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北韓,統一必亡》譯者序
 
 
離開喧囂的電視圈之後,我才開始專心翻譯這本書。我把三個月間的譯事,當做虔敬的修行;翻譯之外的時間,我看了「明成皇后」等幾部南韓的連續劇。對照著歷史與當代,戲劇與真實,幾度時空翻轉,實在讓人價值錯亂。同一塊土地上的南北兩域,不同的體制際遇、不同的人性價值、乃至不同的發展結局。歷史如此捉弄朝鮮民族也真是夠了。

不過坦白說,在三個月間,我一邊翻譯、一邊學習,也一邊思考。我懸念的只有一件,這本書如果能給台灣人看待兩岸事務一些新的啟發,就於願足矣。我想,至少在「方法論」與「比較人性學」兩方面,這本書提供我們新的角度、新的思考,我也願將個人的韓國經驗在此提供讀者參考。

當年在史丹福唸東亞研究所的時候,我是用英文唸「日本研究」,也就是學習美國學者(美國是戰後對日本研究最透徹的國家)如何研究日本。我也非常敬佩幾位美國知名的東亞專家好友,像詹鶽(Chalmers Johnson)、柯蒂斯(Gerald Curtis)等人,他們的日文比中文好,所以是用日文來研究中國與亞洲問題。

跨語言的研究能力,反而讓他們更深入、更專精。因為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比日本更瞭解中國,日本投注了一個世紀以上的時間在研究中國與亞洲,更別說日本人對情報收集的專精功夫了。

翻譯這本書的過程,讓我再次體會了「用日文研究中國」的奧妙;因為本書是「用東德(德文與德國經驗)來研究北韓」,這是多麼有創意的奇想,從來沒有人會想到去開拓這條陌生路。這是本書在方法論上,非常值得肯定的價值。如果台灣能借用外國的第三隻眼來看中國,那絕對會是不一樣的多元與豐富。日文的中國研究資訊,我認為應該更廣泛被翻譯引介到台灣才行。

如果我們有更多元豐富的中國資訊,例如台商的大陸經驗,就不應只看到上海經濟熱的浮面表象,應該更深入去看看人民生活的真實面,上海人怎麼面對這樣劇變的衝擊?他們對投資過熱讓自己成為二等公民的負面反應又是什麼?日本人又如何看待上海的改變等等,有了第三隻眼的客觀經驗,才能夠讓我們真正掌握大陸的人性。

另一個可以套用觀察的例子,就是台灣的大陸配偶。雖然語言文字沒有障礙,但台灣人其實娶的是「外國人」。因為來自不同體制、不同文化背景、不同價值觀、不同生活方式的兩個社會,以及大陸人對價格機制與「私有制」的陌生,對投資與保值概念的闕如,不要說本書中提到的「勞工性社會」特質了,對於資本主義社會的基本價值,大陸配偶恐怕一樣是「感覺停滯」;再加上他們對「平等」的敏感與重視,一定有不少的家庭問題因此而生,甚至導致婚姻悲劇。但是除了學術研究之外,坊間好像沒有看到平實敘述兩岸通婚問題的暢銷書。

當然兩岸的狀況,與兩德或兩韓截然不同,不應該完全套用或類比。至少,朝鮮民族的強烈「理念性」或「意識型態化」,就跟華人非常不一樣。遠的不說朱子的性理學對朝鮮社會的影響有多大,就以近代朝鮮的「東學思想」,以及戰後以來多少新興宗教在南韓竄起來看,朝鮮民族的哲學性思辨與宗教性需求,顯然與不安全感的民族性與動盪的社會環境有絕對的關係。

我常說,朝鮮半島是「錯誤的地理,造成悲劇的歷史」。因此,朝鮮民族多麼希望他們那塊土地可以成為「地上天國」。從十九世紀末葉的東學思想(東學之亂引發清日甲午戰爭,而清朝戰敗導致馬關條約割讓台灣),再到二十世紀中葉之後金日成倡導「主體思想」的北韓,乃至於今天從南韓傳到台灣的「攝理教」(從「統一教」分離出來的),都是以「地上天國」為口號。不同的時代、不同的空間,都是同樣的理想,似乎像是朝鮮民族一脈相承的宿命。這三個「地上天國」之間有多少連貫性,也是饒富興味的。

二十一世紀朝鮮半島的分或合,究竟會帶給東亞地區什麼樣的衝擊?其實非常值得台灣人密切注意。兩個完全不同人性的民族,如果硬是要統一的話,那會是什麼樣的災難?
除了先天理念化的民族性之外,加上北韓在六十間年三、四代人在金氏父子「主體教」神權統治文化下形成的後天基本教義派人性,南北韓要統一的話,那就像一個沒有宗教信仰(甚或無神論者)的普通人,要跟一個宗教狂熱者結婚,如何開始談戀愛?又如何共同生活?對雙方絕對是嚴苛的考驗。

不論如何,本書可以說是迄今台灣對北韓現況報導中最翔實、最完整的唯一一本書。在南韓掀起的「韓流」之餘,台灣人也應該多花一些心思去關注北韓的「朝流」,這不僅是國際觀的問題而已,還包括對自身安全的關心。至少我們希望不要再因為源起自朝鮮半島的動亂而使台灣受到連累。

翻譯完本書第四章六篇「德國人眼中的北韓」之後,我決定把自己在十五年前寫的「北朝鮮七日記」收錄進本書,讓讀者做一番參考比較。北韓的現實狀況,在十五年之間並無改變(這個國家不但沒有進步,還持續退步與墮落到嚴重的飢荒而需要靠外國的援助),在德國人與台灣人眼中也無分軒輊。讓我感到很安慰的是,當年我就看出了這個「平等的社會」,一個沒有乞丐也沒有失業者,可以夜不閉戶的「均貧」社會。

「第三隻眼」的國際觀,讓我更進一步瞭解北韓這個「主體教」神權國家的實況;在兩岸關係中,也有多少的「感覺停滯」的現象與故事,有待更多用心的人去挖掘。全書能夠完成,還要感謝政大韓文系張介宗教授、德國專家周子元先生在譯文上的斧正,以及電腦專家陳炳宏先生在專業術語上的核對、王瑋萍小姐幫忙謄寫,在此一併致謝。若有其他錯誤,譯者願負起完全的責任,虛心接受指正。

2006年1月