起「晉豪剛出差回來,已經氣喘很嚴重,都還念著工作…他的確是因為出差導致感冒肺炎,因公撫卹應該有的280萬元,請問晉豪家屬拿到了嗎?我們捫心自問,我們睡得著嗎?」時,很羞愧、痛心。

晉豪身體不適請求不要出差 因生病要求提早回北也拒絕

李文耀說, 前副總經理朱立熙講過一個故事。華視「在地新聞」開播前需要一名台語主播, 晉豪跑去找朱立熙,他毛遂自薦爭取主播的位置;當時,晉豪告訴朱,自己是閩南人、台語說得溜,希望能播在地新聞…。李文耀轉述,朱立熙讚賞像晉豪這種勇敢表現的人已經不多了,失去了晉豪很痛心。

「晉豪與台視平宗正相比,受到的照顧天壤之別。」李文耀說,台視協助幫忙, 總計各方給予平宗正家屬的撫卹金逾千萬元,但華視只給晉豪家人一百餘萬元,兩台簡直不能比。

晉豪返北臉色難看、蒼白氣管還有「咻」、「咻」聲前政治中心主任陳汎瑜表示, 晉豪死了,給大家感觸很深;許多人私下說:「千萬不要再為這家公司賣命了,即使要賣命,也不要在華視。」因為,記者為公司做到死,公司又幫我們做了什麼?

六月中旬,晉豪在公司攝影棚昏倒,公司知道這件事(包括陳季芳),他們還堅持要求晉豪作災區回顧;我知道晉豪到台南第三天就病了,因為感冒誘發氣喘發作(他有氣喘病史),他曾問華視南部特派員彭椿榮去哪看醫師;那時,晉豪的主管也知道他生病,但就是沒有人同意讓他回台北。

張晉豪在生病的狀態完成採訪,回到台北,緊接著開始製作「災區系列回顧」。7月6日,他出差回來第一天上班,和我們相約吃飯;他臉色暗沉、蒼白難看, 講話時會喘, 氣管還有「咻」、「咻」聲音;我們都覺得不對勁,勸他:「你這樣不行,趕快去看醫師」,接著我休了幾天假,從此再也沒見到他了。

張拒絕插管怕不能播新聞 醫師插管時叫人綁住手腳

陳汎瑜說,晉豪很注重儀表,以前他常常去健身房練身體的;當他住進加護病房(ICU),一直不讓我們去看他,他覺得自己的樣子很醜,在ICU要插管前, 他一直擔心會影響播報新聞,頻頻問醫師:「會不會傷到我的聲帶…,我還要播新聞…。」醫師回答:「會」, 他一直拒絕插管,最後還是醫師叫人把他的手腳綁住、進行插管( 醫師擔心他會拔管,晉豪一直有這種念頭)。

晉豪住院期間,他的直屬主管謝昶易(社會中心主任)不但沒關心過他,還背著晉豪在某次會議中,向陳季芳「打小報告」, 質疑:「晉豪這麼久了,一直沒有和直屬長官聯絡,也不知道張晉豪何時回來上班?」開完會,走出會議室陳汎瑜氣憤地對著謝昶易罵:「晉豪生病你有沒有看過他?你了解他病情嗎?你有沒有打過一通電話給他?」「晉豪病情很嚴重,你知不知道?如果我是你的記者,我也不會和你聯絡!」謝辯稱:「我有打,打去都轉成語音信箱。」陳汎瑜說: 「當時,我心想,為什麼別人打都打得通,只有你打會不通!」她說,這就是華視長官對晉豪的照顧。

陳汎瑜直言,張晉豪到林口長庚就醫,從送醫、安排醫師、排病床,都是同仁私下找民生中心主任林淑卿幫忙,謝昶易沒有主動關心,也根本沒有出過一份心力。

彤雯回華視拿取晉豪遺物 陳季芳曾叫人把蕭趕出去

陳汎瑜描述,晉豪去世,消息傳回華視,大家好錯愕,採訪中心同仁都哭了,三立主播蕭彤雯跑回華視拿晉豪遺物時,當場和她抱頭痛哭,後來聽說,陳季芳看到蕭進到採訪中心辦公室很氣憤,當場找來行政組問:「為什麼她可以在這裡?」「叫人把她趕出去…」陳季芳曾說過,不是朋友就是敵人,所以他對離職的人都很敵視;陳季芳要趕彤雯出去可能是氣頭上搞錯了,因為晉豪很瘦,他播新聞時習慣穿自己的衣服,而公司其他主播都是穿服裝公司提供的衣服,所以陳不知道衣櫃內的衣物是晉豪自己的。

華視現職、離職同仁表示,晉豪從採訪生病到過世,這期間長官根本沒去看過他,對於張晉豪為公司拚命跑新聞,公司連一句感激關懷的話都吝於出口,甚至還鬧出陳季芳前往公祭途中一路喝酒的醜事;華視主管沒有人向晉豪家人表示歉意與感念。

面對華視高層這般對待記者的方式,一位員工說,華視根本不懂得「惜才」,更不懂得尊重記者,愛惜員工的性命,怎能不引來眾怒。對於張晉豪的無辜喪命。他們認為,惡婆婆遲早會受到懲罰,張晉豪的死,遲早會有公道。


張晉豪簡歷
出生:宜蘭
學歷:輔仁大學大眾傳播學系
經歷:1.真相新聞台主播
2.台北之音新聞部記者
3.中廣新聞部記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