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台灣週刊」專訪
 
 
「走過這一趟,相當值得!」

從去年九月二十八日在華視新聞部發表「自律與淨化宣言」,直到不滿一年的今天,在訝異聲中退出華視舞台,擔任華視副總經理一年的朱立熙,回顧這些日子來的歷程,感慨很深。

「我要感謝的,是華視總經理江霞給我這個機會,讓我能夠到電視圈來走這一趟」,由於朱立熙去職,在媒體上與江霞等華視高層相互指責的情節,實際上讓對於「媒體改革」有相當期望的許多觀眾,都有相當錯愕的感受。對於這些過程,朱立熙第一次在媒體上,從頭到尾說清楚。「一些報紙上面的報導,多半都是挑有衝突意味的字眼著墨,用『幸災樂禍』的角度來切入,在雙方有一些誤解的情況之下,很容易煽起一些對立的情緒,事實上並沒有那麼嚴重」。

一反外界印象中,在離職前夕與江霞等人之間的「惡言相向」,朱立熙感謝江霞這一年來對他的信任與支持。其實,在離開的這個當下,或許雙方對於業務的處理認知已經南轅北轍,但是基本上,雙方之間對於新聞改革的想法,以及當初一股作氣想要改變的雄心,是沒有什麼不同的。

一切的衝突,大概都是著重在「人的問題上」。朱立熙認為,整個事情之所以會爆發開來,可能是因為「傳統電視人與革命者之間的要求不同」所致。他覺得,進入華視的第一天起,他就抱著要去「革命」和「顛覆」華視新聞的想法,希望藉著突破華視新聞的這個缺口,進而帶動整個業界生態的轉變。「這個想法相當浪漫,也不是一、二年短時間就可以看到成績,我自己有這個認知,當初來華視,我就已經準備待上十年以上的時間」。朱立熙最近回華視整理自己的書櫃,看著三十幾箱當初從英文台北時報(Taipei Times)總編輯辦公室搬到華視的書籍,「這就是我的決心,把長年放在那邊的書櫃清空,整個搬來華視,就是有準備以這裡為家,長期抗戰的準備」。

「環顧目前電視新聞界,目前可以主導全局的各新聞頻道主管,大概是我最資深,所以我應該最有那個資格可以『登高一呼』,藉著批判電視新聞的亂象,拋磚引玉突破台灣媒體的窠臼」。朱立熙是完全的美式作風,想到什麼就說什麼,一切都按照邏輯和知識操作。但是,這樣「六親不認」的風格,對於台灣傳統企業文化講求「人際關係」的運作,幾乎是「不可能的任務」。「要對媒體生態進行『革命』,就是要大膽的『與所有媒體為敵』!與人為善、大家和在一起搞新聞,就失去了革命的意義。」

朱立熙舉例,「就像美國CNN有線電視新聞網的成功經驗,他們就是針對傳統三大電視網的弊病進行毫不留情的革命,才在一九九一年的波灣戰爭中獲得觀眾認同」,後來福斯新聞網打敗CNN,也是這種「與大家為敵」的競爭思考,才會在市場上讓人耳目一新。要革命,就要先「樹立敵人」,不想與人為善,或許就是這一點,讓朱立熙到最後滿身是傷?儘管自己成為惡言相向的焦點,但是他本人認為相當值得,「最起碼,有很多新聞同仁,都來跟我說,『好像找回當一個記者的尊嚴了』」。

傳統台灣新聞界,強調的是「人際關係、人脈」,這些都是朱立熙不想經營的「瑣事」,但是不在乎他,這些「瑣事」卻成為朱立熙下台的「最後一根稻草」。最直接的反應,就是來自業務方面的壓力。不論對與不對,這些困擾直接傾倒在朱立熙身上。「我並不覺得華視的業績問題和新聞處理有關,一年前的華視新聞,是『從零開始』的一場持久戰,到今天已經可以和台視競爭,相當多時候往往贏過台視,在新聞持久戰的觀點看來,華視新聞的『自律與淨化』,是有市場的」。尤其今年六月中時民調顯示,台灣已經有三一%的民眾不看新聞台了,另外有七成的觀眾不相信電視新聞,朱立熙認為在這樣的惡劣生態之下,華視是有奮鬥空間的,「只可惜,堅持的時間還不夠,相當可惜」。

「就像蘋果日報,已經換了三個總經理,就是因為業務推展的問題」。朱立熙說,在他的想法裡面,傳統的電視人無法拓展新的業務空間,「那不是就要換嗎?傳統電視界的壞習慣無法突破,一個靈活的企業經營,不就是要找新的刺激嗎?」抱持著革命的心情進行媒體顛覆,與媒體生態對抗,朱立熙還是敗陣下來了。他一向認為,新聞人就是要有「正直、耿介、一介不取」的個人風格,也因為這樣的心態,所以來自傳統媒體組織的一些壞習慣,在朱立熙選擇「耿介」去面對、去對抗的狀況之下,「人的問題」終究還是爆發。

朱立熙的摯友,也是政大新聞系副教授林元輝,對於事件的前因後果有相當深入的觀察,就他對朱立熙個性的了解,他認為:「江霞說朱有新聞人的傲慢,其實這一句話蠻對的」。林元輝說,朱立熙的個性相當強硬,對於傳統電視環境的一些必須妥協的地方,「可能衝的太快,而忘了低頭舒緩」。當然,朱立熙會這麼著急,也是為了想要早日將新聞風氣顛覆過來,但是這樣的工作,又豈是短時間就可看到成果?或許,就是在時間與空間皆不適當的情況下,這次的媒體革命才會草草結束。但是,林元輝認為,假以時日,在大家都冷靜了之後,媒體改革還是很有希望的,「畢竟,媒體革命,是順著『正道』前進,這樣的工作必定不會孤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