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的奇遇
 
 
Dear all,

大家好!我發現我真是個很幸運的人,「天天有奇遇,日日有驚奇」可以跟大家分享。

週五(二十九日)的晚間新聞播完之後,大約八點半左右,我在辦公室處理一些事情,並很用心的在電腦上打稿,突然工讀生美眉進來說:「有一位教英語的美國人老師要見你。」我不明就裡,就說:「請他進來吧。」

這位拉著行李箱的老外進來後,用中文說:「朱立熙先生,你好!我是法國來的某某某(我沒聽清楚)。」我有點納悶,我跟他沒有事前約好,他怎麼知道我的名字?不是美國人嗎,怎麼又變成法國人了?

接著,他拿出一本精裝本的書,是翻譯成中文有關瑜珈與靈修的書,他說,書要送我。我接著用英語問他:「我能為你做什麼?」他用流利的中文說:「你可以隨意奉獻一些錢,也就是『化緣』啦。」

聽到這裡,我已經開始要冒火了。這明明是個外籍神棍,怎麼能夠謊言連篇,並一路「闖關」進到新聞部,還指名要見我呢?於是,我起身告訴他,我必須要到外面一下,一邊把他引出新聞部。

走出新聞部的路上,我一邊用英語告訴他:「這是電視台的新聞部,不容許任何人進來推銷,也不容許傳教活動,我必須請你出去!」這個老外開始翻臉了,他說:「你對我的態度不太客氣,好像我是個罪犯。我是法國來的和尚啊!」我正色地說:「你一路欺騙進來,我可以讓警衛把你攆出去。」

他說,到華視是來找人的,並馬上從口袋裡拿出一張「新聞部節目中心主任張其強」的名片,我問他,「他在嗎?」「不在,所以我才找更高層的人。我是和尚,不是罪犯。」「我不管你是誰,你不容許進到電視台來化緣!」大廳警衛台的警衛與保全都聽到了我們的爭執。他於是悻悻然地拉著行李走出大門,一路上嘴巴還在咕噥著,大概沒想到會被我拆穿。

回到辦公室後,我馬上打個電話給張其強,並描述狀況,他並不認識這樣的老外,而且他的名片也是舊的,至少是一年前的頭銜。不知道這個老外如何拿到這張名片,並靠著這張名片闖進層層關卡到新聞部找我。

週五晚間的這個奇遇,著實讓我對華視的門禁捏了一把冷汗!

我們的警衛怎麼讓他蒙混進來的?大廳警衛說,沒有看到他進來,所以他不是從正門進來的,很可能是從東大門,但是,當時已經過了八點,東大門已經關了,所以應該是更早之前就進來了。然後呢?他找到我之前,曾去過哪些樓層?又從哪一位同仁打聽出我的名字呢(新聞部的工讀生美眉說,她沒有告訴他我的名字)?他又如何知道週五的晚間我們的門禁比較鬆散,所以可以混進來化緣?

這一連串的疑問,讓我對華視的安全,完全失去了信心。這是個電視台,怎麼警衛可以鬆散成這樣子?如果真的來了「炸彈客」或「恐怖份子」,全體員工的安全怎麼辦?加強我們的門禁管制,已經刻不容緩;對不明身份的人,加強警戒心是每位同仁的責任。還要記住一點,千萬不要碰到說英語的老外就「矮了一節」,在台灣的「痞子老外」,我見多了。大家儘管只用國語跟老外應對即可,聽不懂是他家的事(這裡是台灣),千萬不要被洋鬼子給唬爛住了。感謝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